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神之任性 > 第86章 暴发户骆驼
    在把村长维克扔进塔曼基河之前,罗萨询问女孩要不要亲自动手?

    让他有点意外的是,尽管曾宣称要拍扁村长,伊迪斯特兰娜却立即拒绝了这个提议,而且转过了身,没有去观赏维克入水时的英姿。

    显然,维克那衰老的模样和他可怜的哀求声让女孩不忍心了。

    伊芙这个反应却让罗萨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个提议其实只是个测试,心里并不期望她会接受,这些残酷的事可不是女孩子应该去做的。

    不过,维克还是必须被处死。

    如果村长只是对罗萨造成了危害,骑士是可以真正宽恕他的,毕竟在战场上曾经有过上万的敌人想要杀死罗萨,他没可能全都去报复回来。

    但是,月海骑士侍奉的主人是水晶宫的小公主们,守护着年幼的她们慢慢长大的经历让这些骑士对侵害未成年女孩的罪行理所当然地有着最大的愤恨。

    在他们的律条里,这种罪行最恶劣的,比毁灭世界还要不可饶恕。

    自然咯,不管是主犯、从犯还是被胁迫的帮凶,都统统该被清除掉!根本没有什么分别量刑的必要!

    人的善恶观毕竟还是受价值观左右着的。

    在月海的骑士们心中,这类罪犯的价值都是负的,而萝莉和幼女们的价值却是无限大的,为了哪怕一个无限大价值的去清理所有负价值的,都是绝对划算的。

    看着河面冒上来的一串气泡,罗萨默默地为维克祷告着,并祝愿他能尽快适应新的环境,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再也不要“被迫”做坏事了。

    随后,罗萨回到村里,勒令村民们去掩埋那些尸体,并清除血迹。

    他这么做是为了村民们好,因为如果有其他匪徒来到这个村子,发现同伙被杀了,村民们很容易沦为泄愤的对象。

    在埋掉杰斯维特之前,罗萨从他破烂的身体上搜出了一袋钱币,将它放入了自己的行囊。

    作为一名高贵的骑士,罗萨当然没有从尸体上掠夺财物的恶习。但杰斯维特既然和罗萨达成了雇佣协议,他现在因为自身的过失无法履约了,自然就该从他的遗产里提取违约金。这很符合人类社会通行的准则。

    接下来,罗萨需要考虑的是怎么处理驼队和货物。

    很显然,如果把它们留给村民们,有着被匪徒发现的风险,那对他们来说只有坏处。

    但罗萨已经决定前往热砂村侦查秃鹫盗匪团的情况,自然也不能带着驼队行动了。

    最后,罗萨只好将驼队带出了村子,把它们向西方驱赶走了。

    这些骆驼,已经为人类辛勤工作了很多年了,现在是时候放它们自由了。

    至于它们驮着的那些也许能价值上千枚金币的盐砖,就当给它们这么多年付出的酬劳吧!

    看到骆驼们离开时迷茫的眼神,罗萨很有些感慨。

    毕竟,就算是人类,突然获得了大笔财富也是容易陷入困惑的,更别说这些从来没有过花钱经验的可怜骆驼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希望它们能够理智对待这笔财富,不会产生暴发户的病态炫富心理吧。

    看到驼队在月光下远去之后,罗萨踢了踢马腹,让比塞弗勒斯沿着河岸向塔曼基河上游行进。

    刚才的那些奇怪的感想,骑士自然丝毫没有对身前的伊芙提起,他可不想让两人的关系从“父女”突然颠倒为“母子”。

    实际上,这些古怪的想法证明了罗萨的心里依然为之前没有保护好伊芙而严厉自责着,所以才希望通过胡思乱想来转移注意力。

    罗萨从村长那里得知,泥湾村到热砂村只有不到20公里。

    这点路程,比塞弗勒斯不到一个小时就能跑到。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旅程,它已经很好地适应了沙漠松软的地面,奔跑起来又快又稳,几乎能达到在草地上同样的速度了。

    但罗萨并没有就这样直接冲到热砂村去。他在半路上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把帐篷架好,准备先休息一夜,到了凌晨再去侦查。

    毕竟在经过了之前的连番折腾后,不管是伊芙还是罗萨自己都已经非常疲倦了,在恢复好状态前就去贸然犯险可是很不明智的。

    休息的时机是非常及时的。

    罗萨刚在帐篷里把毯子铺开,伊芙就迫不及待地一头栽倒了上去,然后立即睡着了,甚至让他都来不及把毯子理得更平整一些。

    骑士无可奈何地叹口气,把毯子空着的一侧牵起来轻轻搭在了她的身上,然后自己也在沙粒上躺了下来。

    头枕在背囊上,罗萨侧过脸来看着伊芙。

    虽然光线很黯淡,女孩那张雪白的小脸却依然清晰可辨,甚至能看到她那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在轻微地颤动着。

    也许是由于之前消耗太大,伊芙的脸看上去显得有些憔悴了。

    这让骑士感到很心疼,忍不住伸出手去想摸摸她的脸蛋来表达自己的安抚和歉意,但担心会扰乱了她的甜美梦境,只好把爪子又立即缩了回来。

    尽管身体和精神早已经疲惫不堪了,骑士却迟迟未能入眠,不久前的那些事仍然让他惊恐不安。

    伊芙能够没事真是太好了,但假如她受到了伤害,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忏悔的滋味,罗萨已经充分品尝到了,那是十分难受的,而且并不会有任何实际的作用,因为改变不了发生过的事情。

    骑士意识到,自己一直都在拿伊芙是主动纠缠自己的这点来当借口,逃避去直视内心想要把她带在身边的主观意愿。

    仅仅因为恐惧一个人旅行的孤独感,就欺骗自己,把一个才十五岁的小女孩带入到了各种各样的危险之中去。

    这还真是非常卑鄙的做法呢,和那些自私自利的恶棍有任何区别吗?要多么厚颜才能把这称之为一名骑士应有的行为?

    罗萨暗暗决定,等出了沙漠,一定要把伊芙送到她该呆的地方去。如果她原本所在的那个教派确实是邪恶的,就把她送到月海去,哪怕为此耽误些时间也在所不惜了。

    仅仅过了三个小时,好不容易才睡过去了的罗萨就醒了过来,而且想法叫醒了伊芙,然后收拾了帐篷继续向热砂村前进。

    他们必须赶在黎明前到村落附近找到一个合适藏身的观察点,这里毕竟是光秃秃的沙漠,白天再去接近就太容易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