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明鹿鼎记 > 【0595 一片血海】
    “太傅大人啊,还请太傅大人原谅了他吧?都是气话,男人生气的时候,说两句过头的话,不值得记仇吧?太傅大人大人有大量,想必不会与他计较。”李元翼劝道。

    韦宝呵呵一笑:“我们叫宰相肚里能撑船!可惜我不是宰相啊!来啊,将申景搷押回府中!”

    一队宝军大声答应,将申景搷按着往总裁府大门中走。

    近三百名反对韦宝的两班大臣,还有他们的家奴三千,这么多人在场,楞是没人敢吭声,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申景搷被押入韦宝的府邸。

    近三百名反对韦宝的两班大臣的家奴三千,看上去人多势众,呜呜泱泱一大片,但是和已经集结成队列的,站的整整齐齐的上千总裁卫队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宝军一百人就差不多能教训这近三千人了!这些家奴就算大都是孔武有力的人,也完全没法和军队相提并论。

    具宏、李元翼、李贵、洪霙等人不停的互相看,紧急的用眼神商讨对策。

    大家心里都明白,申景搷被抓走,问题并不大,因为藏匿誓约的事情,是具宏一个人负责的,申景搷并不知情,不必担心申景搷泄密。

    不过,当着近三百名反对韦宝的两班大臣的面,还有这么多在场的人,在韦宝府邸外面,已经至少有五六千人了,拥挤的水泄不通,若是当着这么多人都不保护申景搷的话,他们这些两班大臣的脸面就太伤了。

    “太傅大人!请放过申景搷大人吧!可以让他当众道歉!”具宏大声道。

    韦宝一抬手,阻止了正带着申景搷进入了总裁府大门的卫兵继续往里面走。

    几名卫兵停下来,申景搷已经吓得浑身打颤,在总裁府外面,他不怕韦宝,但是进入了韦宝的总裁府,说不怕就是假的了,对于韦宝和天地会的种种传闻,在朝鲜官场和民间传的甚嚣尘上,反正就是不停的妖魔化韦宝和天地会就是了,妖魔化的时间久了,很多不实传闻,连这帮人自己都相信了。

    申景搷感觉自己若真的被韦宝扣押,九成九是出不了这个门了。

    “那好,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本来你当众撒野,在我的府邸外面闹事,我现在就地斩杀了你也无不可!”韦宝轻描淡写的要挟道。

    申景搷满脸淌汗,连续点了两个头。

    虽然没有很丢脸,但是与申景搷刚才气势强盛的与韦宝的对抗的局面比起来,这时候的申景搷已经很丢人了,连带着在场的朝鲜两班大臣们也很丢人。

    “申景搷犯错,我可以宽恕他!给朝鲜官场一个面子,但是,拘押一日是底线!另外,刚才说罚你们十万两纹银,那是给老百姓的,要想在一日之后释放申景搷,得再加十万两纹银!我同样拿出来赠予汉城的老百姓!希冀能稍微改善一些大家的生活。”韦宝朗声道。

    韦宝这番话说的很漂亮!银子人人喜爱,十万两纹银啊?这么大的数目,便是对朝鲜最富有的人,便是对朝鲜的王来说,也是天文数字了,但是人家韦宝,可以说捐出来就捐出来,毫不犹豫!

    就这份气度,可以说普天之下也找不出几个人。

    而且,把罚没朝鲜官员的银子给朝鲜的老百姓,这招收买人心的妙招,等于将韦宝凌驾于朝鲜官场之上,更等于进一步将韦宝自己摆在了朝鲜老百姓的利益代言人的这么一个崇高位置上。

    韦宝的做官原则一直是与传统官场反着来的,一直都是看下不看上!

    别人当官都是看上不看下!

    韦宝更加看重人民群众的威力。

    “好!”

    “感谢太傅大人!”

    “多谢太傅大人!”

    “太傅大人是大好人啊!”

    各种叫好之声此起彼伏,轰然热烈。

    这让韦宝很是享受,笑吟吟的向所有人群招手致意。

    这个宣传效果太好了。

    这么一来,不但等于变向的坐实了近三百名两班大臣刺杀韦宝的事情是真的!至少所有的老百姓都会这么看!

    也等于将韦宝和朝鲜老百姓彻底融合在一起了。

    “太傅大人,这太过了吧?要十万两纹银?还要拘押申景搷大人一日?”具宏面露难色道。

    “嗯,还要他即刻当众道歉!这是我的底线。”韦宝淡然道:“我这已经很很宽宏了,你们觉得不合适吗?”

    这合适吗?

    一帮两班重臣都被韦宝气的说不出话来,呵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你是谁啊?

    但是这种话,这时候再也没有人有胆量说出口,韦宝给人的感觉很独裁,似乎谁再敢不知死活,韦宝立马能下令他的军队将他们都斩杀当场。

    李元翼轻声对具宏道:“我看先服软吧!等到了五日期限,韦宝找不到图谋他的证据,我们再反攻不迟。”

    洪霙也轻声道:“不错,看样子,不管结果如何,我们与韦宝军队的一场血战都是很难避免的了。”

    具宏无声的叹口气,遂对韦宝道:“好吧!太傅大人,就如你所言,不过希望你能善待申景搷大人。还有,如果五日期限到了,你们找不出什么所谓的,我们勾结在一起要谋害太傅大人的罪证,该如何呢?”

