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713、生活明朗,万物可爱
    可真的坐上车,孟桃夭马上就狗鼻子似的连嗅几下:“什么香水味道?卧槽,爱马仕的大地啊,男士香水!”

    钱多多还跟着探头闻了几下,确实有种淡淡的幽香,不过他肯定没有分辨的水准:“嗯,就是那位李总助喷的吧,这个方向最浓。”

    很得意的证明了自己的坚持多么正确,坐得这么远呢。

    真要是有什么厮混,他身上估计也有余香。

    说着放下窗开车。

    孟桃夭依旧能哀怨:“嗯,知道没什么,可还是有种你背着我跟别的女人约会感觉。”

    钱多多哈哈笑:“好的,下次再有这种事情,我就背着你跟人家面对面。”

    刻意改变发音的那个动词,让孟桃夭也会心的笑起来埋怨:“又不是猪八戒背媳妇!”

    钱多多伸手过去牵住,感谢自动挡不用频繁换挡,都结婚快一年了,好像还是这么情浓。

    说好了男女之间的爱只是荷尔蒙冲击产生的原始冲动呢?

    钱多多还主动谈起自己居然是江州小姐选美比赛的上级指导单位,又给了孟桃夭兴高采烈抨击的口实。

    但看起来更多是好奇能漂亮到什么样子,到时候这个资源能不能给营地公司用一下。

    必须得承认,美女资源就是硬通货。

    钱多多回忆下上午看见的文件,分到各个特色小镇的旅游形象大使,参赛佳丽们组成的青春女跑团,在啥都没有的乡村跑模拟马拉松或者趣味赛,比赛中都有担任景区讲解、当地元素才艺表演等等环节。

    虽然基本上都是花样文章,但明显还是花了心思的策划。

    就像芭提雅能从一个渔村发展到如今八十万人,每年接待上千万的规模,几十年来原始动力积累的起步贡献最大。

    社会主义新风尚不允许出现这种手段,却要求在两三年内就见效果,还不能乱花钱。

    也怪不得大多数特色小镇挂羊头卖狗肉了。

    实在是很难做到啊。

    所以在做好基础工作的份儿上,这些锦上添花的策划还是可以适当的运用下?

    好好讨论不了几句,孟桃夭就不着调的怂恿养老小镇可以请选美佳丽穿护士服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

    闲话着牵手的两口子把车开到幼儿园,还在车里聊了会儿天,估摸着才到放学时间。

    早上钱多多送过来的时候穗穗就忙着说今天要值日,别迟到,钱多多飞车送到自己也有事情赶着走了。

    这会儿才看见钱穗穗是怎么值日的,反正一走到幼儿园门口看见,孟桃夭就直接坐地上起不来。

    一共才五六十个孩子的小型精品幼儿园,现在门口一边俩孩子,还斜着挂了幼儿园名号绶带,戴着值日袖套。

    对于刚刚三四岁的孩子,从小培养服务、监督、管理或者说权威意识,钱多多是很认可的。

    可这四个孩子,明显只有穗穗年龄最小是小小班的崽子,偏生只有她最认真。

    让整个幼儿园门口来接孩子的家长们都笑得东倒西歪。

    她自己不笑的,任何一个孩子出门,她都认真的一手叉腰一手划个送行的翻掌手势,同时半侧身弯腰,双脚更是拧成了怪异的丁字步!

    最关键就在于做整个动作的时候,不光动作幅度巨大,带着很做作的恭敬,嘴里不停重复的腔调更做作:“放学请慢走,欢迎明天再来……”

    还有跟随人家脚步的眼神!

    每做一次周围家长就跟河滩上的芦苇被风吹似的,成片笑得弯腰,艰难直起来想拍照摄像,又来一次!

    百看百笑。

    那个执勤的老师都笑得靠在幼儿园门上花枝乱颤。

    天晓得这小不点在哪学来的这种海底捞风格。

    但认真的孩子就不该被嘲笑。

    钱多多只好忍住哈哈哈,举起手机摄像,并且露出很欢喜的表情给穗穗竖大拇指表扬。

    穗穗看见了,连忙又做了个很认真梳理发丝的妩媚动作,脸上露出浮夸而不失尴尬的礼仪微笑。

    家长们只好又笑晕过去一片,孟桃夭都是蹲地上挪过来哈哈哈的抓着丈夫的裤子,不敢站起来再看了,生怕眼泪笑花了妆。

    钱多多也浮夸:“穗穗好棒!”

    于是每个家长都知道了这个浮夸的小不点叫穗穗,接上自家孩子时候都会叫着喊穗穗再见。

    好不容易才把所有孩子都送走,钱穗穗收起笑得都有点僵的表情,习以为常的举起双手要钱多多给她摘绶带摘袖套,老师要伸手都不干,然后等钱多多收拾好,就顺着那手臂往上爬,今天实在是太累了爬不动,懒懒的等钱多多把她送上肩头就耷拉着不愿动了,摆出最舒适的姿势趴那,然后才发现还捂着肚子哎哟哟的姐姐,懒洋洋立刻变嫌弃。

    年轻的女老师倒是对钱多多一家的颜值有了新认识,想偷拍那种。

    最后只能在钱多多客气告别再见以后,偷偷拍了个背影。

    高大宽肩的父亲,年轻漂亮的母亲,还有那跟只懒猫一样蜷在头顶的女儿,衣品都还那么高。

    哪里来的神仙一家三口啊。

    不过要是凑近些,就能听见穗穗已经开始和桃子拌嘴:“讨厌,就是讨厌!”

