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神之任性 > 第45章 无能狂怒
    “啊——”

    这残酷的一幕让罗萨发出了悲惨的叫声,他泪水大量滴落到了地面上,他的心疼痛得几乎要无法呼吸了。

    强烈的痛苦让骑士在心里发出了愤怒的诅咒,不但诅咒着托马斯?比尔兹利、诅咒着蛇魔尤加,也诅咒着众神。

    但最大诅咒,他却留给了自己。

    无能者!无能者!无能者!

    你这个可耻的无能者,你的努力并没有救到任何人!

    纯真的、美好的、完全无辜的人,就在你的眼前死去了,饱尝着最大的痛苦死去!一朵又一朵,原本鲜嫩可爱的小花们,全部都枯萎了……

    你的无能就是她们死亡的最大原因!

    如果你没有来到这里,至少她们不会现在就死掉!至少她们还有着其他获救的希望!

    在心里严厉苛责着自己的罗萨全身剧烈地颤抖着,对比尔兹利正在向自己袭来的危机都视若无睹了。

    那个托马斯?比尔兹利,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了,现在的他,不但内心是魔鬼,外表也完全变成了怪物。

    它变得很巨大,以至于身上的皮肤都被撕裂了,血糊糊的肌肉和筋腱暴露了出来,看起来既非常恶心又十分恐怖。

    不仅是体型增大了好几倍,比尔兹利的身上还乱七八糟长着很多手臂甚至脑袋——那些手臂和脑袋原本是属于被杀死的娜迦们的,在之前比尔兹利施放法术的时候,娜迦的尸体被吸了过去,然后融入了他的身体。

    这个恐怖的怪物,踏着异常沉重的步伐走了上来,然后抬脚恶狠狠地向着罗萨踩了过去。

    眼看毫无反应的骑士就要被踩成一滩肉泥,班克斯英勇地扑了过去,抱住他奋力往旁边翻滚开,怪物的脚紧接着就踩到了罗萨刚刚在的位置,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巨响。

    这个响声把罗萨从恍惚状态惊醒了过来,然后他看到了一把刀向着自己砍来,立即条件反射地举起了自己的左臂去格挡——他的长剑还遗留在之前的地方,已经被比尔兹利那一脚踩得弯成了一张弓,只能用左臂的盾牌去抵挡这次攻击了。

    利刃砸到了扇盾上,磕碰出了一溜火花。

    虽然这只是比尔兹利身上一支原属娜迦的手臂发起的攻击,罗萨却感到要比之前娜迦们的攻击力量要大得多,几乎让他的整条左臂都被震麻了。

    幸运的是,被蓝铁强化过的扇盾经受住了这次攻击,虽然那些轻薄的叶片被震得剧烈地颤抖起来,发出了哗哗的响声,却并没有被砍断,只是稍微有了一点变形。

    随后罗萨立即往旁边跃离,避开了比尔兹利身上其他手臂发动的攻击。

    尽管心里的悲愤和自责是如此巨大,几乎要将胸膛撑炸裂了,死神冰冷的鼻息喷到了脸上还是让罗萨很快冷静了下来,让他迅速把神智都集中到了应对眼前的敌人上。

    不过,这样的怪物真的是可以战胜的么?

    身上长满了手臂,拿着无数的刀剑,还有着巨大无比的力量,这根本就不是人类可以对抗的吧?

    和骑士同样惊骇的还有他的两个同伴。

    斯耐普?罗宾向比尔兹利射出了所有的箭矢,虽然匆忙,却意外地都命中了!

    这些箭矢是在之前战斗结束后弓箭手从娜迦身上拔出来的,尽管不如新的那么锐利,却仍然具备着相当的杀伤力。

    但让人震惊的是,那怪物并没有任何反应,似乎对它来说这连被蚊子叮咬都比不上。

    班克斯?塔博也勇敢地发动了攻击。他立即遭遇了一大堆锋利刀剑的拦截。

    不过比尔兹利身上这些来自娜迦的手臂似乎缺乏协调性,并没有能够阻止刺客的靠近。

    然而,刺客的攻击却并没有多大效果,他虽然准确地砍中了比尔兹利的脚跟腱,这头怪物却并没有如预期那样倒下来。

    班克斯只好退了回来,他急速地喘息着,胸膛在鼓着气的风箱。刚才那一连串快速的攻击动作对体能的消耗无疑是非常巨大的。

    三个人聚到了一起,从彼此的脸上都看到了无计可施的恐慌。

    刚刚经历了和娜迦的苦战,现在又面对的是超乎想象的怪物,筋疲力尽、多处负伤,等待冒险者们的似乎只有死亡一条路了。

    但还来不及商讨对策,比尔兹利已经迫近了,三个人只好又立即分散了开来。

    这怪物的动作虽然有些缓慢,但毕竟拿着一大堆武器,站太密集了是不好躲避的。

    只是,单纯分散也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吸取了女孩们生命力的比尔兹利体能充沛,冒险者们却疲惫不堪,消耗体力的战术是不可能奏效的。

    实际上,他们的动作已经越来越迟缓了,很难再拉开和那怪物的距离了。

    比尔兹利紧追着罗萨,显然知道他才是这些人的头,想要先把他杀死。

    依靠着扇盾的防护,骑士勉强抵挡着那些不断砍杀过来的刀剑。但是,每格挡一次,他的移动能力就会下降几分,因为承受到的强烈冲击对他疲乏的身体来说是难以负荷的了。

    终于,罗萨在一次格挡后摔倒在了地上,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又麻木又酸软无比,再也提不起任何力气来驱动它了。

    比尔兹利挥舞着刀剑逼退了前来救援的班克斯和斯耐普,然后抬起脚来向骑士踩去,想要把他踩得粉碎。

    罗萨勉强抬起几乎已经丧失了感觉的左臂,把扇盾朝向了怪物踩下来的巨大的脚,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出的抵抗动作了。

    残虐的光芒在怪物的眼里闪动,这是第一个,然后还有两个……杀光了他们之后呢?就继续去找其他可以杀的人吧,杀到满足为止!

    怪物的脚狠狠地踩了下来……

    “砰”的一声巨响……

    拼了命再次冲上来想要挽救同伴的班克斯和斯耐普呆在了原地……

    但他们眼中涌起的却不是悲伤,而是难以置信的狂喜!

    他们看到,罗萨并没有变成一滩肉泥,他安然无恙!

    而那头怪物,却摔倒在了十几米外的地上!

    它摔得很惨,显然是被非常巨大的力量强行击飞的,以至于手里的那些刀剑在摔倒后全部脱离了掌握,散落到了离身体很远的地方。

    目瞪口呆的班克斯和斯耐普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向比尔兹利走去,然后狠狠一脚踹在这个刚想要爬起来的怪物身上,让它立即翻滚着飞了出去。

    这一次,怪物直接撞到了石壁上,发出了轰然的巨响,坚实的石壁表面都被撞裂了不少,而怪物的身体更是撞得血肉模糊,甚至凹陷下去了一大块!

    然后,那个娇小的身影转身走到了罗萨的面前,对他怒气冲冲地叫道:

    “你们为什么不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