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全球高武 > 第1013章 计划不如变化快(抱歉,今天就两更了)
    “李部长,饶命啊!”

    方平刚进城中心的督战府,就听到了凤灵的凄叫声。

    督战府,布置极其简单。

    空旷的大厅,墙壁上布置着一副巨大的东林地窟地图,连板凳都没。

    而此刻,体型巨大的凤灵,好像被人削了一大圈,比以前小了很多。

    凤灵,就趴伏在大厅中,有气无力。

    旁边……有个烧烤架!

    方平都怀疑,是不是苍猫偷偷跑来了?

    下一刻,方平知道自己误会了。

    李老头一剑斩出,一片血肉飞起,李老头干脆直接,开始烧烤。

    一边烧烤,一边淡淡道:“你跑了就跑了,非要杀回外域,偏偏还被我撞到了,凤灵,你入了天部,叛徒的下场……你应该知道!”

    “李部长……”

    凤灵声音凄凉,这是只母妖兽,此刻传来的声音也是听者落泪:“小妖没准备逃,当日大战结束,小妖原本准备回归天部……”

    “歇歇。”

    李老头打断道:“这话别和我说,老头子听的忽悠话比你多。外面那些妖族走了,看样子放弃你了,你是说,我到底是烤了你好,还是炖了你好,或者干脆清蒸?”

    “李部长,小妖也有九品境,可以为天部镇守空域……”

    “不需要。”

    李老头说着,侧头道:“你要吃点吗?”

    这话出口,凤灵才挣扎着抬头看了一眼,等看到了方平,哪怕是伪装后的方平,也是鸟脸剧变!

    方平来了!

    死定了!

    “部长……不,人王大人,小妖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凤灵瑟瑟发抖,完了!

    真的完了!

    它这运气……没谁了。

    这刚来外域,就被李长生给撞到了,现在连方平都来了,凤灵绝望的想自杀。

    我逞什么能啊!

    早知道如此,打死也不去天命王庭了。

    方平看着它,笑道:“别害怕,我不吃你的肉!何况你本来就是妖族,本来就和我们不是一伙的,逃跑很正常,我不见怪。”

    他越是这么说,凤灵也是恐惧。

    “大人……”

    “好了,少废话吧!”

    方平打断道:“你的肉,我吃不下,上次失禁的事我还记得,苍猫都不吃,你觉得我会吃?”

    说着,打趣道:“老师,这鸟肉你也吃?不怕沾染点屎尿屁?”

    李老头淡定自若,无所谓道:“你还是没受过苦,这可是大补的好东西,别说失禁,它就是当面拉了,拉出来的也是能量,也是大补物。”

    方平失笑,坐下道:“长话短说吧,我在这边待久了,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嗯,没什么大事,凤雀,姬瑶的那只鸟。凤灵追杀的就是这只鸟……”

    凤灵叫屈道:“李部长,小妖只是劝说殿下回归凤族,可没有追杀它。”

    李老头看着它,淡淡道:“再插话,老头子想吃点凤髓。”

    凤灵瞬间安静下来,再也不敢吭声。

    李老头继续道:“我遇到凤雀,它给我传音,有大事要找你,你那个散财童子,这次好像又想给你散财了。”

    方平笑道:“还有这好事?别说,姬瑶还真是我的福星啊!以后攻破了地窟,不如给地窟建立一座雕塑,就雕姬瑶如何?解放地窟的大英雄!”

    李老头懒得理他,继续道:“凤雀还没死,不过不好带回去,现在被我塞到了地下,用气血之力封藏了,也快死了,救吗?”

