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695章 要做的事
    “周兄,这次周道友的拍卖收入都在里面,除了最后的天劫骨,说好的,华宝轩一点都不取。”

    华麟看向周舒,递过两只纳虚戒和一只玉简,“那金环双头蛇的妖丹也在里面,开启的法诀在玉简上。”

    周舒接过纳虚戒,只看了一眼,“我只要三千极品灵石还有妖丹,其他的元石等等,便当作海中楼加入华宝轩的份子。”

    “啊?”

    华麟又愣住了,瞪大了眼,“周兄,也不用这么多吧,这里的元石都超过五千了啊,比小弟从华家带来的元石都多几倍了……”

    “拿着便是,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要占半个华宝轩吧?”

    周舒笑了笑,“这次拍卖会你做得很好,这些元石在你手上一定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有了它们,凭你自己也能开辟出一片天地。”

    华麟有些疑惑,“周兄的意思,小弟有些不明白,是不回华家争取援助?”

    周舒摇了摇头,“当然不是,你不仅要去争取,而且要争取更多,这些东西只是让你有变得更好的机会,也能在华家获得更好的地位。”

    华麟似有所思,会意道,“明白了,我会努力去争取的,有了这些元石,说明华宝轩不仅是打开了名声,而且也获得了足够的收益,那么华家也一定会更看重我,给我更多资源。”

    周舒微微点头,“不多说了,我还有事要先走。”

    华麟递过妖丹和灵石,很是诚恳的行礼道,“和周兄合作,小弟收益良多,只盼早日再会了。”

    周舒换了装束,带着两女离开华宝轩,进了边上的酒楼。

    一名侍者迎了上来,把周舒引进了一个单独的房间,而两女留在外面饮茶。

    两人叽叽喳喳,语速极快,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反正杨梅一直带着浅笑,而郝似云则是愤愤不平,不住抱怨。

    周舒走进房间,放眼看去,房里摆设不多,墙上的两轮金色曜日就显得格外显眼,而祝凝山和祝小柔站在屋内,似乎已等候一会了。

    周舒走上前,行了一礼。

    祝凝山看着周舒进来,一脸淡然的道,“这里是重阳宫的地方,你不必担心什么,有什么想要祝某办的事……”

    他顿了一下,又看了周舒一眼,“你尽管说,说完了,祝某就要立刻赶回去了。”

    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一块石头,和之前判若两人,欣喜或是焦急等情绪全都看不见,他得到了天劫骨,心也静下来了,恢复了原本重阳宫大护法的状态。

    他的言语也很平静,却自然的带着一种威严,似乎是想提醒周舒,不要提那些过份或消耗时间太长的要求。

    而周舒只看了一眼,便心知肚明。

    他点了点头,一样淡然道,“祝前辈倒是开门见山,那晚辈也不闲话了,晚辈想请前辈……”

    “父亲,等等。”

    祝小柔走近几步,“父亲,小柔想先说和公子几句话,”说完,她转向周舒,温声道,“周公子,随我来,好么?”

    声音柔如清泉流水,入耳悦然。

    周舒有些不自主的点了点头,和祝凝山告了声歉,跟祝小柔走到了门外。

    “有事么,小玉姑娘。”

    祝小柔凝视着周舒,欲言又止,轻叹口气,“周公子,父亲言出如山,说出的话一定会做到,但父亲不喜欢受别人控制,小柔也希望公子不要提出一些……”

    “一些过份的条件?比如让你父亲守护我一百年什么的?”

    周舒微微一笑,微显不屑,“小玉姑娘,我自然明白,你父亲是化神修士,当然不会喜欢受人摆布,虽然答应了我做任何事,但一样有自己的底线。我明白,我不会去触碰底线,更不会去自讨苦吃得罪你父亲,毕竟修为相差太远,想得罪也得罪不起。”

    他很清楚,若是提出了祝凝山无法接受的条件,就算祝凝山一言九鼎的做了,但结果却多半不好,毕竟境界相差太大,即使是承诺也不可能太放在心上,在祝凝山眼里,周舒他还不是任其宰割。

    “周公子,对不起,你也别对我父亲有什么偏见。”

    祝小柔轻轻点头,柔声道,“周公子,如果你有什么想做现在又做不到或是要花费很多时间的事情,不妨告诉我,小柔可以私下转告父亲,再不然小柔自己帮你。”

    周舒只摇了下头,微笑道,“小玉姑娘,你的名字真的没叫错。”

    祝小柔微显疑惑,“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感叹罢了,明明是前辈,对晚辈还这么温和柔顺。”

    周舒摇了摇头,笑了起来,“放心吧,小玉姑娘,我不会对祝前辈有什么偏见,境界的差别摆在这里,注定了不会平等交易,我现在改变不了就不会去多想。可以进去了罢?”

    祝小柔微微一愕,点头道,“好。”

    周舒回到房间里,平静的道,“祝前辈,晚辈有两件事。”

    祝凝山注视着周舒,双目灼然闪光,“说罢。”

    周舒直视过去,缓声道,“第一件事,麻烦前辈把晚辈的两位师妹带回荷音派,至于地方,小柔前辈知道的。”

    “就这件小事?”

    祝凝山微显愕然,不敢置信的道,“祝某给你的承诺,你就用来做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虽然不想周舒提太过分的事情,但也没想到周舒会提这种小事,就像玩笑一般,相比那些过份的事情,这似乎还更有失尊严一些。

    周舒认真的点了下头,“祝前辈,这件事对晚辈很重要。”

    的确很重要。

    这次六明山之行,种种古怪的事情接连出现,剑会也和过去的剑会很不相同,他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东胜剑会就会出事,而且是很大的事情,只怕会牵连到剑会的所有人,自然也包括他在内。

    但他现在不能离开剑会,也不想离开,甚至还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两女在身边,他顾忌太多,所以必须找机会把她们安全的送回去,他没有可托付的人,但现在有了。

    祝凝山看着周舒,怀疑他在戏弄自己,神色越发严峻,但周舒面色不改,坦然道,“前辈信也罢,不信也罢,这件事的确很重要。”

    祝凝山挪开了目光,“柔儿,荷音派在哪?”

    祝小柔轻声道,“东胜州东北角,我们回重阳宫时正好会路过。”

    祝凝山转向周舒,点点头,“好罢,这件事祝某答应了。”

    周舒行了一礼,“多谢前辈。”

    祝凝山眉头微耸,看向周舒,“第二件事呢?是不是要祝某把她们再送回来?”

    (PS:谢谢明明德的一直支持,感谢收藏订阅投票的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