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1424章 再交锋
    “夏侯双璧,青釭倚天。”

    “倚天华贵,是夏侯世家至高权利的象征,一向由家主佩戴,传承至今,外人不可能得到也无须多说,而青釭则不然,它灵性十足,不可能生出剑灵,对主人的要求极高,只有剑道天赋极高的剑修,才可能得到它的认可,并获得使用它的资格,这是夏侯世家祖上的规矩,不可改变。”

    “它曾经有过一十七个主人,无一不是真正强大的剑修,夏侯家先祖夏侯恩,以剑入道,七百年升仙,后来又有夏侯渊,闭关千年悟得剑道真义,给后世传下二十一种剑意,震惊天下,至今仍被剑修称为北芦之剑渊,形容其他剑意之博大深邃,无人可及……”

    “因为青釭剑对主人的要求很高,青釭剑也不是一直都在夏侯家,它一共被夏侯家赠出去三次,获赠的无一不是修仙界的顶级剑修,当然,当这一任主人陨落后,夏侯世家会收回青釭剑。”

    “如今的夏侯家,已经有三千多年没人有资格用青釭剑。”

    “青釭剑中保留的剑道真义,万千纷呈,光是剑意残痕就不下百种,当真惊世骇俗,若是完全领悟通透,剑道必然可以再上一层,便是老夫都有重拾飞剑的想法……当然,我不会那么做,我的心血全都在无垢上,有无垢就足够了,更能掩饰我的身份。”

    “坦白的告诉你,现在的无垢,若是有青釭剑,足可战胜渡劫境三重修士,而没有了它,顶多就是和渡劫境一重修士平手。”

    不恕看着周舒,缓声道,“你说,值得不值得?”

    周舒轻轻点头,似有所思。

    青釭剑的好处,他如何不知?要不然也不会特意到夏侯世家来取剑。

    七阶极品飞剑,本就少之又少,青釭剑又跟随了诸多大能,其中剑意妙不可言,对他和采盈都有大用,他是一定要得到的。

    “不错。”

    周舒淡淡的道,“这么说,青釭剑一定不在你身上了。”

    “你觉得呢?当然不在!”

    不恕冷笑一声,断然道,“突然被夏侯家召来,必然有事,我怎么会把它带在身边?现在无垢正在一处密地静修,体悟剑意,巩固境界。”

    周舒微微颌首,“也就是说,如果你不告诉我那密地所在,我就得不到青釭剑。”

    不恕大声道,“不错,那地方只我一人知道,也只有我能开启阵法。”

    周舒只一笑,“这么看来,你的确有谈条件的资格,那你想要什么?”

    不恕心中微松,看着周舒道,“很简单,我给你剑,你帮我掩饰身份。”

    “你想用不恕大师的身份继续在修仙界行走,好好完成你复仇的计划。”

    周舒似有所悟,缓缓道,“只要你不妨碍我,我也没什么意见,不过你确定能摆脱夏侯世家?三个月后,如果你不能让夏侯婉儿恢复,夏侯昭德会放过你吗?”

    不恕从容的道,“简单,你收回你的力量,我治好她,从此也不再束缚她,夏侯世家自然不会管我。”

    “听起来不错,可你治得好么?”

    周舒不觉摇头,声音犀利了些,“你以为我没看到她体内的情况?这些年来,你利用夏侯家的资源炼制了很多丹药,但丹药里好的部分全给了你和无垢,坏的部分就全给了她,甚而连她本该有的精血和寿元,都被你榨干了许多,现在她已是油尽灯枯,你还能治得好她?”

    不恕想了想道,“那又如何,至少可以让她恢复到之前的样子。”

    “然后呢,在几年以后痛苦的死去?”

    周舒摆了摆手,“那不是我,更不是夏侯世家想要的结果,如果你只能做到这一步,我可以肯定的说,等她死后,你这一辈子,剩余的所有时光都会待在夏侯世家,死都不可能离开,相信你自己也知道,夏侯昭德已经开始怀疑了,毕竟用了那么多延寿的灵物,却没有起到一点效果。”

    不恕身形微震,“我……”

    他深知夏侯昭德是如何宠溺妹妹的,如果夏侯婉儿真的死了,周舒说的事情极有可能实现。

    “你是不是有些后悔?”

    周舒移开目光看向远处,叹了口气,“夏侯世家何等庞大,你以为你做了这样的事情后,还能够全身而退?行此险着,却不留后路,纵然你积蓄再久,智计再深,但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终究还是会输得一败涂地。”

    “我……”

    不恕面色又是一紧,却是无言以对。

    空气有些凝滞,好久都没人说话。

    “我帮你罢。”

    周舒转过身来,眼中闪过一丝明辉,“我可以帮你治好夏侯婉儿,甚至让她恢复如初,而夏侯婉儿,虽然她应该知道你做了什么,但要掩盖住,也不是太难……”

    “你帮我?”

    不恕愣了愣,心中蓦地一喜,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可你怎么可能做到这些事?”

    周舒淡淡一笑,平淡中透着许多自信,“我说了,自然就能做到。”

    不恕一时滞住,半晌说不出话。

    他知道夏侯婉儿现在是什么情况,精血几乎全失,身体虚弱到极点,寿元也所剩无几,修仙者最重要的识海也废掉了,除了一丝坚韧的神魂,和灵根,就没有别的了。

    就这样还能恢复?

    而且,要让夏侯婉儿忘记仇恨,似乎就更不可能了。

    他完全不敢相信。

    周舒缓声道,“作为帮助你的交换条件,你就把无垢和青釭剑一起交给我罢。”

    “这……怎么可能!?”

    不恕回过神来,坚决的摇头,“无垢是我一千多年的心血所系,我所有的希望都在他身上,怎么可能给你?”

    周舒看着他,语重心长的道,“如果我不帮你,你就会一直困在夏侯山庄,那无垢又能做什么呢?等你死了,无垢就无主了,就算你掌握了特殊的手段,能再次重生,但能不能找到他还是个问题,而找到他以后,他愿不愿意再受你控制,又是一个问题。”

    不恕盯着周舒,“无垢是我的剑灵,怎么会不受我控制?”

    “是么?”

    周舒面色一沉,“这可难说得很,我觉得,就算是现在他都未必会听你的话,剑灵服从于剑,服从于比自己强大的主人,而现在的你,一边也沾不上。”

    似是想到什么,不恕面色蓦地一白。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我不会给你的……你还是在骗我,在迷惑我,这些你都做不到的,对不对?”

    周舒笑了笑,“你可以这么想,但我说的确是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