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1023章 苦厄心域
    雷光散尽,到处都是弥漫的烟雾灰尘。

    透过烟雾,可以看见,原本平整如镜的百里向元谷,完全被掀翻了,到处都是碎成了渣子的石粒,谷底中心更出现了一个巨坑,深不见底,坑外坑内,全是烤焦的泥土山石,火山岩似的,犬牙交错,如被巨兽撕咬过,触目惊心。

    天空中,劫云渐渐散去,重现光明。

    这不奇怪,破境之劫,基本只有一道,无论结婴,化神还是合体。

    “度过去了么?”

    “没有动静啊,神识也感觉不到下面,有很大的阻碍。”

    “我也不知道,但一向坚固的向元谷都变成这样子了,只怕下面的周舒也……”

    女修们探头探脑,不住往下看去,却是看不到什么,满脸疑惑。

    元荷音眼神微凝,眉头依旧深深锁着,在她慈心之力的探视下,居然感觉不到一丝生命的痕迹,难道,周舒已经死了,被天劫完全湮灭了?

    玉雪溪也有同感,显出几许难解的悲怆之色,轻叹口气,抬步往巨坑走去。

    没有走出几步,一道绿光骤然从坑中射出,凝然如剑,直插云间。

    绿光一闪即逝,只那霎时间的辉煌,却深深的留在每个人的眼里,记忆里,许久都不会忘却。

    周舒手执踏海七节剑,缓缓从坑中飘出,面色淡然,只嘴角带着一丝不屑的笑,那笑,自然是对天道的嘲讽。

    天劫落下的时候,他可是再一次见到了天道的面孔,比上一次更威严,也更加正气凛然,带着许多警告的意味——而周舒的想法是,“你可以主宰世界,却主宰不了我。”

    一道白影,从天外落下,直撞入周舒怀里,有嘤嘤的哭声,“公子,你没事,太好了,小柔担心死了!”心境流露,也不在意有别人在,只想把之前郁积着的担忧全都发泄出来。

    周舒微笑,抚背道,“放心吧,我没事,也不会有事的。”

    天劫虽猛,但在刚化神的周舒面前,也不过如此罢了,周舒和采盈手段全出,竭尽全力,足可抵挡住,不过,在使出融入了全部剑意、元力、天地本源之力等等力量的明镜止水之后,周舒和采盈都陷入了短暂的虚脱状态,有些危险,不止身体,那是连思想、元神也全都停止了运转的状态,和死了也差不多,不过身在青莲之域中,没有多久就恢复过来。

    元荷音和玉雪溪,带着众多女修,先后走过来,一一行礼恭贺。

    “恭贺周道友渡劫成功,今后你我也无区别……再多的溢美之词也不足以形容我的钦佩之心,我也就不多说了,不过今日,慈航宗上下,这里的所有弟子都深感其恩,多谢了!”

    元荷音说的异常诚恳,也是由衷感谢,周舒在慈航宗渡劫成功,对所有慈航宗弟子都是巨大的激励,可谓宗门大兴之相,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要知道,就算慈航宗自己的渡劫修士,也绝少在宗门渡劫,上一次有人在宗门渡劫已经是一千年前的事情了。

    在宗门渡劫,成则宗门大兴,败则宗门大悲,没人有绝对把握渡劫,自然不会这样选择,越是大宗门,越是谨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周舒微笑还礼,“能在慈航宗渡劫,也是周舒的幸事,也多谢前辈援手了,若非如此,晚辈也未必能成。”

    “天道有定,周道友命中能成,我那一点助力改变不了什么,道友无需相谢。”元荷音笑了笑,拱手退到一边。

    玉雪溪走上前,也恭贺了一回,却立在原地,并不离开,注视着周舒,眼中带着许多担忧。

    周舒会意,笑道,“玉前辈,之前天劫来得仓促,却是忘了,实在抱歉,不过前辈放心,分身无碍。”

    说着,四象镇神印已在手中,随着法诀施放,四象之门打开,玉雪溪的分身快速的掠了出来,眼中还有些茫然。

    四象之门,将元神镇压在深暗幽冥,和本体全然失联,也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玉雪溪收回分身,仔细查验了一番,不见损失,顿时显出许多喜色,又诚恳的谢了一道。

    女修们也接连过来,有叫师兄也有喊前辈的,个个兴奋异常,比之前周舒破境化神还要兴奋得多,破境她们也经历过,但渡劫却是第一次,周舒的成功给了她们很大的信心。

    “师兄,我要早日渡劫,争取和你一样成功!”

    “师兄,你是要回玲玉城么,过些天我去那里看你好么,我有很多问题想向你请教。”

    “师兄,我……”也有不少红着脸支支吾吾的,如果祝小柔不在身边,也不知道她们会说出什么来。

    周舒一一还礼,始终面带笑容,仔细听着每个人的话,很是亲切,大多数要求也都答允下来。

    如果说周舒有想结好的大宗门,慈航宗一定是排第一的,对玲玉城和他来说,都是有益无害,他不计较之前的嫌隙,也是如此。

    等到应付好这些,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一阵,周舒转向元荷音,朗声道,“元前辈,现在可以让我见杨梅了吧?”

    元荷音神色微震,缓缓道,“周道友的要求,慈航宗上下自无不允,只是……”

    见元荷音神色,周舒脸色渐渐显出几丝凝然,声音也沉了下来,“前辈,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她在慈航宗出了事?”

    他踏前一步,气势凛然,离的近的女修心神一惊,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几步。

    元荷音轻轻摇头,“道友不要担忧,我们怎么会让杨梅出事?只是她现在……不在,道友怕是见不到。”

    “不在?”

    周舒一声低哼,面色更冷,“她说过在慈航宗等我,就绝不会离开,又怎么会不在?”

    气势更盛,四周顿寒,不少女修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玉雪溪走上一步,恳切道,“道友不要生气,杨梅不在宗门,但也在宗门,半年之前,她进了苦厄心域,现在还没有出来,不过道友不用担心,她身体无碍,在宗内的本神心灯也是完好无损,甚至越发清亮,都说明她没有事,修为心境还更进了一步,只是要见道友怕是不容易。”

    “苦厄心域?”

    周舒似是想到了什么,不觉涌出许多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