    “我去看看再说。”

    “好。”

    ……

    两人自顾自地说着,没人管凤灵,丢下了凤灵直接去了地下。

    半残的凤灵,却是依旧不敢动弹,哪怕没人禁锢它。

    长生剑客在这,方平在这,它敢再跑……还是直接自杀算了,不然死的更惨。

    ……

    片刻后。

    方平见到了几乎只剩下一口气的凤雀。

    这只凤凰,这次真的差点死了。

    不过毕竟是八品金身境强者,哪怕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看到了方平,那也是迅速一股脑地将姬瑶的计划说了一遍。

    说完了,满眼祈求道:“方平,帮姬瑶也是帮你复生之地……”

    方平摸着下巴,淡淡道:“事情可没那么简单!姬瑶疯了吧?居然让这些人聚集围攻我们!你可知道,一旦天植王庭这些势力,看到了这样的局面,同时出兵,人类有多危险?”

    “我看……姬瑶搞不好憋着坏呢!跟我来苦肉计!到时候我真出现了,也许百位九品缠住我片刻,很快就会有多位绝巅杀来!”

    方平嗤笑道:“苦肉计,我也会用!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了?脑残的决定!人类这次真的有了损失,我和姬瑶没完!”

    姬瑶居然让这些人来外域!

    稍有不慎,爆发了大战,那就是天大的麻烦!

    还有,现在他正在做大计划,结果眼看着要施行了,可姬瑶那边很可能差不多也在那时候进入了第三关考验!

    玛德,给自己添乱呢!

    自己分身乏术,怎么去杀人?

    还有,一旦是陷阱,那麻烦更大!

    这么多强者汇聚,自己的计划可能要出现巨大的漏洞。

    一旦自己在界域之地开战,时间拖延片刻,就有可能给这些人可乘之机,杀入地球,攻破地球!

    原本,外域没这么多强者,人类还是有抵挡的希望的。

    “该死!”

    方平骂了一句,早不来晚不来,倒是这时候来了,真会给自己找麻烦!

    沉吟片刻,方平沉声道:“不过若是真的……倒也不是没机会!”

    李老头看着他,凝神道;“方平,多线开战,人类这边毕竟只有你一人具备绝巅战力,很容易出现大问题!要不就是其他计划先拖一拖!”

    方平微微抬手,沉吟道:“老师,你说有没有办法让他们狗咬狗?”

    “嗯?”

    李老头迟疑道:“天命王庭算一方,界域之地……他们未必敢去吧!界域之地明显有绝巅坐镇,以地窟那些人胆小怕死的风格,敢去找麻烦?”

    “若是界域之地的人先杀他们的人呢?”

    “你说你伪装?”

    李老头摇头道:“很容易被人猜到是你!界域之地和他们没什么冲突,无端端起了冲突,稍微有点智商,都会多想三分。”

    “这倒也是,而且界域之地这边,我也不想多生事端。”

    方平想了想,缓缓道:“界域之地、天命王庭都会成为这次计划的一方势力,外域也算一方!王屋山这些势力算一方,我们算一方。

    这样一来,五方势力会参与进来。”

    方平说着,蹲下身体,在地上写写画画,标出了五方势力。

    “另外,邪教、海外仙岛、御海山、天植王庭、天外天,这五方当中,天外天和海外仙岛现在自顾不暇,未必会参与,其他三方……都是有可能会参与进来的,不能忽视!”

    方平再次加入了三方,这下子,八方势力齐聚。

    “8个阵营,我们的目标是界域之地,王屋山这些人的目标是外域,剩下的还有天命、天植、御海山、邪教!”

    方平轻轻敲了敲地砖,笑道:“老李头,你说,有没有希望让这四方混战起来?”

    “如何混战?”

    李老头头疼道:“联手打我们差不多!你想的真美!”

    “未必!”

    方平眼神闪烁道:“我在御海山,其实还是有点希望的!妖剑客,可以说是御海山范围中,现在实力最强的一位妖族统领!它是莫问剑的妖仆……”

    “莫问剑已经现身!”

    方平淡笑道:“无妨,不过是一具肉身傀儡罢了!李老头……你……就是莫问剑!”

    李老头呆滞。

    “你,有诛天剑!诛天剑在手,你就是莫问剑!告诉妖剑客,之前那个只是你控制的肉身,你有诛天剑不说,你还是剑道强者,这符合莫问剑的人设!而我,其实是你培养出来的,你就说你有大计划,一统三界,如今人间已经落入你手!”

