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神之任性 > 第61章 地狱之谷
    这里是沙漠中为数不多的躲避风沙的好地方,强盗们停留在这里,打算休息一晚再赶路。

    几堆篝火在裂谷里点燃了起来,驱散着黑暗。但是,这些火光却对另一种邪恶无能无力。

    葛兰?莫尔的商队成员都被迫集中坐在了一堆篝火前,在他们四周则围着一队手持利刃的匪徒。

    这支商队也许不应该再叫葛兰?莫尔商队了,因为他们的首领在不久前已经被匪徒们处死了。

    葛兰是因为想阻止强盗们对商队里的女人下手而被杀的,这是他作为首领必须尽到的责任,因此死得并不后悔。

    但对于秃鹫盗匪团来说,他们这次出动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抢女人,现在终于到了宿营点,自然要迫不及待地要犒劳自己一番了。

    在砍掉葛兰?莫尔的头后,匪徒们从不敢再反抗的商队里把几个杂耍团的女人都拉了出去,带到一边去进行蹂躏。

    作为需要足够反应力的杂耍艺人,这些女人都是非常年轻的,大多数还是不满二十岁的女孩。

    杂耍这个职业是非常辛苦的,但这并却没有磨灭掉这些年轻女孩对于生活的向往。

    对于未来,她们还充满着希望,认为自己努力提高技艺,就能够挣到足够的钱去开创属于自己的人生,甚至还抱有着在卖艺途中能遇到自己白马王子的美妙幻想。

    但是现在,一切美好的希望都破灭了,她们陷入了生命中最黑暗的一段,被迫置身于罪恶的地狱中,无助地任由魔鬼摧残自己的身体、撕扯自己的灵魂!

    女人们的哭喊声、哀求声、惨叫声,以及更多男人的叱骂声、淫笑声、喘息声不断地从那边传过来,让商队的人们都露出了极其痛苦的神色。

    男人们眼中充满了怒火,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付诸行动,因为在不远处,葛兰?莫尔的头就穿在一柄长矛尖上,正血淋淋地威慑着他们。

    实际上,就算他们真的敢于反抗,也并不会真的起到什么作用。因为他们只有不到三十个人,并且赤手空拳;而光是监视着他们的匪徒就有二十来人,手里还都握着锋利的刀剑。

    如果不是想把他们卖作奴隶,顺便捞上一笔,强盗们早就把商队的所有男人都就地杀光了,根本不会带到这里来。

    正在施虐的匪徒那里传来了一些不满的抱怨,他们在抱怨着这次抢到的女人远没有想象那么多,出动这么多人根本就是小题大做。

    当然,没一个抱怨的人是认为自己不该来。他们只是等得迫不及待了,为自己要排队而不满。

    这时,一个身材相当高大魁梧的匪徒用强壮的双臂分开两个负责监视的同伙,走到了商队成员的面前。

    他满口酒气,显然刚喝了不少,看起来有些醉醺醺的,但眼神却依然凶残。

    这个匪徒听到女人们的悲鸣声,转头向那边望了一眼,脸上露出邪秽的笑容,嘴上却“悲天悯人”地说道:

    “哎,真是些疯狂的野兽,一点儿不懂得怜惜,个个都这么粗暴,这么死命折腾,这些女人可就活不了多久了啊。”

    说着,他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似乎自己真的是一个温柔的绅士,在为眼前发生的惨剧而悲哀着一样。

    但他接下来却一边喃喃地念叨着“这些家伙难道竟敢没有给我胡特老爷留下一个”,一边用着饿狼一样的目光向商队的人堆里扫视着。

    剩下的这些人都是些男人了……但还有一个例外,那是凯蒂,这个小女孩在刚才并没有被一起拉出去。

    胡特的脸上立即露出了满意的神情,自言自语道:

    “我就说嘛,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大胆,原来很老实地把最好的一个给我留着呢。”

    被胡特可怕的目光紧盯着,凯蒂吓得脸色苍白,一边急忙低下头,一边往后缩着。

    其他人连忙挤过来帮她遮挡着,她的叔叔山姆立即让她躲到了自己的背后,然后挺起胸看着走过来的胡特。

    山姆是个和善但很有些懦弱的人,杂耍团女人们的悲惨遭遇已经把他吓得浑身发抖了。然而,现在他却必须保护好凯蒂,不能让任何人来欺辱她。

    胡特看着身材瘦弱的山姆,脸上露出了嘲弄的神情,为他这自不量力的举动感到十分可笑。

    这是理所当然的,他胡特在剽悍的秃鹫盗匪团里都算是出了名的强壮,这么一个弱小的家伙,简直都不堪他随手一击。

    胡特完全无视了山姆,边走近边对山姆背后的凯蒂说道:

    “可怜没人要的孩子,出来吧,叔叔会好好疼爱你的。在叔叔心里,你可是无比重要的珍宝呢。”

    他的语气非常温柔,眼睛里却明显闪动着饥渴难耐的欲火。

    凯蒂吓得颤抖不已,哪里还敢去回答他?

    没有听到回答,胡特弯下腰来,伸手向山姆抓去,想把他拨开,然后把小女孩拉出来。

    感受到背后侄女的恐惧,山姆鼓起了勇气,伸手抓住胡特的手,然后哀求道:

    “求求你,放过她吧,她还只是个小孩子啊。”

    其他商队成员也一起哀求了起来。

    听到这些声音,胡特感到很烦躁,立即怒喝道:

    “一群该死的东西,叫什么叫?她只是个小孩子?可小孩子总要长大的,老爷帮助她快点成长难道不好么?”

    求情的人都被他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到了,很快就没了声响,只有山姆虽然恐惧得浑身战栗,却依然连声哀求着,说着只要能饶了凯蒂,自己什么都愿意去做。

    “什么都愿意去做?可惜老爷对男人丝毫不感兴趣啊。”

    胡特自以为幽默地调侃着山姆,然后又想把他拨到一边去。

    然而山姆却紧紧拽着他的手不肯放开。

    胡特的脸上瞬间露出了将要暴怒的神情,但很快又改了主意,他对山姆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是这个小女孩的什么人?”

    山姆一愣,以为事情有了转机,立即欣喜地回答自己是凯蒂的亲叔叔。

    “亲叔叔?嗯,山姆,你确实是该好好保护她。”

    胡特点点头,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神情,他接着说道:

    “那么,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能不能保护她,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