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2557章 遭劫
    从仙舍里出来,周舒去广场卖符。

    这是他这些年一直做的事情,每当缺钱的时候,他总会想到这个,这次也不例外。

    画符这种事,学好了就受益终身。

    二十年来,他总共赚了一万多仙玉。

    他只卖两种符,平均每天只卖十几张。

    一种是五行盾符,脱胎于陶龟,其效果和明钻甲几乎没有差别,不过只能持续三息。

    明钻甲是很特殊的三品仙器,仙界罕有,只有拍卖会上才能买到,至少也要卖到四五百仙玉一件,而周舒的五行盾符,一枚仙玉就能买到三张,对大多数得不到明钻甲的修行者来说,也算是相当好的替代品了。

    谁都会遇到危难时刻,有这种符箓是可以救命的。

    它的销路很好,刚拿出来,用不了一刻钟就被买光。

    而另一种符箓的销路还要更好,每天都有人在广场等着周舒,一旦出现立刻就围上来。

    巨口符,名字听来有些古怪。

    它利用的是吞噬法则的特性,指代饕餮的巨口,符箓因此得名。

    使用后,能生成一张巨口形状的护壁,将大多数攻击吞掉,是仙界里常见的一种防御符箓。

    很多人都卖巨口符,卖得价钱不算贵,用仙石就能买到,但知道根底的人只买周舒的,而且宁可付出多几倍的代价,一枚仙玉两张。

    别人的巨口符,在吞噬掉一定量的攻击后,就会承受不了力量而炸开,不少人都因此受伤,这也是巨口符很难用的原因,而周舒的巨口符,吞噬的力量比其他人多一点不说,而且完全不会炸开,在承受限度满的时候,会化作一道白色烟雾,直冲上天。

    这一点不同,让周舒的巨口符供不应求。

    不少人试图窥探到其中的秘密,买符箓研究,威逼周舒等等,当然,都没有任何效果。

    他们不会知道,那符箓里面不止是吞噬法则,其中还有更高阶的能量法则,符墨是壶老帮忙炼制的。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种符箓,都不是法符。

    如果是法符,周舒可舍不得每天十张的消耗,它们不是纯粹的法则之力的聚集,法则之力占了百分之一不到,只起引导作用,更多的符箓效果,都是靠符墨符纹来完成的。

    虽然因此消耗了大量仙玉去买珍稀材料,(如果是法符的话,周舒至少能多赚三万仙玉),但肯定值得,节省的修炼时间不说,光是符道上的进步,就很让周舒满意。

    其实周舒能卖的符箓远不止这两种,还有更多更好。

    比如出自万魂宗的吸魂符,源自生死法则的食尘符,单独一张就不止几枚仙玉了,但周舒只自己画了一些备用,他不想展露太多能力,尤其是五行和吞噬法则之外的能力。

    身处仙界,一举一动都需谨慎,现在被人知道的越多,将来遇到的危险就越多。

    收了小小的摊,在广场转了几圈,收了几张还行的玉简,去酒楼买点仙酒,再悠悠然的回仙舍。

    这二十年来的日子,好像真的很闲适啊。

    还在前世的时候,周舒最向往过这种日子,恨不得过一辈子,但现在他很清楚,悠闲的背后有多么辛苦,修仙路无止境,走上去了,就永远都不会真的悠闲。

    经过城主府时,魏同匆匆忙忙的出来,看见手上拿着酒壶的周舒,投以鄙夷的目光,“你还有心思?”

    周舒举了举手,“怎么了,前辈?”

    魏同走近几步,沉声道,“官船被劫了,如果报告没错,应该就是你们那十艘回新月城的官船。”

    周舒愣住了,“官船会被劫,还是新月城的?”

    “别以为这种事情不会发生,至少这是老夫几千年来见过的第三起……虽然也挺少的,”魏同点点头,神色有些严肃,“郑楚界那边刚报过来,老夫要去看看,这肯定是凶榜中人干的。”

    “郑楚界?”

    周舒神色微凝,疑道,“那不是去新月城的航路吧?”

    边雪给的仙界界图他早已经记熟了,上万个界全在心里,无一遗漏,郑楚界在仙界边缘,附近就是方圆界,想到这里,他的眼神微微一滞。

    魏同皱了皱眉,“不是和你说过了,正常的航路已经完全被九幽鬼王破坏了,起码还要三十年才能恢复,这段时间要回新月城只能绕路,你们的官船应该是先走仙路经过方圆,再穿过齐国界群回新月城,这些年那段路的确不太平……杨容,你一个新月城的监察,连自己官船的路线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周舒摇摇头,“是晚辈的错,没想过官船会出事。”

    “卖你的符去,老夫要走了。”

    魏同摆了摆手,很快不见。

    周舒依然往回走,但到了仙舍就交清了费用,然后去琦玉宗告辞。

    “要走了?”

    察曼有一点意外,而那群弟子们都围了上来,脸上都带着不舍之色。

    “啊?才练了这么几年就要走啊。”

    “杨兄,你要走了,我们就少了最好的对手,我们自己又不能打……”

    “不要走,你要有什么难事,我们帮你!”

    “对,我们帮你!”

    周舒一一举手行礼,微笑道,“诸位兄弟,我要做的事,你们也都在做,谁都帮不了谁,我们有缘会再见的,我以后应该还会来连云城。”

    “罗哩罗嗦的,都滚开,练习去!”

    察曼横身过来,三拳两脚把弟子们全都赶开了,目光凝然的看着周舒,“唉,没能把更好的东西教给你,老夫深感遗憾啊,老夫这里有一部琦玉宗秘传法诀,如果你……”

    周舒不觉笑起来,“前辈又来了,这种话晚辈都听得……”

    “那就滚罢!”

    察曼脸色立刻变了,蒲扇般的巴掌直挥过来,周舒还没来得及抵挡,已经被丢了出去。

    身后的弟子们一脸愕然。

    察曼用的手法很拙劣,周舒飞出门的时候就感觉了,身上突然多了一个黑黝黝的瓶子,稍加感知就知道,那里面是他很向往的琦玉宗独有的丹药金髓丹。

    对现在的周舒来说,吃一颗丹药相当于增加锻一次体。

    “多谢前辈这些年的照顾了。”

    周舒诚恳的在门外行了一礼,转身去了,不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