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娱乐韩娱 > 第三二八七章 李孝利的神级脑回路
    “所以?”

    李孝利眨眨眼睛,声音中带着一丝莫名的味道,“作为‘姐姐’,我有必要为大家的未来负责。”

    “为大家负责,那是应该由我来做的。”林安然说道。

    “所以,你做到了吗?”李孝利反问。

    林安然深吸一口气,“所以,你昨天过来,其实就是来怼我的吧?”

    “你可误会我了。我是孩子们的姐姐,是你的女人,也是你的奴纳,终究是要多想一些事情的。我可不想看到有一天,家中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受到伤害。”

    “那这跟你把金雪炫往我身边推,有什么关系?”

    林安然的声音变得有些不耐烦,不是因为李孝利这份拿大的口气,而是她这口口声声,觉得未来他对她们的感情会有所变化而感到不满和愤怒。

    或许,还有一毕害怕?

    李孝利起身走到他身边,白皙柔嫩的小手抚摸上他的脸庞,明媚的双眸中闪过一丝迷茫,“那一年和你交往的时候,为这事,我还和小乖她们狠狠地吵了一架。你别说话,听我说!”

    林安然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眉头皱得更紧了。

    因为他发现,此时的他,已经不能通过她的眼睛看透她在想什么了,这种失去掌控的感觉,没有让他感觉到不安,也不会让他感觉到不安,只是让他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太自信、太自大、太自以为是了,连自己这一世真正意义上的初恋,都没有真正看透过。

    果然,孙艺珍呀孙艺珍,你其实是个预言家吧?

    “你其实也是知道的吧?否则,我们有了孩子之后,你也不会取一个小乖的小名,就是为了报复那个时候小乖质疑我们的感情。”

    “只是你终究不清楚,那段时间,我们的争吵到底是为了什么。”

    “从我第一次带着你回去见她们之后,那天晚上,小乖就告诉我,你不是一个安心过日子的男人,也不一个安份的男人,不愿意看着我掉入火坑。”

    “那个傻丫头,她都能看出来的,我能看不出来吗?”

    “不!我看得出来,似乎看得更仔细、更清楚,但我有自信能够掌控住你这个小男人。”

    此刻的李孝利脸上满是自信与得意的笑容,眼中更是充满了回忆的色彩,“事实证明,我的确做到了。那时的你,哪怕与佳人和智贤意外地发生了关系,以你那重情的个性,却依然没有做出脚踏三条船的举动,甚至从来都没有和我提过这件事,让我有了一份最完美的初恋。”

    “如果,那时你没有离开,该多好?”

    “或许,我们现在已经组成了一个美好的家庭,站在阳光下,享受着所有人的祝福,拥有着那份美好。”

    李孝利的声音渐渐低沉,幸福的憧憬渐渐变得失落而低沉,但她终究是国民妖精,是天下敌李孝利,不会被这份失落所打倒。

    否则,这些年来,她也不会当好姐姐这个角色了。

    “有些时候,我比你更要了解你。不要否认,也不要说什么违心的话,更不要……让我看不起你。哦对了,我忘记了,刚刚我还让你别说话呢。你呀,对女人总是那么尊重,都有些过份了。”

    林安然叹息着握住她的手,轻声道:“那不是过份的尊重,我没有那么伟大。只是亏欠了你们,终究是要偿还的。”

    “对呀,你就是这样想的。所以,你的心里装着我们所有人,但凭心而论,真的对每一个女孩都饱含着爱意吗?一个人的心只有那么大一点,你的爱已经分给了我和泰妍太多,别的孩子们,又能分到多少,又有多少只是单纯的接受着你那以爱为名义的亏欠?”李孝利的另一只手轻轻按住他的唇,“不要说谎哦,我会瞧不起你的。”

    “每个人的心的确只有那么大一点,我也承认,你说得没错。但这些话,以后别再说了。终究,她们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也都爱着我。哪怕是欺骗,也总比让她们发现,我只是用欠疚来回应她们的爱更好。”

    一个人的心,怎么可能装下太多的另一半?

    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爱情,这种感情如果真的那般轻松与写意,也不会有流传千古的爱情,世世代代被人们所铭记与崇拜了。

    真要是有这种情况,要嘛是欺骗,要嘛就是这个人根本就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也就无所谓在心上装多少人了。

    林安然没有渣成渣,而且对眼前这个女人,他有着深深的爱意,也有着同样的亏欠与愧疚,让他无法再掩饰自己最深的心。

    说出这番话之后,他也感觉轻松了不少。

    “轻松一些了吧?”李孝利温柔地笑道。

    “就不能一直装作不知道吗,这样把话挑明,要是让她们听到了,会伤到她们的。”林安然无奈苦笑。

    李孝利轻笑出声,“不是你让我说的吗?”

    “我是让你说把雪炫往我身边推的原因,不是让你感怀一下过往,然后说出这些事情来!”林安然哼道。

    “不说这些,我怎么说理由?难道,让我说给孩子们解释的那所谓的理由吗?”李孝利反问道。

    林安然一时语塞,随即有些暗恼——今早的他,可是被李孝利好好压制了一番,得找机会找回场子才行。

    李孝利察觉到了他的危险,但并没有退缩,更没有害怕,反而更加坦然了,“我之前说过了,我是孩子们的姐姐,要为她们的未来负责。三年之约后,你的时间也会变得很紧凑。到时,没有了爱情的羁绊,只是单纯的愧疚,又能持续多久?三年、五年,还是十年?当你觉得愧疚弥补足够了,或许,就会渐渐忽略掉她们吧?那才是对她们最大的伤害。”

    “所以,一个人,甚至是几个人的羁绊不够,你就用数量来让这份脆弱的羁绊变得稳固?”林安然终于明白了这个女人的意思,很想问她一句:这么神的脑回路,你是怎么想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