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大医凌然 > 第653章 工作量(求月票)
    噗嗤!

    一名年轻的医生笑出了声,并向顺势看过来的刘依琳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儿,内心里,年轻医生还略略有点得意:吸引到了刘医生的注意力呢,接下来,不知道怎么方便做个自我介绍。

    就在他的脑电波在飞速交错的间隙,冯志详的目光也扫了过来。

    “手术室的规矩,都忘掉了吗?”冯志详教授的声音不高不低,像是在讲台上,用话筒在说话似的,有点娓娓道来的意思。

    手术室里的年轻医生们却有些短暂的思维僵硬,这样的语气,很危险啊。

    刚才笑出声的医生也是僵直了,小心翼翼的看向冯志详教授。

    “不教而诛谓之虐,你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吗?”冯志详教授手里拿着手术刀,眼睛盯着笑出声的年轻医生。

    年轻医生心里徘徊着“诛”和“虐”,小心翼翼的道:“唾液容易污染手术室。”

    “恩,不是容易污染手术室,是会容易污染手术室,所以,我们才要戴口罩,对不对?”冯志详教授循循善诱。

    年轻医生点点头。

    “张口回答我。”冯志详教授严厉了一秒钟,又恢复了慈祥的样子。

    “是,哦,对的,对的。”

    “恩……”冯志详教授微微点头:“行了,滚出去吧。”

    “啊……”小年轻愣了一下,转瞬就被朋友给推了一把。

    他这才醒悟过来,连忙出了手术室。年轻医生被赶出手术室,是家常便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大家看着他,连同情都不看。

    得亏遇到的不是本科室的主任,否则被屌一堂手术都算是“为你好”了。

    回过头来,冯志详教授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再微笑面对凌然,道:“咱们继续,现在等于先做一个腹部探查,看看他命怎么样。”

    参观室里,王副院长已经是笑出了声:“冯教授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喜欢聪明的年轻医生,讨厌剩下的。”

    “有天赋的做医生,没有天赋的为什么要浪费材料呢。我记得以前的时候,冯志详教授是说过这样的话的。”碎管副主任说着摇摇头:“后来就不听他说了。”

    “地位不一样了,说话方式当然要不一样的么。”旁边一名主任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参观室内众人亦是纷纷点头,他们都已经是熬出头的高阶医生了,对于其他高阶医生如何屌小医生,并不是特别在乎。

    凌然也不是如此。在他的印象里,人在社交中表现出来的态度是变化莫测的。就好像一个女孩子,很可能前一秒还在对其他人发火,但看到凌然,又会做出温柔如水的模样。

    凌然从来都不试图去整理混乱,他更在意客观的世界。

    比如说,眼前的这名患者李刚。

    凌然小心翼翼的为他做着探查,而探查的结果,很可能决定着患者是否能够接受手术。

    这也是胆囊癌比较残酷的部分。因为发现的普遍较晚,很多胆囊癌的患者,打开腹腔以后,一轮腹部检查,就发现扩散已超过预期,就只能关腹了结。

    否则,患者即使不死在手术台上,术后的预后也不会好。有些患者做了手术,生存是时间反而比不做手术的还要短,这样的手术,也就没有意义了。

    “不要怕,可以用手摸。”冯志详教授说完,对另外两名助手也道:“大家都可以上上手,看一下腹腔内的情况,摸一下有什么关系,解剖出来的人体,和手术中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尤其是患癌的组织,今天的病人还是比较典型的,都来摸一下。”

    于是,在凌然做了腹腔内探查之后,徐稳和旁边的三助,也都上手摸了摸。

    徐稳也就罢了,旁边的三助小医生整个人都外露出了兴奋。

    他是病人的管床医生,也就意味着是整个医疗体系中最底层的医生,在手术室这种高端地方,许多管床医生都是进来报告一下情况,说明一下病人的日常状况,以及药品的禁忌症等等,该赶出去的就赶出去了,能做个普通手术的三助都相当难得。

    他也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有上手的机会,尽管只是摸了摸。

    手术室里的小医生们也齐齐发出羡慕的“嗷”声,至于刚才被赶出去的小医生,已经没有人记得他的名字了。

    冯志详等三个人都摸过了,才笑了笑,道:“我以前刚从医学院毕业的时候,到医院,最感慨的就是医院的医生的胆子小。当然,那时候的医生技术水平也比较有限,其实不用说这么委婉,就是技术差,设备也差,学校条件更差,所以啊,少数那么几种有限的手术,主刀医生都做的战战兢兢的,哪里有我们上手的机会。”

    凌然等人听着,也没有插话的机会,就看着冯志详一步步的开始做分离了。

    冯志详一边做,一边说话:“我第一次摸胆囊,估计都参与了10次手术了。说来也可怜,那时候的医生自己都做不好手术,真的是完全按照书本上做的。手术中那叫一个紧张啊,动作都走行了,还不让我们说话。我们几个小医生当时有问题,刚开始不懂,就问出来,主刀医生立即喊:噤声!就是有点文言文的那个词,吓的我们啊。”

    “我们那时候学点东西,都要在台下练的熟悉再熟练,还有考试……”

    “理论都要背下来,好多理论,现在看来,都是错的了,但那时候的老医生可不管这些,有严厉的,一定要我们考到100分,考到100分才有资格上手术,所有人于是都拼命的背,但是,上了手术也不一定能上手,想想真的是够苦……”

    冯志详做着正常医生在手术中最常做的事:聊天。

    凌然在主刀手术的时候是不聊天的,因为他不爱聊天。

    徐稳其实也有点这方面的倾向,如果是他自己主刀手术的话,他最多就是自己哼歌什么的。不过,徐稳毕竟是伺候过许多位师父的,陪聊的基本技术和意识还是有的,见冯志详聊的开心,他就配合的问个傻问题:“所以您以后都是特别注意这些。”

    “对啊,老一辈的好东西要学下来,糟粕也要丢弃嘛。”冯志详见有人接话了,说话就更振奋了。

    他做过太多次的公开手术或者示范手术了,对此早就没了畏惧。

    到了冯志详的地位,要说从心所欲有点过了,但是手术期间,维持个人习惯什么的,别人也没法指摘什么有没有人指摘,他也不是特别在意了。

    手术室里,于是全是冯志详的声音,且多是回忆往昔的故事。

    参观室里的几个医生也只能听着,一名主任听着听着,忍不住了:“这个故事我的听过两遍了。”

    “三遍。”王副院长道。

    “四遍。”碎管副高叹口气。

    “要不起。”祝同益发现众人都看过来了,坦然道:“我骨科的,没事也不听他瞎叨叨。”

    众人皆笑。

    笑过,发现手术室里,竟安静下来。

    王副院长面色一变,赶紧去检查对讲系统,却发现是正常的。

    才松一口气,就听手术室里,重新传来冯志详的声音:“这个病人运气不太好啊。必须清扫到胰头后淋巴结了。”

    “至少没有转移到胰脏。”徐稳小声道。

    “恩。这个工作量比较大了。”冯志详说着低头,就他这个年纪来说,扫淋巴结是很辛苦很疲倦的活计了。

    “我来帮手吧。”凌然稍微换了一点站位,他有完美级的淋巴结清扫术,更没有谦让的必要。

    冯志详自然同意,于是,两人面对面的低下头,各自扫起了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