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1703章 昆仑
    “唉。”

    林清绝看着远处,轻叹了一口气,“周宗主,此行不虚啊。”

    周舒走近几步,和他相向而立,一起眺望峰下的昆仑群山,似有所思的道,“也许罢,但这是昆仑该有的报应,如果昆仑对我,对其他宗门不存恶心,不做吞并之念,也不会有现在的结果。”

    “在宗主看来是作恶,在昆仑却不是。”

    林清绝缓缓道,“自昆仑山倾颓之后,昆仑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也唯有如此,才能让昆仑长久的传承下去,让修仙界长久的延续,你也是宗主,难道不明白么?换了你在昆仑,你大约也会做同样的选择罢。”

    周舒平静的道,“我明白,但不会这么做。”

    林清绝微显疑惑,“嗯?那宗主觉得该如何做,才能维持昆仑的地位?”

    “为何要维持?”

    周舒凝目远方,“凡事皆有盛衰,这才是自然的规律,昆仑也该衰弱一阵了,长老不觉得么?强行维持强盛,势必做出许多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害处远大于益处,我若是昆仑长老,我不会在意昆仑的地位。”

    “宗主说的容易。”

    林清绝不觉而笑,带了些不屑在里面,“以昆仑在玄黄界的地位,一旦衰弱下去,就无法再维持整个修仙界的秩序,到时候就算没有异族入侵,天下也将大乱,玄黄界会变成什么样子,你想过没有?”

    周舒微微叹息,“说到底,昆仑还是以玄黄界领袖自居,认为没有你们就不行,但没有试过,又怎么知道?”

    林清绝缓缓道,“这个根本就不用试,人心是什么样,昆仑比你清楚得多,尤其是修仙者,在没有昆仑维持秩序的情况下,修仙者可能做出任何泯灭人性的事情,这样的例子多得是,煞修,邪修,魂修,禅修等等,甚至一般的修者,掌握了强大力量又不受约束的修仙者会把玄黄界搅得不成样子,凡人将再无容身之地,修仙者也成无本之木,玄黄界也会随之而亡。”

    周舒点了点头,“长老说的很对,掌握了力量却无法遏制欲望,就会酿成极大的恶果,我毫不怀疑这种情况的出现,但是,即使没有了昆仑,其他宗门也会崛起,维持玄黄界的安定,不是非要昆仑。”

    “其他宗门?”

    林清绝颇显鄙夷,“是天剑,峨眉,还是蜀山,慈航,又或者是周宗主的荷音?不是昆仑小看这些宗门,但我可以确定的说,除了昆仑,没有宗门有维持修仙界秩序的意愿和能力。”

    周舒面色微凝,看着远处起伏的山峦,一时无语。

    林清绝说的不无道理,其他的五大宗门,心思比昆仑更多,犯的错也一样多,要他们维持一州的秩序都很难,有许多例子可以证明……

    他自己的荷音,其实是让自己进入仙界的一个跳板,虽然他能够留下一个优秀的宗门制度给荷音派,让荷音派持续发展很久,但他也不能保证,在他和众人离开之后,荷音派一定会按照他的想法继续下去,继续千年万年,而且他的性子,也不适合做维持秩序这种事情。

    无双城,剑庐,白云城等等世外势力,则是根本没有这样的想法。

    而昆仑……

    林清绝转过身看着周舒,平静的道,“不是昆仑非要以修仙界领袖自居,而是这个责任,只有昆仑能扛起来,这就是昆仑的命运,昆仑就是为此而建立的,一直以来,也都是以此为目的而奋斗,为了责任,弟子可以放弃升仙,为了责任,可以舍弃生命……而其他宗门存在的意义,全都是为了升仙。”

    周舒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其他宗门都是为了升仙,而昆仑不是,这点,他确实体会到了。

    林清绝没有停止,“是的,其他宗门在某个时段都会变得强大起来,出现昆仑也比不了的天才,比如周宗主,但这些人才,注定是要升仙的,当他们离开之后,他们又能对玄黄界做什么呢?”

    周舒笑了笑,“承蒙林长老看好了。”

    “宗主无须自谦,这肯定会发生。”

    林清绝淡淡的道,“宗主是我所见的最有天资和能力的修士,还有比昆仑更好的运势……怎么说呢,我本觉得现在的玄黄界是一潭死水,根本不可能出现宗主这样的天才,有可能就此沉沦下去,和其他衰亡的界一样,但宗主毕竟是出现了,那么玄黄界两万年的沉默,也就到了终结的时候。”

    “或许罢。”

    周舒轻轻叹了口气,不得不说林清绝看得很准,他本来就不该是这个世界上的人。

    林清绝看着周舒,双目灿然如星,“不是或许,是肯定,作为昆仑长老,我只希望宗主升仙以后,能够为玄黄界做一点事情,不需要多,一点就够了。”

    周舒若有所悟,“长老是指,打破玄黄界和仙界的隔阂?”

    林清绝点了点头,如释重负一般,“宗主明白,我也不多说了,玄黄界现在这种状况,一定是有人在其中作梗,宗主不一定要与其对抗,只要把消息传递上去,仙界就会做些什么了。”

    “这是每一个升仙者都会做的,我自然会做,我已经在做了。”

    周舒凝视着林清绝,不觉点了点头,有一种莫名看到知音的感觉。

    “已经在做……”

    林清绝面色微凝,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却没有再说下去,只嘴角浮出一丝笑意。

    周舒也跟着笑了下,这点,不必说明。

    “回到昆仑上罢。”

    周舒看着远处,“这大好的昆仑山,难道长老就任由它这样下去么?我承认昆仑担负着巨大的责任,千万年来一直为玄黄界付出,说一句领袖也不为过,但现在昆仑行事不择手段的做法实在太过,所谓失德者寡助,只会让昆仑遭致一次又一次的反击,便是我什么都不做,其他宗门也未必会看着。”

    “宗主有此心,昆仑感激不尽。”

    林清绝沉默了一会,缓声道,“这几千年来,昆仑长老会里,一直传递着一句话,长老们以此为训,当心有障碍时,便会认真读几遍……宗主想不想听?”

    周舒顿了顿,正声道,“长老请说。”

    林清绝看着远处,淡淡的道,“德虽有失,天命未衰,立言立身,昆仑不朽。”

    周舒神色一滞,似有所悟,“原来这就是古昆仑和现在昆仑的区别,但立德立身立言,方为不朽,三者缺一不可,昆仑如今少了立德,怎么也不可能不朽。”

    “我也这么想。”

    林清绝缓缓道,“虽然昆仑远不如昔日强大,如果一定要立德,那么很多事情都无法做下去,但今日之后,有了周宗主这般教训,我想昆仑会有所改变。”

    周舒面色微变,颇是认真的道,“我希望我能看到。”

    “呵呵。”

    林清绝微笑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