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2420章 回火
    后越界。

    空中的护罩,诸多防御设施,全都消失不见,触目所及,尽是密密麻麻的浮游兽,就好像蜂巢里的蜂,铺天盖地,无处不在。

    黑压压的兽群中,依稀能见到一点亮光。

    崩裂开的熔炉,只剩下半壁,时有似火焰的紫色光芒透出,照亮周围,熔炉边,端坐着两个人,处于兽群,依旧安然若素。

    轰隆隆。

    伴着地裂之声,一只近十丈高的巨兽,看到了火光,朝两人直冲过来。

    狰狞的面孔,流着涎水的巨口,足有五丈的大钳子,眼看着就要落在两人身上,猝然间却散开来,碎成了粉末,飘散不见,好像它原本就是一个泡影。

    周舒微叹口气,凝然道,“前辈,对不住,还是没能守住后越界。”

    “哈哈哈!”

    欧亭仰头大笑,前仰后合,“蝗潮,竟然还是逆卷潮,小子,你能活到现在可真不容易啊!”

    周舒笑了笑,“晚辈一个人可做不到,之前是有许多人在帮忙。”

    “老夫知道。”

    欧亭点头,缓缓道,“可他们最后都走了,只有你你能守到最后,你知道吗?如果没有最后那几个时辰,一切就都白费了。”

    咚咚。

    七八只火圆虫,挺着圆鼓鼓的肚子,直滚过来。

    周舒挥了挥袖,地面陡然裂开,火圆虫来不及反应,就被裂缝吞了下去,不见踪影。

    周舒似有所思,“其实晚辈也察觉到了一点。”

    欧亭眼神微凝,“哦,你怎么发现的?”

    周舒看了看周围,平静的道,“最后的几个时辰里,晚辈守护不力,总有浮游兽落到界里,和之前不一样的是,它们没有很快死去,反而生龙活虎的开始了破坏,从那一刻起,晚辈就知道前辈快要成功了,晚辈自当竭力守护到最后一刻,直到前辈完成铸剑。”

    欧亭脸上满是得意,“你发现了,老夫在用整个后越界铸剑?”

    周舒神色恭谨,“天地为炉,前辈这等手段,晚辈实在是佩服。”

    “欧家祖传的一些小技艺,却也不值一提。”

    欧亭抚须而笑,很是满足,但看到后越界,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不自觉的叹了口气,看着周舒道,“小子,这是你的福气。”

    周舒起身,肃然行礼,“晚辈明白,一切全靠前辈栽培。”

    嗡嗡嗡。

    头顶传来阵阵刺耳噪音,周舒抬头看去,如刀的杀意凝然而出。

    一大群蚊子似的黑刺蝇落了下来,无不断翅折臂,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就没了声息。

    “不,不用谢我,只是恰逢其会。”

    欧亭摇了摇头,缓缓道,“老夫在后越界下了七千年苦功,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铸造出一把满意的剑,不辱我欧家名誉的屠龙之剑,如今玄黄界的你来了,还带着龙金,那么这一切,就是为了你而准备的,老夫也算是得偿所愿。”

    周舒似有所感,“多谢前辈,只可惜前辈的后越界。”

    欧亭定了一会,缓缓道,“剑已成,炉不复,后越界在与不在,也没有什么关系。”

    周舒神色凝重,“前辈,晚辈在新月城是上清居山主,如果前辈不弃,在那里住多久都可以,另外在附近的小仙城,晚辈也可以为前辈准备一处方圆十万里的修炼之地,任由前辈处理,晚辈还可以保证,将来还给前辈比后越界更大更好的界。”

    “小子,听起来你很富有啊?”

    欧亭故作惊讶,“怎么早不说,那老夫可要狠狠敲你一笔了!”

    周舒微笑点头,“前辈但有所求,晚辈必尽心尽力。”

    桀桀桀。

    四周响起尖叫,不绝于耳,数以千计的兵蜂兽,潮水般的挤了过来。

    “一群厌物,总来碍事。”

    周舒微微皱眉,举手一托,手心出现了一个透明圆球。

    圆球不断扩大,将两人包围,同时还在往外扩张,速度奇快。

    几息间,就延伸到了数十里外,而被圆球碰到的兵蜂兽,全都被远远的推了开去,那些靠的近的,都在圆球壁上被挤压扁了,随着圆球消失,纸一样的飘飘落地。

    欧亭似有所悟,“你晋升金仙不久吧,小子?”

    周舒点点头,“前辈慧眼,只有数年。”

    欧亭轻轻点头,缓声道,“小子,你现在的修为实力,在老夫见过的金仙里面,可以排到前一千了,如果算上刚刚晋升这点,应该能进前五十。”

    周舒滞了下,微笑点头,“晚辈没那么好。”

    欧亭嘿嘿笑着,“说自己没那么好,心里其实不服气吧?我这么厉害,怎么就只有前一千呢?”

    周舒顿了顿,无奈道,“是有一点不服气。”

    欧亭缓声道,“不要质疑老夫的识人,老夫过去可是住在仙界的啊,每年不知道有多少金仙找老夫铸剑,其中的强者真的很多,你如今的实力在新月城里算是出类拔萃,但和仙界的那些大宗门精英弟子相比,还是差了不少,而那些刚晋升的金仙里也有许多怪物,小子,你知道琦玉宗吧?”

    周舒点点头,“知道,仙界前五的大宗门,不比万魂宗差。”

    “里面有个叫无发的家伙,晋升金仙不过三天,和宗门前辈发生了冲突,结果一拳,只一拳就把已是太乙金仙的前辈打死了,当时仙界那种震动……唉。”

    欧亭微微摇头,很是感慨的样子。

    “一拳,一拳打死太乙金仙?”

    周舒禁不住怔住了,半响才道,“果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后来呢?”

    欧亭想了想,“琦玉宗严禁弟子互殴,听说他被禁闭了,后来就没听过什么消息了,但肯定还活着,琦玉宗不可能放弃天赋这么高的弟子。”

    周舒缓声道,“这肯定是。”

    欧亭看了边上的熔炉一眼,缓缓道,“回火的差不多了,再过百息,就可以拿出来进行洗剑。”

    终于等到了。

    周舒心中一紧,凝视着炉中的紫火,喃喃道,“真期待啊。”

    怎能不期待?

    之前成剑的那一刻,熔炉碎了,天地也跟着碎了。

    剑光直上云霄,紫光浮映,烁烁千星,一剑之威,闪耀虚空,震动寰宇。

    逆卷潮从中而断。

    粗略估算一下,至少有四五百万浮游兽,被那一剑斩杀,而周舒到现在,也没看清楚那剑的模样。

    只因剑周围的剑意太过强盛,根本看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