    李老头继续呆滞。

    一旁,凤雀也是眼神无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你现在想统一地界,需要它来助你一臂之力!你金身九锻,长生剑客之名,无人不知,也是这个时代最耀眼的天才……妖剑客智商一般,只要忽悠的好,没问题的!”

    李老头忍不住道:“这样能行吗?我对莫问剑几乎一无所知……”

    “没事,回头我教你怎么说!”

    方平笑道:“按照我说的去办,问题不大的!忽悠了妖剑客,让它带领御海山妖族参战!我要把这水给搅浑了!让人不知道我到底想干什么,到底会出现在哪,到底在不在地窟……”

    方平说着,继续道:“妖剑客的目标,便是天命王庭!姬瑶想让我出手,这女人智商为零,我真杀了那么多九品境,保管很快人类会成为众矢之的!

    我今日敢杀百位九品,明天就敢杀百位绝巅!

    人类,会第一时间成为所有人的公敌!

    姬瑶只考虑她的利益,真以为我会轻易出手,给自己和人类留下大患?

    倒是御海山一方……很有意思,对方既独立,又属于万妖王庭,占了便宜没事,吃亏了,万妖王庭会派妖族来助战的,这是它们一贯的风格!”

    “御海山九品妖族很多,妖剑客只要有点能耐,收服一些九品,问题不大,让它将天命、万妖两大王庭拉下水,很合适!”

    方平起身,踱步了一阵,继续道:“剩下的便是邪教和天植王庭了!派人去找桦禹!这家伙不会甘心的,不会甘心王庭被黎桉掌控!桦王虽然进入了天坟,可桦王域势力不弱。

    哪怕古川,也不敢现在轻易动桦王域……”

    李老头头更大了,“没那么简单吧!古川和天榆在,桦禹一个八品境,敢这时候制造混乱?”

    “他敢的!前提是……足够的安全和足够的利益!”

    方平笑道:“我都想好了,有个家伙……其实可以合作!”

    “谁?”

    “槐王!”

    “……”

    李老头呆住了!

    凤雀也惊呆了!

    谁?

    槐王?

    方平笑道:“这家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唯利益至高!你以为他真的想当三姓家奴?没实力罢了!现在,他在天植王庭都人人喊打,古川和天榆都视他为眼中钉……

    你说,我若是和他说,联手铲除古川和天榆,让他和桦禹合作执掌天植王庭,他有兴趣吗?”

    李老头凝重道:“小心把你自己给赔进去!他没那么简单,若是真的那么简单,早就死了,逍遥不到现在。”

    “我知道,所以也没打算和他合作,不过倒是可以给他和桦禹牵线,这俩家伙,一个缺乏中坚力量支持,一个缺乏顶尖战力配合……合作,倒是能在天植王庭占据一席之地。

    这一点,他们也明白。

    所以天植王庭这边,我希望看到的是内部出了问题,无法掺和这次的乱斗。”

    李老头再次皱眉,这事很容易弄巧成拙的。

    方平没管这个,再次道:“其实最让人警惕的,应该是邪教!”

    方平开口道:“邪教,藏在暗中,暗中的敌人才是最危险的!我不信强大的邪教,在这时候会一点动静没有,之前在地球闹出动静,就是明证。

    他们也希望闹点事出来!

    对付邪教,靠我们不行,一家之力对抗邪教,哪怕赢了,那也损失惨重!”

    方平轻轻弹了弹手指,“邪教,必定不会老实龟缩在大本营中的!这次,搞不好就有邪教的人会出现!邪教强大,之前排榜,大家都看到了。

    对付邪教,唯有大家齐心协力才行!

    可是,人人都怕死,谁会当这个出头鸟?”

    “你想如何?”

    李老头头疼了,方平心很大,很贪。

    你还想让所有人都对付邪教不成?

    方平笑道:“人人都希望变强大的!大家其实都在争!我是,他们也是!要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强者入天坟的事了!如今,三界留下来的绝巅,就没人希望变强?

