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2441章 残卷
    周舒看了眼游冲之,轻轻点头。

    游冲之定了定神,行礼道,“木前辈,晚辈是为白玉京而来,晚辈想请前辈为白玉京出一次手,一次就好,白玉京定有重酬奉上,让前辈满意而归。”

    “白玉京……好像听说过一点。”

    木微似在沉吟,忽然又大叫起来,“小猴子你在说什么屁话,难道你把老夫当成了打手?!找死么!”

    游冲之身形微震,连忙道,“晚辈绝无此意,实是诚心诚意的请前辈帮忙,如果能不出手当然更好,我想对手一看到前辈,定然会望风而逃的。”

    木微哼了一声,笑道,“哈哈哈,小猴子这句话说得还像点样子。”

    游冲之松了口气,他见过许多喜怒无常的人,但像木微这样境界这么高的还是第一次,人说境界越高,涵养越深,其实并非如此,境界越高,越不需要隐藏自己,反而越接近自我的本性。

    木微远远的看了他一眼,缓缓道,“重酬,那是什么,难道你们白玉京有什么能被老夫看上?”

    “这个……”

    游冲之犹豫了一会,沉声道,“前辈如果能帮到白玉京,白玉京愿意送上一本玉清残卷。”

    “啊,什么!玉清残卷!?”

    豆芽箭一般的弹过来,木微那偌大的脑袋在游冲之身前晃了几下,“小猴子,你再说一遍?”

    游冲之神色一滞,“前辈,是玉清残卷,没错。”

    木微面色微变,招了招手,豆芽很快缩了回去,回到原位,凝然不动。

    暗自凝思道,“玉清残卷啊,想不到仙城里竟然有这种宝贝……如果,如果能够离开这里的话……可恨啊!”

    在柳沙界重建完成前,不得离开北区一步。

    这是新月城主让他进入新月主城的要求,也是他不得不遵守的命令。

    如果他违反了,分分钟被赶出新月城,当然那是比较好的结果,被城主打落境界甚至抹杀都不是不可能。

    这种命令其实很正常,对于大多数仙城来说,太乙金仙是太过强大的存在,光是存在就会影响到整个仙城的秩序,而那些心术不正的太罗太乙,只要越轨,就会让仙城陷入更麻烦的境地,甚至让仙城濒临毁灭,所以城主严苛的对待木微,很正确。

    而木微愿意待在别人的仙城,是自己必然的选择,因为他很清楚,他无法守护好一个界,更加不可能建设一个仙城,以他的性情,做这些事只会让修为越来越低,而不是越来越高,他能做的,就是在一个能容纳他的仙城长住,随意逍遥,同时也寻找机会增进修为。

    比如这次白玉京的求援就是个很好的机会。

    那可是玉清残卷啊!

    可是他又无法离开北区,该怎么办呢,一时陷入沉思。

    看着默然的木微,游冲之心神微动,有种机会来了的感觉,眼中闪着兴奋的光。

    而周舒也在沉思。

    竟然是玉清残卷啊。

    之前说过,金仙要晋升太乙大罗,混元,乃至准圣圣人等等,最常见的方法就是通过守护一界或是建设仙城更深层的理解法则,也有像创立大道或是征服一道圣人等方法,当然还有一些未曾提到的,那种需要大机缘的方法,而玉清残卷就和这种方法很有关联。

    玉清残卷也被称为圣人书,传闻是圣人手书,类似的还有太清残卷,上清残卷,青帝文,儒圣石刻等等。

    圣人书中,记录了圣人对宇宙奥妙和大道法则的自我理解,字字珠玑,更包含了圣人本身的意志,读这类残卷,就好像圣人在耳边逐字逐句的解释教授,哪怕几张残卷,也是真正的无上典籍。

    不管修炼什么法则的修行者,都能从中得到益处。

    其中玉清残卷是比较常见的一种,由数位圣人联手完成,据传玉清残卷总共有三百三十三卷,分散流落在诸天中,传闻如果能找到足够多的玉清残卷,就能得到圣人现身指点,有机会顺利晋升。

    当然这很不容易,哪怕是残卷的誊录本,都很难。

    大多数残卷都被大宗门牢牢把持着,作为镇宗之宝,流落到外面的残卷少之又少,得到的人无不视之为至宝,绝不会轻易拿出去,更不要说交易或是给别人。

    周舒没想到白玉京里有一本玉清残卷,顿生向往之心,如果自己能够拿来看看,或许也能更深刻的了解法则吧,也更没想到,白玉京会拿玉清残卷做交换条件,不过说起来,要想打动太乙金仙,恐怕也只有这样的宝贝才行了,只是在这时候提出这样的条件,结果很难料。

    “哈哈哈哈!”

    狂笑声中,木微又来到游冲之面前,目光在他身上来回打量梭巡,脸上带着许多冷意,“小猴子,你是谁,他又是谁?你一句话就说你有玉清残卷,你觉得老夫可能相信你吗!?”

    游冲之愣了下,急忙道,“晚辈游冲之,是白玉京楼主的弟弟,关于玉清残卷来交换前辈出手这件事,白玉京里已有定论,绝不会欺瞒前辈,此事千真万确。”

    周舒暗暗叹了口气。

    木微此言,分明就是试探,而游冲之毫不犹豫的就中招了。

    怎么可能会不相信有残卷,木微只是想确定别的事情。

    木微冷笑一声,“就算你这么说,老夫也不会信的!这天下除了老夫,哪里还有至诚至信绝不伪装的人?小猴子,你想骗我,未免也太蠢了吧!”

    “前辈,晚辈绝无……”

    游冲之脸色微变,想要辩解什么,身侧传来了周舒的声音,“前辈要如何才能相信我们呢?”

    木微目光落在周舒身上,似笑非笑,“你说呢,小猴子?”

    周舒与之对视,淡然道,“依晚辈所见,最好是把我等留在这里,然后让白玉京拿玉清残卷过来给前辈看个清楚,这样的话,前辈就一定会相信了吧?”

    “哈哈哈哈!”

    木微大笑起来,只那笑容很冷很冷,“小猴子说得一点没错,不过不用都留下来,留他一个就够了!”

    话音未落,他身后的叶片微微一震,一只绿色大手蓦然飞出。

    手未至,意已到,那浓重的杀意,连游冲之都禁不住心神一颤,“前辈,你这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