八墨阁 > 神之任性 > 第98章 残虐游戏
    匪首的刀锋还没有到,上面火焰的热浪就已经凶猛地扑到罗萨的脸上,让他呼吸一窒,心里涌起了强烈的要被烧焦了的恐惧感。

    骑士一边举剑格挡,一边立即往后退了一步来躲避那可怕的热浪。

    看到他这个动作,沃齐尔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既然对手无法忍耐他附加在刀上的火焰,自然在这场战斗中就处于了极度被动的地位中了。

    和魔术师的那些幻术不同,沃齐尔刀上附加的是真实的高温火焰,那是来自火神拉赫罗?伊格尼斯的力量,被它直接接触到,是真的会被烧伤甚至烧死的。

    沃齐尔的武艺高超,又有着强大的火焰辅助,让罗萨完全没有了与之抗衡的可能,只能不断后撤,通过比跛足的对手更灵活这个唯一的优势来躲避攻击。

    不知不觉中,骑士越退越远,等他注意到的时候,发现已经和伊芙分开了足有二十多米了。

    女孩那边也陷入到了苦战中,她一个人要应付那么多对手,而且其中两个似乎还会法术,处境显然十分危险。

    看到这个情况,罗萨不禁焦急起来,但是现在距离这么远,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援助到伊芙了。

    趁着罗萨分神的时候,沃齐尔抓住机会逼近,迅疾地一刀捅在了罗萨的左腿上,火焰立即窜到了对手的身上去。

    骑士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惨叫,立即反应了过来,就地一滚,把火焰压灭,然后急忙又往后退开了好几步。

    他左腿上的伤口并不深,不过裤管被烧开了一个大洞,露出了里面的腿来,那腿上的皮肤则被燎起了一大片水疱!

    沃齐尔并不想立即杀死罗萨,今天被亚迪斯军队突袭成功让他很不开心,在绝对占优的战斗中玩弄折磨对手,正好可以用来调剂一下心情。

    逃亡的紧要关头这么拖延,无疑是不明智的。但人毕竟是情绪化的生物,活着的全部目的无非就是为了寻开心,这也是沃齐尔建立秃鹫盗匪团的原因。现在心情这么不愉快,有了这个舒缓的机会,他当然就不知不觉地投入进去了。

    “喂喂喂,可爱的孩子,你不是要杀死我们来独吞全部金子么?别老是逃啊,老爷的腿不好使,可追不上你……噢,对了,你现在腿也不太方便了,那就更不用跑了。勇敢点,咱俩来好好开心开心。”

    一边控制着分寸用刀尖和火焰来慢慢折磨着对手,沃齐尔一边大呼小叫地嘲讽道,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愉悦了。

    这确实是让人非常愉悦的消遣,让身强力壮的男人因为疼痛而连连惨叫、露出一副畏缩的可怜样,真比在柔弱的女人身上施虐还要痛快多了!

    一天不这么来上这么一次,沃齐尔就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总觉得自己虚度了宝贵的人生。

    匪首咧着嘴大肆嘲笑,毫无顾忌地露出了他那满嘴恶心的大黄牙,罗萨既感到厌恶,又非常羞恼。

    但是,他现在确实无计可施,沃齐尔刀上的火焰温度很高,一接近就让人喘不过气来,就像被捞出了水面的鱼一样,力气完全使不出来了。

    不一会儿,骑士身上又添了好几处烧伤,甚至头发都被烤卷曲了一大片,如果不是匪首还想要多玩弄他一阵,可能罗萨的脑袋上早就开起篝火晚会了。

    罗萨的心里很清楚,照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丧失战斗力,然后被沃齐尔的火焰像烤兔子一样从头到脚烤得外焦里嫩!

    和自己悲惨的结局相比,骑士更担心的还是伊芙。现在她在匪徒们的眼中还是一头可怕的熊,但等到被击倒抓住之后,他们可不会因为发现对手其实是个可爱的女孩就放过她。

    罗萨十分后悔没有控制住顺从伊芙意愿的惯性,让她再次因为跟着自己而陷入到了险境中。

    只知道宠溺女儿的父亲无疑是非常糟糕的父亲,尤其是在没有足够能力去解决她们因为任性而遭遇到的种种危险时更是如此。

    罗萨确实有反省自己育女方针的必要,不过,不先渡过眼前的危机那就没什么意义了。

    骑士在躲过又一次攻击后,比之前退得更远,然后立即念咏道:

    “提瓦兹-贝卡纳-奥西拉”

    淡黄色的光气笼罩了罗萨的全身,他的动作立即又变得迅捷了起来。

    罗萨因为肉体强化魔法的掌握程度还很低,在战斗中很少使用它,魔力总是有限的,谁都会倾向于用在费效比更好的选择上。

    只是,罗萨的圣光魔法虽然更高阶一些,却对火焰魔法没什么克制作用,自然就不如把精神能量都用来强化自身了。

    看到罗萨使用了肉体强化魔法,沃齐尔愣了一下,很快却露出了更加愉悦的表情,他正因为感到对手快不行了而有些失望,现在又可以再愉快地多玩耍一会了自然很开心。

    对手眼中流露出来的残虐目光,并没有吓倒罗萨,他甚至连刚才那些焦躁和羞恼的情绪都完全抛开了,全部精力都集中到了战斗上了。

    这样急剧的心态变化,并非是肉体强化魔法所带来的,毕竟那魔法能强化的是肉体而不是心智。

    在面临巨大的危险时,优秀的战士往往和普通人不同,他们往往会突然进入到一种极其专注的状态中,然后发挥出超常的潜能来渡过危机。

    罗萨很清楚自己实力不如有着火焰辅助的沃齐尔,追击途中的那些战斗消耗更是拉大了双方的战力差距,想要直接战胜对手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如果仅仅是防守、闪避,不抱任何进攻意图的话,罗萨还是能再坚持不短时间的,何况沃齐尔现在更多是想要残虐而非直接杀死他。

    拖延时间,对于罗萨来说并非只是在延长自己被虐的痛苦,彼得?林奇应该已经带着援军赶来了,瓦尔特也能为援军指明方向,他们到达这里并不会太久。

    骑士在坚定了防守的决心后,处境立即改善了很多,接下来的两次防御中都没有再受到损伤。

    对手就像突然变强了一样让沃齐尔有些惊讶,但他毕竟是大名鼎鼎的秃鹫盗匪团的首领,很快就醒悟到了自己是有些过于沉醉于这场残虐游戏中了。

    “还真是个狡猾的小老鼠呢,可惜的是,秃鹫要比猫厉害多了,你的东躲西藏就到此为止吧!”

    说着,沃齐尔高举起了他的马刀,念咏道:

    “肯纳兹-贝卡纳-奥西拉”

    他马刀上的火焰立即又暴涨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比之前那次还要巨大。

    这一次,沃齐尔没有丝毫拖延,趁着火焰最猛烈的时候,就直接挥刀向罗萨劈了过去。

    热焰就像头狰狞的火龙一般对着骑士张牙舞爪地扑了过去,它速度迅猛而且体积庞大,罗萨几乎只能眼睁睁地等着被它所吞噬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