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神之任性 > 第50章 永远的姐妹
    剑上的光芒消失后,罗萨仍然保持着握剑的姿势,僵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被刚才发生的一切惊呆了,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手里的这柄剑虽然是月神化身的爱丽丝公主亲自赐给塞斯瑞特队长的,但这毕竟只是一把仪式用剑,并没有什么神奇的力量,它曾被拥有“峡谷巨鳄”之称的萨德?杰安斯用蛮力击碎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虽然在被击碎后又得到了重铸,据说还添加星金对它加强,但众所周知,星金固然珍贵,却并不具备任何魔法方面的属性,这一点和同样珍稀的秘银是完全不同的。

    它刚才爆发出的那强大的圣光力量,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

    而且,刚才是伊芙提醒他用这一把剑的,难道那孩子知道些什么?可她甚至都没有去过月海,又怎么可能比自己还要了解这一把剑呢?

    在心里一下子涌起来了许多疑问,但骑士却没有再呆滞下去,他看到伊芙已经蹲在了艾丽西娅的身边,也急忙跑了过去。

    “她怎么样了?是不是还活着?”

    一边把罩袍脱下来盖到艾丽西娅赤裸的身体上,罗萨一边急切地向伊芙询问着。

    二十岁的骑士已经经历过很多血腥的战斗了,自然要比一个才十五岁的小女孩更有经验去判断人的生死,但他现在却满怀期待地看着伊芙,希望从她嘴里能听到“活着”这个词。

    罗萨溢于言表的热切期待让伊芙感到很为难,女孩刚才已经把艾丽西娅的上半身抬起来抱在了自己的怀里,但克兰米底长公主的身体却是冰凉的,没有一丁点的温度,而且也感觉不到她有任何心跳和呼吸的迹象。

    巨大的失望从罗萨的心底升起,让他那热乎乎的心都立即变得冰冷了起来。

    骑士不甘心地看向艾丽西娅的脸。

    他看到,那张脸平静祥和,完全没有了不久前的狰狞可怕,虽然眼角已经破裂了,却仍然非常美丽。

    现在,任何人看到她这模样,都只会觉得这是一个贪睡的美少女,从心底感到怜惜和爱慕。

    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孩本就该享有人们的宠爱,而不是遭受那些疯狂的蹂躏。正因为有了她这样鲜艳的花朵点缀,这个世界才不至于过于丑陋、过于无趣。

    在本性凶残的野兽族群里,幼崽们都能得到集体的保护;作为有理性的人类,为什么反而要去摧残这些堪称自己骄傲的存在呢?

    罗萨想不明白,也无法理解。但他知道,只要自己见到那些披着人皮的魔鬼,就一定要把它们送回地狱,有多少就杀多少!

    看到艾丽西娅破碎的眼角边流下的两道血痕,罗萨的心里痛苦地颤抖了一下,他急忙从身上找出一块新手帕,想要为她拭去。

    就在骑士极其温柔地把那两道血痕揩干净了的时候,他突然看到艾丽西娅的睫毛轻颤了两下,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意想不到的状况让罗萨大吃了一惊,他不由自主地猛往后退,几乎摔倒在了地上,然后他慌忙张嘴想要警告伊芙。

    但是,骑士很快注意到了艾丽西娅的眼里并不是那恐怖的黑暗,而是熟悉的紫色,这让他立即镇定了下来。

    不,一点儿都不镇定,巨大的惊喜让他的心跳得比刚才被吓到的时候还要快!

    害怕这只是自己幻觉的罗萨看向了伊芙,那女孩的眼里也溢满了惊喜,这让骑士得到了确认。

    在旁边,照看着乔伊兄妹的班克斯也不禁带着那两个孩子靠拢了过来,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然而,艾丽西娅的眼睛却没有看向众人,而是呆呆望着眼前的虚空,似乎在那里有着什么一样。

    “普莉姆……”

    她轻声呼喊着。

    “普莉姆……”

    她不断地呼喊起来。

    “姐姐,我在这里,普莉姆就在这里!”

    一个声音立即回应着她,而这个声音就在她的身边。

    艾丽西娅缓缓转着头,向上方看去……在那里,一张她无比熟悉的小脸正在看着她。

    那确实是普莉姆的脸,娇嫩可爱,又带着明显的羞涩……

    没错,这是妹妹的脸!

    艾丽西娅脸上露出了微笑,尽管这个笑容非常僵硬,但却让人觉得无比美丽。

    “普莉姆,你去哪里了?你以前那么乖的,从不乱跑……”

    “对不起,姐姐,对不起!我再也不乱跑了,会乖乖呆在你身边的。”

    听到妹妹的话,艾丽西娅的脸上浮现出了慈爱的表情,抬起手来想摸摸妹妹的脸,但她手臂很僵直,抬到一半就抬不上去了。

    普莉姆立即抓住姐姐的手,然后把脸俯下来,贴到了姐姐的手心里。

    温暖的感觉立即传到了艾丽西娅的手里,这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体验到了。冰冷,深入骨髓的冰冷就是这段时间她唯一能够感受到的。

    “傻孩子,也不能只呆在姐姐身边……将来……你还要……王子……”

    艾丽西娅用责备的语气说着,但她的声音却渐渐低了下去,而且变得有些断断续续了。

    “不,我就要呆在姐姐身边!不要离开你,永远不离开!姐姐,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你说好不好?”

