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还看今朝 > 第七卷 第七十七节 骄横
    赵占涛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自己女儿的表情变化。

    女儿是个很聪慧而又积极乐观的女孩子,所以说实话,他不是很担心女儿的爱情和婚姻问题,他相信女儿有自己的主见,能够冷静理性的找到属于她自己的真爱。

    问题是赵占涛不希望这一天太晚,如果能够为女儿创造一些机会,他当然乐见其成,当然前提是女儿要感兴趣,他可不会去做那种拉郎配的蠢事儿。

    “嗯,爸,你别说,这个沙正阳在我们这几届里的确传得神乎其神,都说他善于表现,每每被领导看重都是因为他做的事情正好符合领导的口味,在宛州是合了当时的市高官林春鸣的胃口,而到长河集团却正好切合了省委省政府想要打造世界五百强的意图,所以你提到的出海战略和沿江零售布局战略才会那么让省里边领导看重。”

    赵羽洋并没有觉察到“老奸巨猾”的父亲的意图,只是顺着父亲的话题延伸。

    她在这样一个家庭长大,耳濡目染,对于体制内升迁的艰辛自然是有所体会,父亲从一个财政局办公室副主任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锦城区区长位置上,其中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和拼搏,她自然清楚。

    她一直认为父亲才五十岁就能走上这样一个副厅级岗位上已经相当优秀了,她也一直以自己父亲的表现为荣,但是却没想到和自己一个大学毕业的只比自己大上几岁的一个校友只用了短短八年时间就走到了自己父亲用三十年才走上的位置,这也太夸张了。

    “羽洋,这个说法是带有很大的偏见的。”赵占涛笑了起来,“实际上领导们的胃口喜好不难了解,特别是一届党委政府的工作思路其实早就在每一届的党代会和人代会的报告中表露无遗了,这不是什么秘密,就算是可能需要一些细化和具体,但只要有心人肯花心思去琢磨,都能熟知,关键在于你如何在你自己的岗位上结合自身工作来做出成绩,实现组织的意图,这才是关键。”

    “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能做到前一点,就是了解掌握组织和领导意图,但是能做到后者的,也就是能够结合自身实际工作做出优异的成绩,让组织和领导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恐怕就真的百里无一了。”

    “我再举个简单例子,你在团省委工作,团省委的工作思路一方面要紧跟团中央,同时又要紧扣省委在这一阶段的意图,那么怎么来做好这两者的结合,同时还要这一类以务虚居多的工作中创造性的做出新意来,这才是关键,我现在给你点明了,我相信你们团省委里其实也有不少人知道,可谁能创造突破,做出新意,特别是要结合汉川实际,扣准省委的中心工作来拿出值得一看的成绩来,我想这才是核心。”

    “知易行难,这个道理放在哪里都一样。”章学敏也接上话,“就像我们银行防控风险,削减坏账,道理很简单,大家也都明白,无外乎就是那几套,可问题是怎么做好,怎么支持以恒的坚持,怎么在一个基层网点都能做到这一点,既要保证效率,顺利开展业务,又要尽可能的规避风险,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综合体,大家就是在这其中不断的寻找平衡点,而平衡做得最好的,就是优秀者。”

    “对,所以沙正阳能做到这一点绝对不是侥幸得之,那肯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研究琢磨,对该项工作花了心血,加上他本人的确在这方面有突出能力才能做到,那些在那里说沙正阳是踩着狗屎运或者正好赶上某个领导欣赏了的说法都是写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角色,不值一提。”赵占涛淡淡的道:“羽洋,你很聪明,多听多看是应该的,但是要记住更要有自己的主见,不要人云亦云。”

    “爸,人家又没有说什么。”赵羽洋美颜绯红,忍不住顿了一下脚娇嗔道:“人家不过是转述了一些人的观点罢了。”

    “其实很简单,要了解一个人是有真材实料还是浪得虚名,你具体多接触一下不就知道了?”赵占涛不动声色的道:“任一杰不是邀约你去参加他们的商讨么?汉大百年校庆的确是一件大事,作为汉大学子都应该尽一份心一份力,羽洋,这种事情你不该后人才对。”

