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神之任性 > 第6章 塞恩旅店
    塞恩旅店的老板塞恩看着时间已经要临近午夜了,从柜台后面站起来,走到店门口,准备关门结束今天的营业了。

    在他刚刚拽着那扇因日久失修而有些偏斜的店门打算把它强行挤进不相称的门框时,一阵细碎的马蹄声却向这里渐渐接近了。

    尽管已经哈欠连连,塞恩还是打起了精神,他立即又费劲地把那扇该死的门重新推开,准备欢迎新的客人。

    过来的是一匹漂亮的白马,四蹄细长,胸肌发达,有着曲线优美的脖子。这让塞恩一下子就敬畏了起来,因为这样一匹好马价值不菲,它的主人一定不会是个普通人。

    在马儿靠近后,借着店内传出来的灯光,塞恩看清了那位跳下马鞍的骑士的脸,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这是个相当年轻而且英俊的骑士,他那头金发即使在微弱的灯光下仍然闪耀着黄金般灿烂的光芒。

    在下马之后,他伸手去把马鞍上的一个小姑娘扶了下来。

    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姑娘,即使塞恩经营这家旅店已经二十多年,接待过无数的客人,也见识过很多美丽的小姐和夫人了,却想不起有谁能和她相比的。

    这一定是某个大贵族家的小姐和亲随骑士吧?

    经验丰富的旅馆老板这么想道。如果不是那两个人的发色差异太大,他更愿意相信这是两个出来游玩耽误了回程的亲兄妹。

    这个小镇位于交通要道上,经常有些耽误了行程的达官贵人在这里下榻,这让塞恩一直深感骄傲。

    “还有房间吗?”那位骑士语气温和地问道。

    “当然有,有一间漂亮干净的上等房正空着,它足以接待伯爵甚至公爵!”

    “听起来很不错,不过就剩这一间了?还有没有其他的?”

    “其他还有几间……不过你不和这位高贵的小姐住一起吗?”

    塞恩有些诧异地问道,通常贵族小姐们在外边旅行的时候,她们的亲随骑士或者兄弟都会呆在身边就近保护,就算是睡觉的时候也不会落单,女眷如果被人乘虚而入掳走了,对她们高贵的家庭来说可就是难以承受的耻辱了。

    “好吧,就要那个房间吧。”

    菲尔?贾斯特并不清楚大陆上的风俗,不过他曾护卫过月海的公主们,不难理解旅馆老板的意思。

    而且他立即想到了伊芙所说的那个叫正义裁决的邪教,他们确实有可能趁两人分开的时候来把这小姑娘劫走,自然还是谨慎点好。

    骑士和女孩走进了旅店里,旅馆老板也很快把马关进了马廊,然后跟了进来。

    “先生,我想你们一定饿了,我这就去给你们准备食物。”

    听到食物两个字,女孩的嘴角立即渗出了透明的液体,骑士察觉到了这一点,向前跨了一步,把灯光遮挡住,避免她的馋样被旅馆老板发觉。

    塞恩殷勤地把贾斯特和伊芙领到一张干净的桌子旁,就进到厨房里去了。

    尽管只等了几分钟,贾斯特就听见旁边的女孩肚子鸣叫了不下十次……

    “这家伙,明明吃得比我多得多,居然还能饿得这么快!”骑士无可奈何地想到也许应该提醒旅馆老板多准备一些食物。

    塞恩端来了一个大托盘,上面放着一盘热腾腾的切好的烤牛肉,一篮子黑麦面包,还有一个酒壶。

    贾斯特揭开酒壶的盖子查看,发现里面装的不是酒而是果汁。

    “如果先生需要酒的话,我这就去准备。”

    “不,不用了,这样就很好。”

    塞恩转身出去给马匹喂料,他对客人的反应很高兴,对自己的处理得当更开心,经营了二十多年旅店可不是白费的,自然知道这种时候要优先照顾小姐们的需求才能让先生们也满意。

    但他在喂好马回来后,却发现那位骑士正翘首盼望着他的归来,然后他用有些发愁的语气对塞恩说道:

    “能再去准备点食物吗?”

    “当然……还是同样的可以吗?”

