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739章 直接决战
    周舒伸手一抄,将地上的煞魂纷纷拾起,丢到了黑壶里。

    自己送上来了,倒是省事。

    “多谢你了,采盈。”

    “喂,没看到你做什么啊,剑意也没有,怎么就把它赶跑了?”

    飘在他身后的采盈很有些疑惑,她是剑灵,对剑意极其敏感,但从周舒的那一剑里,却没有感觉出剑意。

    “我还没有修炼出剑意,你当然感觉不到。”

    周舒没有回头,注视着血雾里的煞魂兽,一刻也不放松。

    “啊,没有剑意,就这么厉害?”采盈很是讶异,随即又嗤了一声,哼道,“本宫才不信呢!”

    “其实我也有些意外。”

    周舒眼神中有一丝疑惑,的确,他也没有料到,那一剑,竟能把不弱于修士元婴的煞魂兽直接赶开,还击落了一地煞魂。

    “比预想得还要强啊。”

    仔细想想,其实也不算奇怪。

    那一剑叫做碧海潮生,是踏海剑诀的第一式,也是他第一次使用。

    踏海剑诀,一共只七式,但他推演了差不多三年,直到几月前才完全推演完毕,可见其中的精妙。而此后的几个月,他一直在识海里练习,丝毫没有松懈。

    踏海剑诀的每一式都融合了前面四变的精华之处,将神识和灵力元力近乎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剑诀本身便附带了第三变和第四变的效果,每一剑都有数十倍的威能,而且直指对手破绽,即使没有剑意,威能也绝非等闲,为人所不能,实难想像。何况周舒一直修炼的就是踏海诀,心法和剑诀一脉相承,无须过多练习,也没有什么晦涩之感,一切都自然而然,发挥出来的威能自然又大了一些。

    值得说的是,对踏海真人的剑诀,他利用反复推演,只稍微做了一点改动,但那一点改动,也使得剑诀更容易修习,而威能也增大了一些。

    加上他服用过武道之花,任何剑诀在他手里,都能发挥出更强的威能。

    虽然他用的剑并不是极品,不能尽展所能,但离霜也是为了踏海剑诀准备的,铸造时用的全是海中材料,和剑诀本意相符合,倒也相应的弥补了一些差距。

    不过眼下还没有剑意,等到周舒悟出踏海剑意,找到更合适的剑,加上剑灵采盈,然后把其中的灵力换成元力……其威能还要更上几个台阶,怕是那时候,元婴境修士根本不能当其一击。

    想到这里,心里便是一阵舒畅。

    这么长时间的推演,终于见到了一点成效。

    煞魂兽挨了一剑,虽极为恼怒,却是再不出来,只守在血雾里,来回游弋。

    它也知道,只有血雾才是它的地盘。

    “怎么办,它不出来了呢。”

    采盈看着血雾中的煞魂兽,有些犹豫的道,“现在只有它一个了,要不要本宫进去,赶它出来?”

    周舒摇了摇头,“你不能进去。”

    在血雾中,煞魂兽如鱼得水,其他不说,光是速度就难以置信,犹如瞬移一般,采盈进去了,根本逃不过它的攻击。

    虽然重金剑中有天地本源之力,能够为采盈提供一定的保护,但四阶还是低了些,面对煞魂兽太难了,有点像羊入狼口,很难全身而退。

    若不是有黑壶,在这秘境里它来去倏忽,就算修士也只能望而叹气,退走。

    也只有黑壶,才能一点点的挤压煞魂兽的生存空间,把它逼到这种地步。

    采盈晃着脑袋,“那怎么办?”

    周舒仔细的考虑了一会,缓声道,“我进去看看。”

    已经没办法再继续挤压空间了,煞魂兽又不出来,为了得到它,只能拼一把。

    也必须拼一把。

    “哦。那本宫给你掠阵好了,”采盈点点剑,小声道,“喂,你不要有事啊。”

    她似乎也有所预感,这一进去,恐怕就是决战。

    周舒认真的点头,身上红光显现,在离着煞魂兽最远的地方,提着剑,迈步进入血雾。

    刚刚走进去一步,顿觉浑身一震。

    那煞魂兽瞬息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凶光毕现,起码有三道强力的元婴境法诀,狠狠的砸在他身上,但更可怕的是,煞魂兽伸出了数十条触手,直接就往识海里钻去。

    识海壁很强韧,但也很难抵挡这样暴力的攻击,一旦被它侵入识海,变成煞尸也就指日可待了。

    速度根本难以置信,但确实如此。

    敌人已经在身上,剑也发挥不了作用。

    周舒身上的红光越发强盛,有如一轮太阳,早已启动的狂鲨甲,将那些法诀挡在外面。

    但对识海的攻击,就只能靠神识来硬抗了。

    啪,啪,啪。

    一连串的轻响,均在瞬息之间,和很久以前的经历一样。

    残酷之极。

    每到这种时刻,周舒就变得出奇的冷静,还有镇定,集中了全部神识,全力阻挡煞魂兽的攻击。

    以周舒现在的神魂神识,足可和元婴境后期修士相比,但面对煞魂兽,还是有些不够。

    周舒神色微凝,进一步加大了神识。

    他的识海之中,神魂之树不断颤抖着,而草原上的绿草,也是一样,它们的绿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着,通过透支自己的生机,来大量输出神识。

    这种情况很罕见,对自身的伤害不小,但周舒必须如此。

    拼,自然就要尽全力。

    只要得到了煞魂兽,就可以弥补回来。

    “啊,啊,嘿嘿,我不会死!……老夫的命是自己的,天也夺不走……吃,吃,吃……”

    周舒的识海中,莫名的响起了一阵阵古怪的声音,应该是那煞魂兽的执念,就是这样的执念,才让它该死而不死,变成了煞魂兽害人。

    当初的洪元,也是这样,不过威力弱了许多罢了。

    周舒并不回应,回应也没有效果,那执念已成魔。

    “你怎么了?”

    血雾外的采盈,只看到周舒的脑袋被一团黑影罩住,顿时惶急起来,“说话啊!你说话啊!本宫……”

    周舒神情专注,自然没有听到她的话,现在的他的一切,都在保护识海上。

    “本宫来帮你!”

    采盈感觉到了不对,身上光芒不断闪烁,连带着重金剑也变成了绿色。

    显然,她心中急切,过量的发挥了自己的能力,四阶的重金剑都不足以承受。

    剑光闪动,在煞魂兽身上一下下的切割着。

    煞魂兽浑然未觉,因为它的现在的一切,也全都在攻击周舒的识海上。

    这是一场输不起的鏖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