    “嗯,上一次我是的确没空,我也知道这种事情我该参加,所以刚才任一杰一说,本来下午我还打算去打一打网球的,我都放弃了。”赵羽洋看了看手上的卡通电子表,“爸,妈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赵家一行三人走到停车场时,正赶上了这幅场面。

    赵占涛没有开车,他在这方面还是很注重的,不过作为省建行副行长的章学敏单位上是配得有公车,而章学敏早在七八年前就已经学会了驾驶,所以她主动放弃了专职司机,自己开车,不过这几年上级又有要求,要求领导干部都必须要配司机,不能自己开车,主要是防止出车祸,不过像节假日,章学敏还是给司机放了假,自己开车。

    省建行在北海和海南房地产火爆时都投入巨大,结果跌在坑里起不来了,抵押回来的除了搁在海南和北海的土地和烂尾楼外,也就是一大堆走私车。

    后来通过缴纳税费办理了手续重新在汉川上牌,像皇冠、公爵王、佳美、雅阁、思域、蓝鸟这些日系车也都收归行里交给行里使用了,章学敏也就选了一辆偏小的思域,作为女性开这类车也更轻便合适。

    这年头也没有什么公车私用一说,领导为了工作方便减轻司机工作压力,这还是好事。

    可巧章学敏的那辆思域就停在公河煤业老板邱大礼的那辆奔驰旁边,三个人好像也绕不过这边儿上。

    彭友和的粗暴狂野看在胡成峰和沙正阳眼里也是忍不住皱眉头,这就是一个县委副书记的素质和水准?

    “彭书记,我今天是在休息,我记得我也专门向您和周主任汇报过说五一假期我值的是1号班,后边儿几天我有私人事情需要安排,今天也是专门来汉都和一些朋友相聚商量一些事情,所以也请您理解。”

    汪亚光从对面沙正阳和胡成峰的目光里感受到了一份支持,虽然他也清楚和彭友和闹翻不会有好结果,但是如果这个时候退缩了,恐怕自己不但会在这些校友心目中的印象大打折扣,同时也会在诸如杨光泰、岳潜平、邱大礼这些人面前丢失尊严,同样更为重要的是有些东西不能丢失,这个时候一旦弯了腰,恐怕一辈子都难以挺直了。

    在这个问题上,汪亚光的头脑无比清晰。

    “再说了,彭书记,小黄也在,他也没有喝酒,他送杨局长回县里也没问题,未必非要我陪杨局长一道回去吧?”

    汪亚光的语气温和而理性,甚至带有一些商量的口吻,但是却没有退缩。

    彭友和却感受不到这一点,凶狠的目光在汪亚光身上和背后的几人身上来回搜寻探索,似乎是要掂量汪亚光为什么这么强硬。

    不过这只是他的一种错觉,汪亚光知道即便是没有这些大学校友们在背后,他也不会低这个头,因为对方的要求毫无道理,甚至是专门针对自己而来,自己一旦低头,只怕明天县里边就会要传开,而自己恐怕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印象也会大大失色。

    彭友和在县里的确很有威势,下边也有一帮人,但是同样和他关系不睦的人也很多,比如县长陈康有和县委副书记兼县纪委i书记孟中华都和彭友和关系恶劣,甚至他直接分管的工作,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刘德刚也一样和他关系冷淡,经常因为工作缘故发生争执。

    “汪亚光,老杨让小黄送回去当然没问题,但是我现在就要安排你一起送老杨回去,回去到县委办去给我马上那一份文件到汉都来,我要马上用,这是我的命令,我的要求,你觉得不对,那你马上给周英秀打电话,看他怎么说!”彭友和恶狠狠的注视着汪亚光:“如果你觉得我这个县委副书记安排不动你了,那你最好辞职!或者你是要我亲自给周英秀打电话?!”

    彭友和也不傻,他当然清楚在被人休假的时候随意安排别人工作不合适,没有一个充分的理由说不过去,所以他才想出了这一出来。

    汪亚光同样清楚,县委办主任周英秀是个老好人,性格偏软,如果彭亚光给周英秀打了电话,周英秀肯定会服从彭友和的安排让自己马上回去拿文件,而那个时候自己作为一个副主任既不服从县委副书记的命令,又不服从直接领导的安排,哪怕再有充分理由,但是也会有些被动了。

    如果再有一些有心人的以讹传讹之下,说不定就会变味,变成自己年纪轻轻恃宠而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