    “是的,那样就行了。”

    这两位客人居然这么快就吃掉了那么多食物,让塞恩有些惊讶,原本他认为这样的贵族能吃掉一半就很不错了呢。

    不过那位骑士先生胃口好也是好事,这样的年轻人要能吃才能有干一番事业的旺盛精力呢。

    塞恩微笑着上去收拾托盘,却发现那位小姐的两腮鼓得跟仓鼠一样,而且还在把手里的半截面包努力往嘴里塞去……

    塞恩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不由看向了旁边的骑士,发现他的脸上也同样露着非常尴尬的表情。

    “啊哈哈,小姑娘能吃是好事,毕竟正要长个儿嘛。”

    塞恩言不由衷地说道,然后为避免让客人太过尴尬,立即端着托盘回到了厨房里。

    在又端上了两次食物后,客人们才被震惊的旅馆老板带去了他们的房间。

    菲尔?贾斯特环视着这个房间,发现并不像旅馆老板说的那么好,是足以“接待伯爵甚至公爵的”,但确实相当干净。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不过塞恩很快又从壁橱里取出一套被褥,铺在了地板上,那显然就是贾斯特将要睡觉的地方了。

    堂堂的伍德维斯伯爵并没有因为要睡地铺而感到不满。因为就算他是位公爵,在外旅行的时候也得先把自己放在同行女伴的护卫这个角色上,这是最起码的骑士精神。

    塞恩刚一离开,伊迪斯特兰娜就走到了床前,一头栽进了柔软的被褥里。

    看着她呈大字形趴在床上的不雅姿势,贾斯特不禁皱起了眉头,但很快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骑士走到床前,想把女孩叫起来,让她在睡觉之前先清洗一下自己的手和脸,在不久前的狼吞虎咽中,她可是毫不在乎地让油、面包渣和果汁大肆玷污了自己漂亮的脸和爪子。

    但伊芙丝毫没有想起来的意思,她做出一副已经被床牢牢吸住了的姿势,甚至立即把头转向了另一侧来表示对骑士要求的无视。

    贾斯特只好走到洗脸架那里,将塞恩带路时捎带过来的水壶提起来,把热水注入到盆里,然后从放在一旁的皮革背包中取出了一张自己备用的新毛巾,将它浸湿后拧干了带到了床前。

    在骑士的催促下,女孩把脸转了过来。贾斯特一手轻按住她的头,一边用湿毛巾把她的嘴和脸都揩干净了,然后又叫她抬起手来,把那两支油乎乎的小爪子也清理干净了。

    女孩在这个过程中出人意料地非常配合。只是,她却用一种让人恼火的笑容看着贾斯特为她做这一切,然后还调皮地说道:

    “贾斯特先生,要不要我叫你爸爸?”

    “不,小姐,那还是算了吧,估计被你这么称呼的人不是得气死就是得累死。”

    “那怎么可能?有我这么可爱的女儿,一定会是乐死的。”

    菲尔?贾斯特不想再理她,但在她把两只脚伸过来的时候,却又不得不忍气吞声地帮她把鞋子脱掉。

    伊芙虽然非常能吃,但身材却非常纤细,看着她那两支小小的鞋子,贾斯特心里不禁涌起了这家伙吃的那么多东西都去哪里了的疑问。

    女孩很快睡过去了,金发的骑士也来到了自己铺在地上的被窝里,打算休息了。

    不过,在他睡着之前,又不得不四次起来帮伊芙盖好被子。虽然时至仲夏,但这里的夜里却依然挺凉的,骑士担心这个不请自来的同伴生病会影响到自己的行程。

    但仅仅是这样吗?把这个15岁的少女当成5岁的女童一样照顾着却觉得理所当然是出于什么心理呢?

    菲尔?贾斯特想道,或许这是自己对塞斯瑞特队长和公主们的亲密关系的长期羡慕导致的吧。

    实际上卫队的骑士们谁不羡慕呢?但队长在的时候,大家也只能在心里羡慕,不可能有机会、也不能有勇气自己亲自去触碰那些过分精致的存在吧。

    胡思乱想中的骑士最终还是在疲累的侵袭下沉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