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神之任性 > 第66章 月夜追逐
    过了好一会儿,罗萨才被允许转过身来,他注意到,不只是裤子,凯蒂的身上已经换上一整套的新衣服。

    这套衣服穿在凯蒂的身上很合身,显然并不是伊迪斯特兰娜自己的衣物,这让罗萨有些疑惑。

    “我在哈杜镇为凯蒂买的,本来准备到了分别的时候再给她一个惊喜。”

    伊芙这样解释道。

    她的话让罗萨很有些意外,这个女孩在他面前一直都是理直气壮地要这要那,简直就是个蛮横的强盗,没料到她也有想给别人礼物的时候。

    不过,购买这个礼物的费用显然还是从罗萨的钱袋里支付的。

    骑士想起之前在和山姆、凯蒂叔侄那次去看杂耍团的表演时,伊芙曾借故离开过一会,还要走了一枚金币。当时罗萨以为她只是嘴馋了要出去买东西吃,却没想到她还去给凯蒂买好了礼物。

    罗萨不由看向了马鞍右前方挂着的那个布袋,有些好奇里面还会不会有什么其他让人意外的东西。

    那是他在不久前给伊芙准备的,以便她能装一些私人物品,毕竟作为一个女孩子,有些东西是不方便和男人的东西放在一起的。

    注意到他的目光,伊芙立即警告着骑士:

    “先生,窥探女孩子的秘密可不是绅士应有的行为!”

    听到她这话,原本只是稍有点好奇的骑士尴尬地移开了目光,却看见凯蒂正可怜地望着他。

    “罗萨哥哥,求求你……回去救救我叔叔……他流了好多血……”

    小姑娘一说到叔叔,眼圈就红了,小脸上露出了又害怕又伤心的表情,显然非常担心山姆的安全。

    如果是在其他情况下,被凯蒂以哥哥相称,罗萨一定会非常高兴,急于去为她效劳。

    作为一个刚刚跨入青年门槛的大男孩,对小姑娘们怎么称呼自己是很敏感的,如果被她们称为叔叔的话,会沮丧得一整天都提不起来精神。

    但是现在,罗萨却不能答应凯蒂的请求。

    骑士自然也很想救出山姆,但他明白,就算能够战胜所有的匪徒,现在赶回去,山姆恐怕也早已经伤重身亡了。

    罗萨和伊芙攀到那个裂谷顶上侦查敌情的时候,山姆已经被胡德重创倒地。他流出的血染红了身下很大一块地面,显然是无法坚持多久的。

    只是,骑士并不忍心告知凯蒂这一点,她毕竟还只是个小女孩,就算是欺骗,也该让她存着山姆叔叔还活着这个虚幻的希望。

    有时候,往心里填进真实的时候,就不得不先挖走其中最柔软的那一块,这样的剧痛,就算是大人也未必承受得住。

    就在罗萨犹豫的时候,伊芙已经把凯蒂轻轻搂在怀里,对她说道:

    “放心吧,你叔叔是个好人,他一定会没事的!”

    “真的吗?”

    凯蒂仰起脸问道,大眼睛里波光闪烁,却充满着希翼。

    “当然是真的,神明不会辜负好人的,祂们一定会保护他。”

    伊芙非常肯定地回答道,轻抚着凯蒂的头发宽慰她。

    小女孩垂下头去,过了一会又仰起了纯真的脸庞,想要得到确认,伊芙毫不犹豫地再次肯定了这一点。

    骑士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心里松了一口气,暗暗感谢着伊芙。

    显然,如果让罗萨自己去劝解凯蒂,是无法做到和那女孩一样好的。

    有些事情适合男人做,有些事情适合女人做,这就是自然的巧妙分工。

    不过,这荒漠中难得的温馨美好的气氛却很快就被打破了。

    罗萨听到远处传来轻微的响动,立即警觉了起来,他急忙把两个女孩都扶上了马鞍。

    在骑士自己也跨上了马鞍的时候,他已经能断定,那个声响就像他担心的那样,是一群陆行鸟奔跑的声音——沙漠的夜里是很寂静的,除了风声几乎没有其他任何声音,能够清晰地听到很远处的声响。

    罗萨用了几秒钟判断出那群陆行鸟正径直向自己跑过来,于是不再犹豫,立即驱使比塞弗勒斯狂奔了起来。

    虽然并不明白在夜间匪徒们是如何准确地追踪过来的,但一想到那是沙漠中赫赫有名的大盗匪团,罗萨也就不怎么感到惊讶了。

    现在重要的也不是探询答案,而是赶紧逃命!