    “好……永远……在哪里都……我的妹妹……”

    这是艾丽西娅最后的声音,笑容还凝固在她的脸上,她的手和身体却已经全无力量地往下坠着。

    “不,不要!姐姐,不要离开我!”

    普莉姆发出凄惨的哭叫声,用力把姐姐往自己怀里搂着,似乎这样可以阻止她的离开。

    但是,不管普莉姆怎么哭喊,怎么把自己的脸贴到艾丽西娅的脸上,怎么摇晃姐姐的身体,都再也得不到她的任何回应了。

    艾丽西娅在死后,灵魂被托马斯?比尔兹利的恶毒诅咒禁锢在了自己的身体里得不到解脱,然后被他改造成了一个复仇的女妖。

    在这个诅咒终于被解除后,艾丽西娅的灵魂短暂地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但她毕竟早就死了,对妹妹的挂念虽然非常强大,她的灵魂却必须按照神定的规则去往指定的地方。

    罗萨心碎地看着这一幕,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而在他旁边,班克斯和乔伊也默默地流着泪。

    露西则紧紧抱着她的布娃娃嚎啕大哭着,她虽然完全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小孩子特有的敏锐感受力让她觉得十分伤心。

    在悲伤的气氛延续了一段时间后,罗萨走上前去,伸出手去想要摸摸伊芙的头,安抚她一下。幸亏她及时幻化成了普莉姆,才让艾丽西娅能够在最后放下牵挂,真正带着笑容离开。

    但骑士的手却立即被打开了。

    “别碰我!离我姐姐远点!你们这些坏男人,为什么要害死她?为什么?”

    说着,女孩又呜呜咽咽地痛哭了起来。显然,她已经完全代入到了自己扮演的角色中,真正像痛惜自己姐姐那样痛惜着艾丽西娅的逝去。

    罗萨木然地站起身来,他无法回答女孩的质问,虽然他也是个男人,但他同样无法理解那些能够向艾丽西娅这样无辜的女孩残忍施暴的恶魔是怎么想的。

    也许,那些魔鬼才是真正的弱者吧?它们既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又只敢去欺辱那些没有反抗能力的人,可以说再也没有比这更加卑劣怯懦的行为了!

    就在罗萨想要再开口说点什么来宽慰伊芙的时候,远处却传来了一阵闹哄哄的声音。

    骑士转头看过去,发现那是一小队士兵正在靠过来,而带领着他们的,赫然正是追杀过他的那两个猪头人——莫特迪拉兄弟!

    一想到自己曾被他们穷追不舍,而且作为比尔兹利的手下,他们肯定也曾经欺辱过艾丽西娅公主,罗萨的心里立即腾起了熊熊怒火,拾起剑就迎了上去。

    跟着他迎战的还有班克斯?塔博,刺客虽然已经相当疲累了,但还是嘱咐乔伊兄妹留在原地后就加入了战斗。

    莫特迪拉兄弟在追捕普莉姆失败后,被托马斯?比尔兹利处以了严厉的惩罚,在他面前的地位也一落千丈了。

    猪头人并不知道罗萨等人侵入了宫殿,甚至已经杀死了比尔兹利,毕竟现在夜色还没有完全消褪,连宫殿的卫兵都还没有发觉遭到了入侵。

    他们是因为城里的混乱才出动的,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混乱,如果能够平息它,毫无疑问是重新博得比尔兹利大人的良机呢。

    然而,莫特迪拉兄弟却没有想到竟然遇到的会是罗萨,会是这个让他们遭受惩罚的罪魁祸首!

    于是,双方都怀着极大的愤恨开始了战斗,心里想着的都是要把对方敲得粉碎、切成碎片。

    战况出乎了莫特迪拉兄弟的意外。曾经逼迫得罗萨不得不负伤跳河逃走的他们,现在竟然完全无法抵挡对手的攻势了。而那一队士兵也被班克斯打得七零八落,很快就溃散了。

    等到莫特迪拉兄弟也想要逃跑的时候,他们却陷入了绝境——一个人出现在他们后面,截断了他们的退路。

    那是斯耐普?罗宾。

    他抱着从地下迷宫里救出来的那个小女孩进城的时候,被女孩的熟人认出了,跟随着那人把女孩送到了她亲人的身边,因此耽误了时间、这时候才赶到,却正好堵住了两个猪头人。

    绝望的莫特迪拉兄弟疯狂地发动了反击,想要夺得一条生路。

    但是,仅仅几分钟后,这两头猪就发出了垂死的惨叫……

    这时候,正好月影西垂、凌晨的第一缕曙光掠过了上空,克兰米底城的崭新一天终于真正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