    “你说如何?这个事情是事实,我在发行的报纸中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找不到罪证的话,只能说明你们藏的太好!没有罪证就没有办法追究而已!还能有什么?这里找不到罪证,而逃脱审判的事情还少吗?”韦宝冷淡道。

    “太傅大人,话不是这么说的吧?若是凡事都不依据律条行事,朝鲜的法度何在?何以管束百姓?大家以后都可以信口雌黄的指证别人了吗?那岂不是要造成天下大乱?”具宏冷然道:“本来我们配合太傅大人的调查,已经是做到了最大的让步,这件事情,本可以局限于朝鲜上层知晓。但是太傅大人非要捅出来,弄得整个朝鲜都知道,人人自危,这是太傅大人自己造成的吧?我们现在问的是,若是太傅大人找不到罪证,该如何?”

    本来这番威逼,一众反对韦宝的近三百名两班大臣,是要等到五日期限到了的时候,再来找韦宝麻烦的时候说的。

    但是具宏眼见着韦宝气势太盛,太能拉拢老百姓,现在不得不提前威逼韦宝了,否则将被韦宝怼的无处容身。恐怕等不到五日期限到了的时候,就要被韦宝在舆论上压制的无法存活了。

    具宏等人更怕韦宝到时候实在找不出罪证,恼羞成怒,来一场提前上演的血战。

    朝鲜人即便想好了与韦宝大军的血战无可避免,也是立足于防守的基础上,而不敢主动进攻的。他们的每一步,基本上都是被动的,除了相约刺杀韦宝这步棋。

    相约刺杀韦宝这步棋,本来也没错,无奈韦宝的情报系统太厉害,提前听闻了风声,才被韦宝抓住了一次几乎不算机会的机会,作为突破口。

    “找不到你们罪证,我就随便你们这帮贪官污吏贪赃枉法,只手遮天就是了!否则,你说该当如何?”韦宝笑道。

    一众反对韦宝的近三百名两班大臣那叫一个气啊,什么叫随便我们这帮贪官污吏贪赃枉法,只手遮天?现在是你在朝鲜只手遮天吧?

    具宏因为自己知道藏匿誓约的重大秘密,关系重大,所以不敢再怼韦宝,而是看向西人党重要大臣李贵!想要让李贵说话。

    李贵也知道具宏可千万不能被韦宝抓走,所以挺身而出,问韦宝道:“太傅大人,不要避重就轻!你动用了这么庞大的人力物力查一件莫须有的事情,若是查不到任何消息,难道你不该给整个朝鲜一个交代吗?我劝太傅大人息事宁人,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我们都可以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现在就收回这些报纸吧!否则,届时你必须给我们整个朝鲜一个说法!至少,太傅大人自己也没脸再待在朝鲜的土地上了吧?”

    韦宝瞪视李贵:“你说我没脸待在朝鲜的土地上?我难道不是朝鲜的太傅?难道你一句话就可以让朝鲜的太傅不能来朝鲜?朝鲜的老百姓们答应吗?”

    本来韦宝问的是李贵,但是随着韦宝的问话,在场的老百姓和天地会的士兵一起高声呐喊:“不答应!不答应!”

    气势强盛,地动山摇!

    李贵和一众反对韦宝的近三百名两班大臣差点没有被气的冒烟,都感觉这么与韦宝斗嘴,实在是没有意思,这人太能瞎胡扯了,反正就是不说正题,不回答主要问题,不肯说出找不到罪证的后果就对了!多说无益!

    李贵想示意具宏带人走算了。

    韦宝却不干了,对李贵道:“你都听见了?你代表的了他们吗?我知道你,你是帮助李倧推翻光海君李珲的主要大臣,光海君李珲适宜不适宜再担任朝鲜的王,这要大明朝廷决定,你们凭什么擅自决定!?本来这事我正在尽力的在大明朝廷斡旋,你偏偏在这个时候出来闹事!你是何居心?来人,把这反贼拿下了!”

    几名总裁卫队的卫兵大声答应一声,毫不犹豫的冲上前面,又将李贵按在了地上。

    具宏和一众反对韦宝的近三百名两班大臣几乎要被气的吐血,那个申景搷的事情还没完,这下怎么又把李贵给拿下了?李贵是议政级别的大臣,这可非同小可,地位并不输给申景搷的。

    到底还让不让人说话了?

    “太傅大人息怒!李贵大人也没有说错什么话吧?你这样随便拿人,让朝鲜朝廷的颜面何存?太傅大人请给主上一些面子吧?”具宏急忙道。

    韦宝眯了眯眼睛:“给李倧一些面子?你这是要挟我吗?有理说理,我是李倧的老师,我如果不是给他面子,我何苦这么找罪证!?”

