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神之任性 > 第64章 魔鬼和“坏孩子”
    就在胡德准备去杀死山姆的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却阻止了他。

    “不要杀我叔叔,不要杀死他!”

    这个声音是凯蒂的。

    小姑娘本来就很胆小,之前发生的那些可怕事情早已经把她吓呆了,几乎丧失了语言能力,但现在看到叔叔就要被杀了,终于挣脱了恐惧的钳制,大声叫喊了出来。

    只是,她的音量虽然不小,却明显地颤抖着,显示着她有多么害怕。

    胡德很有些意外,小姑娘之前的胆怯表现他早就注意到了,根本没想到她竟然有勇气出声阻止他。

    不过,这也只能给胡德添加一些额外的乐趣而已。他假装驯服地转过身来,对小女孩颇有风度的施了一个礼,然后说道:

    “当然,尊贵的小姐,既然你这么吩咐了,就按你说的办!毕竟,我是你最忠实的仆人,不但会服从你,而且会从头到脚好好地服侍你的。”

    他前半截话说得就像个真正的绅士那样得体,后半截却完全就是一种猥亵的口吻。

    这引得周围的匪徒们哈哈大笑起来,纷纷为他的“风趣”叫好。

    但在这些匪徒中,也有不少人脸色难看,他们虽然能毫不犹豫地凌辱杂耍团的那些女人,对凯蒂这点大的小女孩却下不去手。

    人性早就被他们抛弃了,但就算是野兽,内心深处也会多少还残存着一点父性,在隐约地呼唤着天生的保护欲。

    可是,胡德的地位较高,又十分凶悍,这些匪徒虽然对凯蒂抱有着同情,却不敢冒着惹怒胡德的风险去帮助她。

    一边露着狞笑,胡德一边向凯蒂走了过去,山姆的伤势很重,根本就不可能从地上爬起来,他打算就这样置之不理了。

    看到胡德向自己走来,刚才还大叫出声的凯蒂又被吓得失了音,空张着嘴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可怜的小姑娘缩成了一团,心里想着往后退,但身体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就像被魔法禁锢了一样僵在原地。

    以凯蒂幼小的年龄,还并不清楚胡德会对自己做什么,可她现在心中的恐惧并不亚于面对死亡,悍匪靠近过来的每一下脚步声都像重锤敲打在鼓上一样在她脑子里发出着巨大的轰鸣。

    在极度的恐惧中,小姑娘不由自主地失禁了!

    走近了的胡德很快发现了,他看着地上那摊还冒着热气的液体,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向周围的匪徒公布这个“大发现”:

    “不得了,尊贵的小姐竟然尿裤子了!”

    匪徒们立即跟着他哄笑了起来,其中一些人笑得很开心,另一些人则笑得十分勉强。

    听到这些嘲笑声,凯蒂尽管心中依旧十分恐惧,苍白的小脸还是立即胀红了起来,眼里也溢满了委屈的泪水。

    小姑娘虽然年龄还小,毕竟已是个有了羞耻心的女孩子,又一直被叔叔们和周围的人们宠爱有加,养成了很强的自尊心。

    这样的公然羞辱,对她来说,简直比死还要更加难受。

    然而,这就是胡德想要看到的。

    这个悍匪,就像自己承认的那样,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了,别人的痛苦,尤其是精神上的痛苦,就是他快乐的来源。

    随后,胡德弯下腰来,俨然一副严父的派头,对凯蒂责备道:

    “这么大了还尿裤子,还真是个坏孩子呢,坏孩子必须好好惩罚一下才行,不然就变不回好孩子了。”

    说着,他伸出右手来,抓住了凯蒂的衣服,轻而易举地把她拽了起来。

    这一次,没有人再阻止他了。看着兰顿血乎乎的尸体和瘫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山姆,商队的人们虽然充满同情,却再也没人敢轻举妄动了。

    胡德把凯蒂提高了一些,看着裤子上还在滴落下来的液体,皱了皱眉头,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腔调说道:

    “完全弄脏了嘛,必须要脱掉才行了。”

    这么说着,他伸出了左手,作势要去扒凯蒂的裤子。

    凯蒂吓得脸色发青,她一边流着泪,一边拼命摇起了头。

    胡德假装看不懂,一边左手仍然缓慢地伸向凯蒂的裤子,一边故意问道:

    “小姐,你在说什么呢?是要我快一点吗?嗯……湿裤子穿在身上确实不会太舒服呢。”

    紧迫的危机让凯蒂终于又恢复了声音,她嚎啕大哭着,连声叫着:

    “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什么?”

    胡德戏谑地问道。

    但小女孩由于哭得太厉害引起了痉挛,又过度恐慌,始终没办法把自己拒绝的话完整地说出来。

    胡德假装拧起眉头琢磨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地叫道:

    “哎呀,我还真是不够体贴了,竟然忘记了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小姐不好意思了。真是该死呢!我这就带小姐到一边去脱。”

    通过这一番表演,胡德充分满足了自己要当众捉弄羞辱凯蒂的恶趣味。

    现在,他觉得是时候去满足自己的另一个需求了,于是露着可怕的狞笑,拎着小女孩向谷口的那堆篝火走去。

    胡德想要到离人群远一点的地方蹂躏凯蒂,并非是因为他害怕人们愤怒的目光,而是这个魔鬼觉得在安静点的地方能够更清晰地听到她的哀鸣,以便更好地满足自己邪恶的嗜虐欲。

    小小的凯蒂和高大的胡德体型差距很大,胡德把她拎在手里,就像拎着一个小布娃娃一样。

    这样的景象,如果换做是其他场合,一定会让人们感到很滑稽。但现在,甚至连胡德自己都不会觉得可笑了。

    他迫不及待地向那堆篝火走过去,打算在那里好好品尝他的小甜点。

    熊熊的欲火正在焚烧着他,以至于连有一只蝎子正在向自己快速爬过来都没有注意到。

    毫不怜惜地把小女孩扔到火堆旁的地上,胡德急不可耐地脱起衣服来。

    但在这时,悍匪的腰腹突然感到一阵剧痛,然后一股巨大的力量传过来,让他的身体立即腾空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巨响,胡德撞在了旁边坚硬的岩壁上,巨大的冲击力把他的脑袋直接撞碎了,碎骨、脑浆、鲜血在岩壁上溅出了一大团肮脏的印记。

    这个剧变,让商队的人们和看守他们的那些匪徒都吓了一跳,随后他们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地上抱起凯蒂就向谷口跑去。

    那是伊迪斯特兰娜,她的速度很快,没几秒就出了谷口,在那里,罗萨已经驱马过来等着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