    还是之前的那个话,天狗在邪教,夺取了天狗残骸,有希望继承天狗的一切!

    那就是超越天王级的存在!

    你说……大家会动心吗?

    邪教虽强,可现在大家联手,拿下邪教还是没问题的!”

    方平说着,忽然摸起了下巴,“果然,情况越分析越透彻!你说,我若是提前对一些人透露,我要灭杀三大界域之地,你觉得如何?”

    “你疯了!”

    “不,我会告诉他们,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诱邪教出来,我要击杀邪教强者,削弱他们的实力,找到他们的总部,夺取天狗的残骸!”

    方平眼神闪烁道:“我要把我的目标改一改,起码在别人眼中,我是为了邪教,而不是三大界域之地!三大界域之地就是个添头!

    其他人不说,禁忌海上的疯癫道人,上次未能入天坟,这次知道天狗的消息,我不信他不动心!

    包括委羽山、王屋山这些地方的绝巅,会不动心?

    现在,不灭物质他们是不会太动心的,也不会贸然出手的。

    可若是……成就天王之上呢?

    这是最好的机会,否则,等其他人从天坟中出来了,如今的那些绝巅,都没任何机会了!

    现在不争,以后就得等死,我不信,这些绝巅到了这时候,还真的糊涂!

    之前不去天坟,那是怕,觉得没希望。

    可现在,说实话,除了三位帝级,任何人实力差距都不会太大,一个不是对手,两个人联手也能占据一席之地。

    五位绝巅联手,帝级也未必就能赢!

    所以,现在的战力,绝巅就是巅峰,就是三界霸主,大家都有希望!”

    前面不去,那是没希望。

    天王都一大把,很多人觉得自己去了除了死,没别的了。

    可现在……那就难说了。

    “你如何能让他们相信,天狗的尸体就在邪教,而且可以继承天狗的一切,方平,绝巅都不傻……”

    “天狗的尸体,真的在邪教。”

    方平笑道:“这是一位神主告诉我的,临死之前说的,我觉得不会有假。难就难在,如何让大家相信……”

    方平有些为难,让人相信,这是不容易的事。

    尤其是那些绝巅相信!

    “其实也不需要人人都信,我也不会人人都说,只要三五人知道,三五人相信,到时候,其他人都会闻风而动,三人成虎就是如此!”

    方平说着,喃喃道:“也许……也可以让邪教的人自己说出口,这样大家都会相信了!我觉得无面说的是真的,天狗尸体真的在邪教!那若是邪教强者真的出现,也许可以利用一下。”

    李老头有些听懂了,沉吟道:“你是要暗中联络一些强者,告知他们一些事,让他们暗中见证这一切?方平,这是玩火!”

    他也不觉得方平需要如此冒险!

    “你其实可以等等的,何必这么着急!”

    方平摇头道:“错了,绝巅这边,需要一个点火的人!没人点火,不温不火的,那绝巅之间的局势会一直如此持续下去,这其实对我们不利!

    他们不急,可我急!

    他们本就比人类强大,他们可以等天坟开启……我们不行,你知道的!

    所以,得让绝巅的这个圈子也乱起来,乱了,我们才有机会!”

    “我之前立下诸天万界榜,就是为了让邪教成为众矢之的,可惜不够,因为只有威胁,没有好处。得威胁和利诱都足够了,大家才会动心!”

    “……”

    看着方平侃侃而谈,李老头感慨万千。

    这家伙,现在越来越像张涛了。

    当然,还欠缺许多,没有张涛那么老谋深算,没有张涛那么强大,也没他有经验。

    可方平,的确在迅速成长。

    李老头心中感慨一阵,开口道:“我只说三点。”

    “第一,邪教一旦没出现,你现在做的一切,只会给你增加大麻烦!”

    “第二,邪教出现了,其他人却是不信任你,而是趁机联合邪教……方平,你可能会被围杀,你考虑过这一点吗?”

    “第三……你如何确定,你联系的人,没有邪教的暗子?”