    孟桃夭仰头争辩:“见面就讨厌我,从小就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喂大你……”

    钱多多听了她这句台词噗嗤。

    主要是画面很感人。

    孟桃夭连他一起骂:“笑什么笑!我看你能惯成什么样儿!”

    只说没事,刚习惯性伸手,穗穗就居高临下的伸腿挡:“不许!不许!”

    哎哟,姐妹俩那叫一个闹腾。

    别人看着还以为是母女俩感情好呢。

    钱多多只好护紧头上的,抱紧怀里的,更显相亲相爱一家人。

    等上了车,前后座的姐妹俩更是你一言我一语,相互寸土不让。

    穗穗词汇量不多,但娴熟运用重复词跟不讲理的秒杀词:“讨厌!”

    孟桃夭妄图用大学本科生文化讲道理,要文静贤淑,不要这样任性赌气,特别是要尊重自己这个姐姐!

    穗穗就反唇相讥:“丑姐姐!”

    孟桃夭难以置信的专门探头看眼后视镜,下午起来的妆容很漂亮很完美啊:“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丑?”

    穗穗双手把额前发丝往后拨一下:“我以后就要长得漂漂亮亮的,才不要像你这么丑,买化妆品都要花好几千!”

    这个清奇刁钻的思路,顿时把化妆当做礼貌的孟桃夭噎住了。

    而且对于清醒认识到化妆品好几千这个细节,那就肯定又是从孟晓渝那里来的。

    钱多多只能装聋子不敢笑!

    这世上他肯定要全力维护桃子,可对于穗穗,更舍不得半点伤害那更没安全感的小心灵。

    这让他的逻辑都有点悖论了。

    所以孟桃夭发现了这个巨大的问题所在,既然钱多多这么忙,以后都由她来接送穗穗上下学!

    反正她都是有司机开车,而且带着央金和旺旺,这也是加深姐妹感情和姑侄关系的好办法。

    钱多多自然是不敢抗拒老婆大人的,只能从后视镜里面请穗穗自求多福。

    可小不点强烈反对!

    孟桃夭甚至又低估了学龄前小童的逆反心理会强烈到什么地步。

    又或者说本来就依恋钱多多的穗穗,被压制以后会怎么反弹。

    但钱处长这段时间确实忙。

    整个特色小镇的工作就如同夜来香一般悄然而坚决的绽放开来!

    既然都已经获得建设部领导的认可,还有江州副市长的直接推动,更有江大全面支持,这种上中下全都有人的局面,干起事来不要太利索。

    万校长专门为此成立了一个公共管理学院和建筑规划学院合办的社会发展研究组,徐沐荣他们就是挂着从这个组下面成立的江州市特色农村经济管理公司去跟发展委对接。

    发展委又把本来是城镇规划办公室对特色小镇的部分管理权和资金调拨、政策优惠等权限下放给特色小镇经济办公室。

    这下钱多多这只有三五个人的小办公室,其实已经掌握了十余个镇的部分权力!

    只因为这些之前的特色小镇全都是建制镇,所以跟镇政府有重叠,才只是名义上的管理权。

    但已经很惊人了,每年的特色小镇扶持资金和优惠政策全都掌握在这里。

    按说这么愉快的就交接部分权限,除了各级领导关注,还是有人等着看笑话的。

    一群刚出校门的毛头学生,不出纰漏才怪了!

    想想那些二十多岁的村官,还在乡村级别苦熬,看你们能瞎整出什么破事来。

    这时候就体现出沈雯的优点了。

    钱多多只给她一个要求,萧规曹随的继续之前的所有资金发放,但再也没有任何新的审批,特别是有些带有时限的扶持资金,只要到了时间就再也没有,雯雯需要做的就是把所有资金调拨按照之前的批文批示照常运转,但不痛不痒的警告提示也开始加大频率,所有之前批示中要求在多少时间要达到什么条件的,现在如果做不到,资金就会逐渐停发。

    那是扶持成为特色小镇的启动资金,不是扶贫的善款。

    有些镇马上就感觉到了压力,开始联动跑发展委,可办公室里永远只有两三个年轻人,有审批权的钱处长永远都不在,雯雯和濮静都是一脸公事公办的:“只要达标,相关统计单位把数据送过来,有相应领导签字,我们该怎么走就怎么走,其他我们也没钱给,所有特色小镇办公室的资金受到审计部门监管,自己想办法。”

    但真要断流,也是一两年以后的事情。

    这才是温水煮青蛙一般,给了压力,各部分还要不要继续混这个特色小镇称号,就得多思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