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神之任性 > 第14章 逃往深山
    月海的骑士原本计划前往西南方的格里夫港,在那里找条船把普莉姆和伊芙带去月海王国。

    但现在,他却不得不放弃这个计划了,因为在行踪暴露的情况下,要顺利穿越大片平坦地带抵达格里夫港是不可能的。而且,那些船长们显然也不会乐意接待他带过去的那些“客人”。

    菲尔?贾斯特经过极短促的思考后,决定让比塞弗勒斯继续向北方奔驰。

    他曾听说在克兰米底的北方有着连绵巍峨的群山,如果能逃进山里,至少要比在平原上更容易摆脱托马斯?比尔兹利的追兵。

    而且,在山的那边就是亚迪斯帝国的疆域了,到了那里,比尔兹利的追兵就无法像在克兰米底的地盘上时那样肆无忌惮了。

    毕竟对于亚迪斯帝国来说,克兰米底只是一个弱小的附庸国,他们能帮助比尔兹利推翻迪奥赛斯家族的统治,可不代表也会容忍比尔兹利在亚迪斯帝国的境内肆意行事。

    不过,这也是金发的骑士所能做出的唯一选择了,因为刚一来到小山下面,就已经有一群骑兵从东面和南面向他追过来了。

    比塞弗勒斯迈开了四条细长的腿飞快地奔驰着,尽管它的背上载着三个人,仍然要跑得比那些追赶它的马都要跑得快。

    实际上,因为这些追赶者的存在,似乎让这匹白马变得兴奋了起来,高贵血统所带来的骄傲本能让它绝不愿意被那些平庸的同类追上,跑得越来越卖力了。

    看着被拉开了距离,追兵们都拿出了弓箭来射击,试图阻止敌人逃脱。但在不断颠簸的马背上要命中疾驰的目标是非常困难的,这些乱纷纷箭矢几乎没有造成任何威胁。

    只过了不到十分钟,追兵们就失望地看到目标消失在了视野之外,他们不得不减慢了速度,放弃了追逐。

    但在这些停下来的人身后,又出现了另外一队人,他们骑着的都是快马,很快就超了过去,向着月海骑士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菲尔?贾斯特在摆脱追兵之后,继续让比塞弗勒斯高速奔跑了一阵,然后也让它放慢了脚步。就算对于这样的良种马来说,长时间保持疾驰状态也是很容易累倒的。

    普莉姆在颠簸之中早就被惊醒过来了,但这场激烈惊险的追逐显然对这个娇弱的小女孩过分刺激了,把她吓得紧紧缩在了贾斯特的怀里,牢牢地拽着他的衣服,生怕被颠下了马背。

    她这个担心自然是多余的,因为有着骑士坚实有力的双臂在两边钳制,她是不可能掉下去的。

    在比塞弗勒斯进入到一片山林中,贾斯特把普莉姆从马背上抱下来,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小姑娘依然在颤抖着,没有从巨大的惊吓中恢复过来。

    看着普莉姆可怜的模样,菲尔?贾斯特又是怜惜,又有着一种刚刚从凶恶老鹰的利爪下把柔弱的小鸡崽搭救出来了的满足感。

    从强者的手里抢走点什么,可要比掠夺毫无抵抗能力的弱者要更有成就感!

    满怀喜悦的贾斯特找了块干净的地面把普莉姆轻轻地放了下来,然后向伊芙看去,他有些担心那孩子在刚才的追逐战中可能会被流矢伤到。

    让骑士感到安心的是,伊芙安然无恙。

    不过,伊芙的脸上不但没有任何畏惧的表情,眼睛里还闪耀着兴奋的光芒!