    方平再次点头,“有道理!那计划得变变……不去通知,不提前告知!我有点思绪了,天幕!我需要一些帮手,在一些绝巅所在的地方,关键时刻播放天幕!

    我会在邪教武者出现的时候,布下天幕,到时候,闹出动静,被那些绝巅知道。

    若是邪教强者暴露出天狗遗骸在邪教,那这些人必然会出手的!”

    “那若是没暴露呢?你还是有大麻烦!”

    “那就只能逃了!何况,何时开启天幕,我当然是在自己有把握的时候开启,只要天狗之事是真的,自暴的概率不会太低的!”

    李老头想了想,这和之前的计划,冲突倒是不大。

    就是增加了一些保险措施。

    如此算来,也不算亏。

    “那随你,不过让谁去那些绝巅的家门口等着播放天幕,这可是极其危险的……一般人恐怕都靠近不了。”

    方平眼神闪烁道:“还是有人选的!未必要人类强者,比如……某位怂王!告诉他,配合一下,不然我去找他麻烦,你觉得他会干吗?让一些属下出面而已,又不是他自己出面。

    就是干点杂活,没什么的!

    怂王再怂,他底下的人也不敢违背他的命令,而且他还是地窟有身份的真王,他的人也是人畜无害,哪怕出现在别人家门口,也未必会引起外人的敌意。”

    李长生无语,凤雀却是迷糊,松王?

    松王不是死了吗?

    还有,自己来报信,是让方平出手帮助姬瑶,可方平……好像没这意思,不,倒是准备了,让御海山妖族出手。

    可这靠谱吗?

    凤雀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方平了。

    以前,它觉得还是知道一些方平性格的,现在是真的不太明白。

    姬瑶恐怕也错估了形式!

    姬瑶觉得,她出卖了队友,方平会欣喜若狂的,可现在听来,方平并无任何欣喜之意。

    方平却是不管它,他要迅速安排好一切了。

    天命王庭的事,未必是坏事,当然,也未必就是好事。

    不过,天命王庭的变故,倒是让方平觉得,这也许是自己搅乱三界的引子。

    ……

    这一日,方平迅速安排了一些事下去。

    李老头被他安排去了御海山,和平山王的联系,方平这次安排了力无奇当信使。

    包括海外那位疯癫道人,这次会由水力一族出力干活。

    至于天植王庭,方平暗中让人联系了桦禹,他和桦禹是有联系手段的,至于槐王,方平没管,只是让桦禹去转达自己的意思,至于行不行,看他们自己的。

    至于凤雀和凤灵,凤雀被方平劈的就剩下小半个脑袋,被方平精神力封锁,硬生生塞进了凤灵的肚子中,然后让人押送凤灵回归地球。

    至于那些躲在暗中监察的妖族强者,能发现才有鬼了!

    它们能看到凤灵被押送走,却是绝对无法感应到凤雀的存在,凤雀被砍下来的那些残肢,当天就被东林城的强者们瓜分了,肉香味传遍了东林城。

    于是,暗中观察的孔悦,感受到了无比凄凉的一幕,凤雀真的被人复生武者给炖了!

    非但如此,这一日,地窟中还有一条消息传开了!

    方平……消失了!

    据说,只是据说,潜入了禁区当中!

    可能和当初一样,去了四大王庭之中一家的皇城,至于去了哪……未知数!

    这下子,四大王庭不管信不信,都得乱一阵子。

    这也是方平的小小策略,不管如何,拖一下四大王庭的步伐也好。

    疑神疑鬼的,这才会让他们产生一些犹豫。

    他其实是不希望这时候四大王庭掺和进来的,不过拖不住的话,掺和进来了也无妨。

    时间,很快过去。

    3月22号,几乎眨眼而逝。

    3月23号,方平和各大势力约定的日子到了,强者齐聚,准备在外域开辟新战场。

    ps:不行,老鹰写的太卡了,得稍微停停,今晚两更了,明天我看看情况,可能会请假一天修整一下,当然,晚上理顺了,明天就不请假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