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2519章 去罢
    接连几个金仙上来,周舒都很快就帮他们拔除了阴气。

    “好了?”

    “我没事了?”

    那几个金仙有些不敢相信,困扰了十几年的顽疾就这样没了,惊呼之后,一脸狂喜的向周舒道谢,而身后的仙人们看到这一幕,更是压制不住心情,高呼喊叫着往前挤,队伍一下乱了套,花了好一会,昭重才重新整肃好。

    又一位金仙走上来。

    周舒不觉愣了一下,才伸出手去帮他疗伤。

    那人却是游冲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也被九幽阴气沾染到,还被带到这里来。

    数百息后,游冲之浑身一松,忙不迭的道谢行礼,但还没说几句,就被昭重带到了边上,他远远的注视着那团光芒,似是在思虑着什么。

    周舒没有在意,继续拔除阴气。

    数个时辰后。

    百余人身上黑气尽散,宅院里充满了感激的声音,“前辈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先生回春妙手,还望留下姓名,晚辈好感谢”,“小女子元春城秀玉,先生将来若有差遣,无所不从”,诸如等等。

    周舒只做听不到,快步往外走。

    昭重皱眉对众人呵斥了几声,连忙走到周舒前面开路。

    看向周舒,他脸上带着许多郑重,“属下见到魏大人为他们抑制九幽阴气,也要数个时辰,而监察用了相同的时间,却完全治好了他们,当真神乎其技,属下佩服。”

    周舒平静的道,“在下就只会这个,其他的都不堪一提。”

    几十年来,他对生死法则的理解更深,拔除九幽阴气自然也更容易了,何况这些人都是金仙真仙,过程又简单了许多,当然壶老也变强了,轻易就把这些阴气消融掉,如果有一块九幽之心,也许还能把它们变成修为。

    不过这不代表周舒有对抗鬼王的实力,阴气是九幽鬼王最常用的手段,但远不是最厉害的。

    魏同正在门外,看见两人出来,笑道,“都好了?比老夫预想得还要快。”

    “属下也很震惊,监察之才,属下万万不及。”

    昭重点了点头,只面色依旧凝重,实在看不出什么震惊。

    魏同缓声道,“昭重,过两个时辰就放他们走吧,记得告诫他们不要乱说。”

    “是,魏大人。”

    昭重行完礼,转身便走。

    魏同招了招手,挥去周舒身上的光芒,似有所思的道,“你真不打算领功?一下救了百余人,帮仙捕弥缺补漏,仙狱一向重视名声,这次奖励非同一般,很可能比之前那次还要多。”

    周舒摇头笑笑,“未必是好事,有前辈照应也就够了。”

    “那老夫就想办法搪塞过去,可你这是真赖上老夫了啊。”

    魏同叹了口气,只脸上却挂着笑意,“令狐城主那边老夫已经举荐过了,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加入连云城,捕快也好,医师也好,别的也好,随便你选。”

    周舒想了想道,“抱歉,晚辈还是要考虑考虑。”

    “也罢,老夫送你出去。”

    魏同往外走去,“杨容,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

    周舒跟随其后,“还不知道,晚辈第一次来仙界仙城,想到处看看,涨涨见识。”

    魏同想了想道,“老实说,你是不是打算在这边找一个仙界宗门加入?”

    见周舒默然,他以为问对了,缓声道,“其实大多数来仙界的外域修行者都是这么考虑的,没什么不好开口的,相比加入连云城,进入仙界宗门也是很不错的出路,而且以你的实力不难做到。”

    周舒摇头,“晚辈只是想看看,暂时没这方面的考虑。”

    “那就多看看再决定,新月城虽然不错,但和仙界比还是差了不少,”魏同似乎已经认定了,周舒不进仙城不想和仙狱扯上关系就是为了加入仙界宗门,虽然有些遗憾,但仍很温厚的道,“连云城里大约有六七十家宗门,如果你遇到合意的,老夫也能帮你一把,不过印记上那五家和佛门,老夫就没办法了。”

    周舒也不好解释,疑惑道,“六七十,连云城有这么多宗门?晚辈好像没看到啊。”

    魏同解释道,“连云城在仙界里是很重要的边城,像是地图上突出的一只角,有七条仙路都与外域相连,许多宗门弟子也都选择从这里进入外域去探索,那么宗门也会在这里选址建派,至于你看不到,那是因为大多数宗门地址都在城池外,而城内的宗门产业也不算多。”

    周舒点点头,“晚辈明白了。”

    看来连云城不太安定。

    他想了想道,“圣火门,也在连云城吗?”

    魏同神色郑重起来,“你是看到了港口的圣火船吧?”

    周舒点点头,“正是。”

    魏同摇摇头,“圣火门在连云城没有分门,不过他们前段时间连续占领了周围的两个界,在那里建了据点,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他叹了口气,愤恨溢于言表之外,“唉,但是仙庭现在对他们很放纵,连云城根本管不了他们,我们仙捕就更加没用,小子,你最好也别惹他们。”

    “晚辈明白。”

    周舒似有所思的道,“前辈,他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魏同摇了摇头,“圣火门一向不在连云城附近活动的,为何突然往这边扩张,老夫也不清楚,不过听说和一位异人有关。”

    “异人?”

    周舒心神一震,异人,是仙界私下里用来称呼玄黄界来的人类修行者的,“是位白衣女子吗?”

    “你也看到她了?”

    魏同看了周舒一眼,凝声道,“不止你,很多人都好奇,其实老夫也一样,不过这件事没办法调查,只有一些传言,也不便在这里说,你若有兴趣的话,有空我们找个地方多说几句。”

    周舒点了点头,“那等前辈闲了再说。”

    虽然他很想知道究竟,但却不可急躁,更不能让人发觉出什么。

    两人已经出了门口,魏同缓声道,“小子,你有没有落脚的地方,不如去老夫那里暂住?”

    周舒举手笑道,“不麻烦前辈了,晚辈自己找一个地方,到时候还要来请前辈。”

    魏同点了点头,抚须道,“也是,老夫都忘了你财大气粗了,少不得要叨扰你几顿,那你去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