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2586章 皆许法诀
    金光很快散尽,众人一起回过神来。

    察曼立在那里,很满足的抚须微笑,魏同也差不多,微低着头,似是掩饰内心的喜悦,圆虚则凝重的看向周舒,周舒还是一脸平静。

    圆虚沉声道,“诸位,这件事不要透露出去。”

    察曼笑道,“你放心吧,老夫自会管束弟子,魏老儿,你也会吧?”

    魏同顿了顿,“圆虚,你明知道里面……”

    圆虚皱了皱眉,带着些悔意道,“老衲只知道是很不错的法诀,却不知道是这东西,若早知道,老衲根本不会当着你们的面解除禅力锁,那不是害了你们和杨仙士吗?”

    “呸!”

    察曼瞪了两人一眼,怒道,“害什么害?就算是仙界禁法,也没什么不能学的,只要不在仙界用就行了,我说你们两个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胆子也忒小了,连禁法两个字也不敢开口吗?这里是琦玉宗,怕什么!”

    魏同想要说些什么,又摇摇头,“算了,反正学都学了。”

    圆虚也不理他,只看向周舒道,“杨仙士,你领悟了多少?”

    周舒微叹口气,“十之二三吧,不过……这真是仙界禁法吗?”

    圆虚沉声道,“是,你不要和别人提起,在仙界里也不要使用,尤其是在禅修面前,不然很难保证不出事。”

    周舒顿了顿,看向几人道,“晚辈虽然领悟不多,但也觉得这门法诀并不邪恶,为何会列为禁法呢,几位前辈?”

    有机会当然要问问。

    察曼看也不看周舒,大步往里面走去,“我去教训那些弟子。”

    魏同苦笑了下,“你问我也没用,禁法是流传下来的,老夫也不知道,不过圆虚可能知道,杨容,我去外面等你,不打扰你修炼了。”

    一下走了个干净,只圆虚愣在原地,“这两个人……”

    周舒睁大了眼睛看着他,脸上全是求知欲。

    圆虚滞了滞,“仙界禁法的标准,只有仙庭来定,我们又怎么能清楚呢……”看了眼周舒,他犹豫着道,“刚才我们看到的降魔杵,之所以被仙界列为禁法,大约是因为出自天龙寺的原因。”

    “天龙寺?”

    周舒很有些疑惑,大半是装出来的。

    圆虚点了点头,“那是龙族佛修建立的寺庙,在仙界你是看不到天龙寺的,他们的确有很多精妙玄奥的法门,但却……不适合仙界修行者修习,学多了有害无益,所以被仙界列为禁法,你明白了吧?”

    “明白了,多谢前辈指点。”

    周舒很是诚恳的行礼,虽然谁都能看出来,仙界的理由实在牵强得很,连圆虚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圆虚松了口气,慢慢退回角落,“老衲也该入定了,仙士有闲的时候,多来这里。”

    周舒点点头,招呼了平安一声,很快离开。

    平安已经恢复了平静,只心里仍有点不安,“你学了这个,可别拿来对付我。”

    周舒认真道,“怎么可能。”

    平安有点庆幸的道,“不过学了也很好,我想遮天和优昙都会害怕这个……”

    周舒似有所悟,“阴葵族,害怕龙族吗?”

    平安小声道,“嗯,仅次于慈航宗的那些家伙,而且龙族还更麻烦一些,慈航宗你不去惹,她们很少来找你,而龙族离阴葵界可近得多了,也不知道打了多少回。”

    周舒轻轻点头,“我明白了。”

    书页里的法诀叫做降魔杵,的确和降魔咒法有很大关联,它也是咒法的一种,和降魔金轮一样,金轮用以困敌,降魔杵则一击降魔,很完美的配合,不过杨白只教了他降魔金轮,大约是还不会降魔杵。

    很特别的是,降魔杵和降魔金轮一样,虽然出自佛门,但都不是依靠禅力业力才能发动的法诀。

    几乎所有的力量,当然也包括法则之力都可以催动这两种降魔咒法。

    这类所有法则之力都能发动,不限法则种类的法诀,被称为皆许法诀,每一种都很难得。

    这类法诀有一个特质,就是带有某种特殊而强大的效果,比如降魔金轮,就是捆魔的效果,无论神魂还是肉身,一旦被金轮束缚,就再也逃不出去,而降魔杵还要更强一些,凝聚法则之力,发动强势一击,威能比一般法诀强出数十倍不说,还能震荡识海心神,就算修为比自身高出许多的敌人也难以禁受,会陷入短暂的失神状态,确实是非常强悍的法诀。

    也难怪察曼和魏同明知道是禁法,也舍不得放弃,要学到手。

    魏同本身攻击力就不行,降魔杵帮他弥补了一部分缺点,对他很重要。

    至于察曼,他那强悍的肉身加上降魔杵,无疑让他的实力提升了一大截,他内心的喜悦,任谁都能了解。

    而这些特殊效果的来源是什么力量,学了这类法诀的大多数人都不清楚,周舒也是,而他觉得就像小石头的黑雾一样,可能是一种神秘而未知的法则之力。

    总有一天他会弄清楚的。

    当然,他的降魔杵绝对不是只学了十之二三,而是基本学会了,和杨白一起待了十几年,怎么可能还要那么久,不过他打算推演到接近完美,再去使用或是想法改进。

    在魏同的护卫下,两人好生逛了一会,又去了四五个宗门才返回城内。

    回到当铺的时候,其他人看周舒和平安的眼神都有点不一样了。

    周舒只笑笑,把琦玉宗里的事情说了一遍,问他们想不想学习仙界禁法。

    函若没有思索就答应了,想要找回哥哥的她,不会错过任何变强的机会,而剑老却犹豫了,最终还是没有学,周舒也没有说什么,他能理解,剑老只对生死法则和轩辕道感兴趣,而且身为剑灵,他依附主人的心始终没有改变过,不像修行者那样执着于自己。

    在连云城停留了数十天,他又去找过圆虚几次。

    在圆虚那不厌其烦又深入浅出的教导下,周舒总算把舍利经文里的禅理弄懂了一部分,目前他虽然还不能施展禅力法诀,但差不多有了看懂一般佛经的能力,按照圆虚的话来说,只要继续感悟念诵,了解禅道使用禅力都是迟早的事情。

    这就够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于是,周舒和小招他们告别,带着平安离开了连云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