    四条腿的比塞弗勒斯自然跑得比两条腿陆行鸟快,但在沙漠上,这个优势却被大大削弱了,爪子间长着厚蹼的沙漠陆行鸟能够更加完美地适应松软的沙地。

    更要命的是,这种奇特的生物耐力惊人,甚至超过了绝大多数四足动物。

    这是一场生死追逐,罗萨等人的命运完全取决于坐骑的速度。

    骑士的心里充满着紧张不安,他既要担心比塞弗勒斯会累倒下去,又害怕它的蹄子突然陷进松软的沙层里去。

    如果被匪徒们追上了,显然,人数上的巨大差距注定了等待罗萨他们的会是什么结局。

    只是罗萨一个人的话,他完全能够怀着悲壮但高傲的心情去抗衡任何数量的敌人,因为光荣地战死在战场上对一名骑士来说是渴求的荣耀,敌人越众多,这份荣耀的份量就会越重。

    但是,现在他还带着两个女孩子,必须要避免她们落入到匪徒们的手里。

    在裂谷那里,罗萨亲眼看到了匪徒们如何残忍地排着队集体凌辱杂耍团那些可怜的女人们,骑士不敢去想象换作伊芙和凯蒂躺在那里受辱的景象。

    看着紧追不舍的敌人,罗萨甚至都考虑起如果真陷入围困、要不要立即杀掉那两个女孩了。

    这自然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她们还这么幼小,还是尚未完全绽放的花蕾,就这么夭折掉,实在太让人痛惜了。

    可是,如果让她们落入那些匪徒的手里被肆意地羞辱、玷污、摧残,那还不如纯洁地凋谢在自己这个守护者的手里。

    这样,至少能守住她们作为人类的最低尊严,让她们原本光彩的生命历程不至于因为那些肮脏的魔鬼而成为一条耻辱的污痕。

    女孩们自然不知道一贯温柔的罗萨正有着这样可怕的打算,但她们的脸上也露着异常紧张的神情。

    尤其是凯蒂,她不久前才受到过极大的惊吓,现在又面临险境,一张小脸恐惧得完全失去了血色。

    伊芙感受到了她的战栗,于是把她更紧地搂在了怀里,尽力增加她的安全感。

    但这并不能解决现实的危机,实际上,不少匪徒正在试图从两翼包抄过来拦截,形势已经万分危急!

    罗萨狠狠踢着比塞弗勒斯的肚子,想让它跑得更快一些,但可怜的马匹却因为地面太松软而有劲使不出来,没办法再提高速度了。

    就在匪徒们越追越近的时候,远处却突然腾起了漫天的沙尘,然后地面剧烈震动起来,借助月光,大家都看到在沙子下面有什么东西向这边快速移动了过来。

    “沙漠死神!?”

    所有人的心里都立即冒出了这个名字,白天的遭遇大家还记忆犹新,现在再次遇到它,当然马上就认出来了。

    顿时,追逐的匪徒们四散乱窜,有些是自己恐慌逃离的,有些是被恐惧的坐骑强行带离的。

    因为那个可怕魔物的出现,比塞弗勒斯也再次失去了控制,它完全不理会骑士的操纵,被自己的求生本能驱使着疯狂地奔驰了起来……

    罗萨只好像上次那样,一只手紧紧抓住马鞍,一只手用力搂紧伊芙,而伊芙也把凯蒂抱紧在怀里,生怕她被颠下马背。

    癫狂的比塞弗勒斯跑出去没多远,却突然蹄下一空!

    它踩到了一片非常松软的流沙上,立即陷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