    这反而让贾斯特的头痛了起来,因为这个女孩的表现总是出乎他的意料,他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把这家伙继续留在身边迟早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当然,现在还没有真正脱离险境,要把她抛下是不符合骑士精神的……

    贾斯特苦恼地摇摇头,决定暂时不去考虑这个问题。

    他走向了马匹,打算从那里解下水袋,喂普莉姆喝点水,让这个可怜的小姑娘能够稍微镇定下来。

    让骑士失望的是,他只见到了一只干瘪的水袋——在追兵们胡乱发射的那些箭矢中,有一支凑巧命中了水袋,把它穿了一个大洞,里面的水早就流光了。

    普莉姆那边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咳嗽声,而贾斯特自己的嗓子里也正在冒着烟,旁边的比塞弗勒斯嘴边满是白沫、正在用蹄子刨着地面……

    贾斯特只好把水袋摘下来,把破口的地方拧起来打了一个结,然后叫伊芙在这里陪着普莉姆,自己拉着比塞弗勒斯准备到周围去找找水。

    现在分散是要冒风险的,不过,没有水的话,不管是人和马都会很快因干渴而失去体力,那样就无法对抗追上来的敌人了……

    骑士打算就在能听到女孩们喊声的距离内找找水源,如果找不到,就立即回来带她们先离开这里。在现在的情况下,也只能采取这个折中的办法了。

    幸运的是,只花了几分钟,贾斯特就在一片岩壁前找到了水。

    那是一股从岩壁上面流下来的山泉,虽然很细小,却洁净,在岩壁下方形成的水洼十分清澈,几乎能数清楚水底的每一颗砂砾……

    小心地在静静流淌下来的泉水中接满了水袋,贾斯特又用手接着水喝了好几口,然后才让比塞弗勒斯在水洼里去饮水。

    那匹马已经渴坏了,它急不可耐地喝着,而且用蹄子很快就把水洼里践踏得浑浊一片……

    “这家伙!”

    贾斯特又恼怒又怜惜地拍了拍白马的脖子,然后牵着喝饱足了的它向女孩们那边走了回去。

    看到普莉姆和伊芙还好好地呆在那里,骑士放下心来。

    在护送月海的公主们从拉斯特逃到威斯特兰后,贾斯特曾经以为再也不会经历那种逃亡的煎熬了,没想到才过了一年,他又再次护卫着克兰米底的公主踏上了逃亡之旅!

    和以前那次不同的是,这次他是一个人了,没有了卫队的兄弟们帮助,将要面临的危险自然会大得多。

    尽管有着坚定不移的决心,但是否真的能够成功完成使命呢?他的心里不能不对此有着极大的担忧。

    普莉姆小口地喝着伊芙传递过来的水袋。

    身体上的虚弱和精神上受到的巨大冲击,让她看起来更加柔弱可爱了,甚至在菲尔?贾斯特的心里都不禁涌上了一股想在她娇弱的身体上狠狠发泄自己嗜虐欲望的冲动。

    但邪恶的念头在他的心里刚一冒出来,就像烈日下的薄霜一样迅速地被他对正义的极大热情蒸发得无影无踪了,金发骑士看向这个小女孩的眼神立即又重新变得纯净温柔了起来。

    就在普莉姆喝完了水,菲尔?贾斯特拿出一块点心准备递给她,而伊芙看着这块点心直流口水的时候,比塞弗勒斯却不安地打着响鼻,并用蹄子焦灼地刨起地面来。

    警觉的骑士立即抱起了克兰米底的二公主,并在她发出惊叫之前就把她放到了马鞍上,然后自己也跨了上去。

    至于他随手抛掉的那块点心,在掉在地面上以前就被伊芙接住了,而且已经被吞到她的肚子里面去了……

    如果再逃亡一阵,也许还没有被追兵杀死,自己和普莉姆、甚至比塞弗勒斯就会被这家伙吃掉吧?

    尽管有着这样荒诞的担忧,菲尔?贾斯特还是催促着伊芙爬上马来,然后立即驱使着白马离开了。

    不久之后,一队人出现在了贾斯特刚刚离开的地方。其中一个人仔细地查看起地面上的痕迹,然后说道:

    “他们刚刚离开没多久,蹄印还很新鲜。”

    立即有另一个人接口道:

    “不用看蹄印,我的鼻子已经告诉我了,这里还残存着女人的香气……很可口的味道……是的,是香甜的小女孩的味道!”

    这话引起了一片兴奋的哄笑声和口哨声,但却没有人去质疑那个人的鼻子。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追上去吧,我已经有些饥渴难耐了!”

    听到这话,这群人发出了猥琐的淫笑声,然后立即驾着马向菲尔?贾斯特离开的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