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神之任性 > 第84章 特别的收藏品
    “罗萨先生,原来你很期待我被那些家伙欺负呢!”

    反应过来罗萨想问的究竟是什么,伊迪斯特兰娜立即收起了笑容,怒火把小脸胀得通红。

    虽然罗萨的担心是人之常情,但十四、五岁正是女孩子最敏感、心理洁癖也最严重的时期,关于这方面的质疑是完全不可能会接受的,尤其是在她并没有被侵犯到的情况下就更容易感到愤怒了。

    不管罗萨再怎么解释、再怎么道歉,在现在的伊芙看来,他提出这个疑问就已经等同于对自己做出了最大的羞辱。

    火冒三丈的女孩严厉地指责着罗萨思想龌龊、下流,是个渴望看到自己女伴被坏蛋欺辱的恶心大变态。

    这些指责还不够,她还把两人相遇以来的往事都全部翻出来挑起罗萨的错误——骑士对她的管束被攻击为缺乏男子汉应有的风度,对她的纵容被攻击为没有点大人的自觉。

    总之就是不管他怎么做的都不对。

    至于骑士对其他女孩的殷勤态度自然更要被拿来作为攻击他的口实了。

    伊芙毫不手软地把觊觎幼女的变态这样严重的标签往罗萨的脸上大把地糊着,骑士在年龄越小的女孩面前表现得越奴颜婢膝毕竟是事实,她要对此进行指控当然是很理直气壮的。

    唯一表明这个女孩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的,是她并没有去拿艾丽西娅的事来攻击罗萨,尽管这才是罗萨真正的软肋,也是他绝不可能进行辩白的过失。

    在伊芙的怒火得到平息之前,高大的骑士不得不在娇小的女孩面前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乖乖地垂着头挨训,深刻地感受着惹怒女人会有多么恐怖。

    对于因为没有保护好伊芙而深感自责的罗萨来说,女孩的这一顿痛骂却是他急需的,否则他将很难从愧疚的泥潭中爬出来。

    看着伊芙暴跳如雷的模样,罗萨完全能够确信她真没有被那些匪徒侵犯到。

    虽然自己的过失不能就这么遗忘了,但他的心情却高涨了起来,甚至因为女孩愤怒的样子既可爱又有趣而不自觉地微笑了起来。

    “先生,真是可耻,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怒冲冲地指责着对方,女孩却突然身体一软,往地上倒去,罗萨急忙伸手扶住了她。

    “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了吗?”

    罗萨急切地连声问着,伊芙脸色变得非常苍白,这让他感到慌乱起来。

    “没事,只是诅咒还没解开,全靠守护灵强行驱动身体,有点消耗过大了。”

    女孩解释道,但她的声音十分虚弱,和刚才气势汹汹时判若两人,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在说话,这让骑士变得更加担心了。

    不过,只是诅咒的话……

    罗萨急忙扶着女孩来到了门口,然后从地上拾起永恒的月光守护者,对伊芙说道:

    “用它应该能解除诅咒,我刚才就是……”

    说到这里,罗萨却停了下来,因为他突然想到自己并不知道怎样才能释放出这柄剑里蕴含的圣光能量。

    罗萨刚才是被它刺入身体后才释放出来圣光的,但伊芙是个女孩,当然不能用同样的方法,毕竟就算是再怎么小心,刺伤的地方也有可能会留下疤痕。

    “把它递给我。”

    伊芙说道。

    疑惑不解的罗萨把剑柄递到了女孩的手里。她现在真是虚弱得厉害,连把它端平起来都做不到了,骑士密切地关注着,准备随时出手来避免她伤到自己。

    长长地喘了口气,努力压下了强烈的虚脱感,伊芙用双手握着剑柄,然后念咏道:

    “索沃洛-达加兹-奥西拉”

    随着她的念咏,剑身上爆发出银色的光芒来,很快充溢了整个房间。

    光芒消失之后,罗萨欣喜地看到,女孩的脸色虽然还有些苍白,却已经明显地恢复了活力。

    不过,新的疑惑又涌上了他的心头——伊芙咏唱的圣光法术咒语是他教的,可是,怎么激发永恒的月光守护者中的圣光能量连自己都不知道,她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骑士却并没有机会思考下去,因为女孩突然看着他的嘴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

    “哎呀,罗萨先生,你的牙齿……是怎么回事?怎么缺了?难道你终于到换乳牙的时候了?”

    然后,她又伸出小手轻轻地摸了摸骑士的嘴唇,念道:

    “不疼不疼,很快就会长出来!”

    这是长辈安抚换牙的小孩时常说的话。

    罗萨有些哭笑不得,却不知道该拿这个调皮的家伙怎么办。

    骑士今天脆弱的表现是绝无仅有的,伊芙当然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报复机会,谁让罗萨平时对她总是一副大人对小孩的姿态呢!

    放肆地嘲笑了一番后,伊芙不顾罗萨的反对,为他施放了法术进行治疗。

    骑士之前在楼下受到了特德的残忍折磨,但是伤势却并不重,很快都愈合了。

    不过,他被打掉的门牙却需要断肢重接级别的高阶治疗法术才能修复,而且还得在有断裂部分做施法材料的情况下才行。

    如果要完全凭空长出新牙,那需要的法术级别就更高了,并不会比让濒死者复苏容易多少。

    在被治疗的时候,罗萨注意到墙上有不少血迹画出来的图案,画得相当糟糕,就好像是初学画画的小孩子的涂鸦一样。

    “嗯?那个啊……是我画的,等第二个人上来的时候太无聊了,就胡乱画着玩玩。”

    伊芙满不在乎地说道。

    原来这就是那时候楼板会有节奏地响动的原因!

    能一边假哭着骗人一边兴高采烈地拿人血到处乱涂乱画解闷,这还真不是一般的才能呢。

    罗萨皱皱眉头,却没有立即去责怪她,毕竟今天自己的过失要大得多,要教育她只好今后再找机会了。

    两人走下楼来,罗萨向周围看去,想要找到那个村长,维克不管是不是被强迫的,事实上显然算是这些匪徒的同谋者了。

    趁骑士不注意,伊芙走到他之前被殴打的地方,找到了那两颗牙,迅速把它们捡起来握在了手心里。

    女孩的嘴角翘了起来,能得到这个特别的收藏品让她非常开心。

    〓〓〓〓〓卡牌部分〓〓〓〓〓

    【道具卡】

    道具名称:骑士的断牙

    类型:骨骼

    品质评价:因人而异,在伊芙的眼里似乎很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