    韦宝说着,对在场的所有人大声道:“这些两班大臣密谋要刺杀我的事情,已经签署成了一份契约,并且,他们都联名签字了,我有确凿的人证!这人证,就是他们当中的人!我本可以在第一时间动手,但是我怕牵连太大,闹出大乱子,伤害到老百姓,才一忍再忍!但是你们现在都看到了,我忍耐的结果是什么?我苦心要保护的老百姓被他们一再欺负,他们还想将我赶出朝鲜,朝鲜是大明的土地,我是大明的人,更是朝鲜的人,我的心,疼爱你们,他们却要扼杀这份疼爱,要将所有的朝鲜老百姓推向水深火热!”

    韦宝越说越激动,简直化身为演讲魔人了,大有为了革命事业献身的伟大节操。

    只可惜,韦宝现在已经不是普通人,不是在后世的白色-恐怖的环境下演讲的什么党员,而是在朝鲜已经拥有了显赫地位的太傅大人,所以,韦宝的这番热血演讲的气势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韦宝的话,半文半白,但是意思表达清晰,这让半数以上的朝鲜老百姓感激的涕零,绝大部分老百姓受到了感染,热泪盈眶,就算没有被很感动,也绝对认同韦宝!

    所有人憋了一会儿,发出了地动山摇的吼声,要求惩办这些欺压老百姓的贪官污吏。

    具宏和一众反对韦宝的近三百名两班大臣吓坏了,今天他们来找韦宝的麻烦,只是希望息事宁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却没有想到韦宝转眼之间就将芝麻绿豆的小事弄成了这番局面。

    洪霙赶紧道:“太傅大人息怒,我们这就散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在王宫见过主上再说吧?同朝为官,大家有事情好商量,不必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您说是不是?”

    “是你妈!”韦宝很少见的爆了粗口,他还并不知道这个人是驸马洪柱元的爹,是公主贞明公主的老公公,只是觉得这个人处处抓的住要害,切入点很准,很难缠,纯属反对自己的这帮朝鲜两班大臣当中,智囊级别的人物。

    韦宝这次都还没有说拿下洪霙,总裁卫队的士兵们便义愤填膺的冲了上来,将年过花甲的老迈洪霙一把按在了地上。

    躲在一众反对韦宝的近三百名两班大臣吓得要死,却还是本能的喊出了一声:“父亲!”

    韦宝耳朵尖,一下子就听见了,指着洪柱元道:“就是你一直从中挑拨,若不是你,我估计这些两班大臣也不会一错再错,来人,把洪柱元父子一并拿下了!”

    立刻又有总裁卫队的士兵去捉拿洪柱元。

    韦总裁好爽啊,第一次体会到了权力的快感,想抓谁抓谁,想干什么干什么,想怎么样怎么样,独裁统治的确容易让人上瘾,让人疯狂,真是不错的。

    虽然还远没有到独裁统治的局面,但是韦宝在现在这个局部,的确是主宰者一般的存在了。

    一众反对韦宝的近三百名两班大臣,他们的四千护卫人员,在宝军近两千士兵面前,就像一对小肥猪,只有待宰的份儿。

    本来两班大臣们带来大批护卫是来吓人,来保护他们的,可是既没有起到吓人的作用,更没有起到保护他们的作用。

    具宏和李元翼见韦宝一步步的升级,似乎大有将在场的两班大臣一网打尽的态势,知道这个时候,一份誓约已经不重要,都再也忍不住了。

    “太傅大人,你要做什么?这么随意逮捕重臣,你是要造反了吗?你不要忘记了,汉城还有三万多王室大军,容不得你如此胡来!”李元翼大声喝道。

    具宏也道:‘太傅大人赶快停手!若再是如此,我们拼了性命,也要捍卫王室的尊严,捍卫朝鲜朝廷的尊严!’

    “捍卫你妈!来人,全部抓了!违令者杀!”独裁的统治,就是有这么一点极大的好处,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在一个人的手里,集中在一个人的嘴里,韦宝的话,对于所有天地会的人,所有天地会的人相关人员来说,就是圣旨,不,比圣旨要厉害的多,就是天道!

    韦宝似乎在此时此地,已经化身成了天道法则的制定者!

    随着韦宝一声令下,场面顿时大乱!

    具宏和近三百名反对韦宝的两班大臣自然不甘心就这样被抓,看样子,一场巨大的变乱已经无法避免。

    他们都想不通,韦宝就凭着这么点人,怎么敢在汉城戒严了的情况下这样做?

    朝鲜王室的军队可是有绝对的优势的,就三万多人,对不到两千的韦宝大军,光是人数优势就足够了。

    韦宝也没有想那么多,就真的是一时之间气冲上头了!没有怎么想到自己个人安危。

    总裁卫队的人,还有统计署总署的随行人员,立时与两班大臣们的家奴打斗在一起。

    天地会都是军人,军人出手都是杀招,即便统计署的人有些是没有上过战场的,但是杀人训练可是没有少训练,下手并不输给军人。

    在这种狭窄空间杀人,统计署的特工也比军人更有经验。

    这真的是一片血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