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1127章 龙之血脉
    燕华明眼中有一丝激动,但很快就黯淡下去。

    他摇了摇头,缓声道,“你可知道,上古以来,魂修宗门就被称为魔门,魂修受千夫所指,而魂修法诀则是洪水猛兽,人人避之不及,各大宗门看到便会将之消弭灭绝,老夫为保命而修炼魂修法诀,已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而神魂置换诀,别说传承下去,能有人看到也就不错了……虽然老夫也觉得,魂修也有可取之处,只是在这修仙界,已经没有魂修能存在的土地了。”

    稍加思忖,周舒便点了点头,“前辈说的也是。”

    说起来,魂修比鬼修更惨,几无立锥之地,鬼修还有个太阴山可以延续不多的传承,而魂修则是人人喊打,整个修仙界都找不到几个,传承接近于无,在周舒金丹境前,不太了解修仙界的时候,会觉得这种状况是正常的,毕竟魂修鬼修都曾经给修仙者带来过巨大的伤害,没有他们也不是坏事,但随着境界提升,了解越多,悟道之后,他的想法渐渐明晰起来,法诀无论善恶,只看用在何处,魂修和鬼修的法诀都有很大的用处,而魂修鬼修等等和其他修者一样都有存在的价值。

    只是要扭转整个修仙界的看法,提升魂修和鬼修的地位,在现在看来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不过,这也会是周舒将来努力的目标之一。

    燕华明苦笑了下,“神魂置换诀耗了老夫几千年心血,却也没有用处,呵呵。”

    “也不是没有用处,前辈可以教给我。”

    周舒笑了笑,似有所思,“而且在晚辈看来,将来前辈说不定会有用的上的时候。”

    燕华明身形微震,“教给你自是无妨,不过你说老夫以后能用上,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打算带老夫回……”

    “回修仙界,对。”

    周舒点点头,神色郑重起来,“不过,前辈需要答应晚辈一个条件,否则什么都不必多想。”

    燕华明激动起来,言语都有些哽咽,“什……什么条件,你说!”

    “很简单。”

    周舒托出一颗珠子,缓声道,“前辈进去以后,过去的事情就便当作没有发生,晚辈还会想办法为前辈寻找合适的身体。”

    “养魂珠……你是要老夫舍弃掉这肉身么?”

    盯着养魂珠,燕华明身形颤抖起来,他想了很久,终于是点了点头,“也罢,老夫本是已死之身,一直苟活于世,就当这一万年都没有过罢。”

    周舒拱手行礼,“请。”

    燕华明活了一万年,无论是海底还是修仙界,许多事情他都了如指掌,对周舒来说,这些信息极具价值,燕华明也一样极具价值,即使没有踏海真人这层关系,周舒也打算留下他,当然,那丹水母的肉身他是不能再有了,否则还可能带来威胁,只有进入养魂珠后,周舒才能真正放心的留下他。

    “老夫进来了。”

    燕华明很是决绝的道,没有半点留恋之情,这具丹水母的身体他着实是待够了。

    他的身躯很快塌了下去,一丝丝神魂从中溢出,最终汇成一股,凝然可见,直往养魂珠中钻去。

    很快,神魂完全被养魂珠收入,而那丹水母的身体立刻收缩起来,皱在一起,好像一团脏兮兮的抹布。

    “帮我毁了它,老夫再多看一眼都是恶心。”

    满是厌弃的声音从养魂珠中传出来,周舒挥袖拂出,一团炽热的火焰立即将其包围,没有了生命的身体,也无法再抵挡异火,很快就化成了灰烬。

    收回火焰,周舒显出一丝满意,点头道,“多谢前辈,今后就要请前辈多加照顾了。”

    “你留了老夫一命,老夫自然知道该做什么,但老夫也希望你能记住你说过的话,现在老夫要休息了,好久没有正常的睡一觉了,唉……”

    燕华明很是疲惫的叹了一声。

    周舒托起养魂珠,摇头道,“前辈且慢,晚辈还有一件事想问。”

    “什么?”

    “宁霆,他为什么执着于寻找那名女修,到底是因为什么?”

    燕华明思忖一会,缓声道,“你是说那名女修么?老夫和宁霆都看到过,她虽是人类修仙者,但身上却带有龙的血脉,虽然能感觉到的只有一点点,并不明显,但老夫可以很确定的说,那血脉相当纯净,比宁霆的墨蛟族胜出不少,更接近于真龙。”

    周舒不由一惊,“龙的血脉,真龙?”

    燕华明很是肯定的道,“老夫和宁霆都不会看错的,那女子显然不知道这点,不然的话,以她体内那纯净的龙血脉,在东海海底不知道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周舒微显思忖,“难怪了……”

    赵月如的气质一直有些特别,还以为她是修炼剑诀所至,但实际上,她刚入门还没有修剑时就已经是那样了,原来是体内有龙之血脉么,这样说来,宁霆一心找她一点也不奇怪,如果能得到她,对墨蛟一族是极大的好处。

    周舒疑道,“前辈,那她是真的被龙宫使者带走了么?”

    燕华明继续道,“龙宫使者的命令,辉月宫不可能不听,她的确是被使者带走了,不过说起来也有些古怪的地方……”

    “什么古怪?”

    燕华明缓声道,“龙宫使者很久没有来过辉月宫了,而上次来的龙宫使者并非近龙海族,若不是带着龙王令,都不敢相信,要知道龙宫使者通常都是龙宫之主的近亲担任,这次居然是外人,实在古怪,老夫和宁霆议论了许久,也不知道为何。”

    “哦。”

    周舒似有所思,但没有过多考虑,龙宫使者是什么,和他关系不大,“这么说,那女子也的确是被使者丢下了龙舟,然后被海底漩涡卷走了?”

    燕华明应道,“宁霆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

    周舒轻轻点头,缓缓道,“那前辈对那莫名出现的海底漩涡,有什么见解?”

    “这种事情很少见,但也不是没有出现过,这一万年来老夫听说过三次,最近的一次在七八千年前了,但具体如何,老夫也不清楚,”燕华明顿了顿,带了些疑惑道,“据看过的人描绘,老夫感觉像是修仙者的传送阵法,或者是法宝,只是借了海底漩涡的掩饰,但老夫只是猜测而已,毕竟传送阵法的传承早在一万多年前的前一次人族海族大战中就断绝了,而这样的法宝……老夫从没有听说过。”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