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675章 第一战,胜
    行走时,周舒也没忘了进无双城闯树人巷。

    面对一群群的树人,他渐渐游刃有余起来,而且他的分寸掌握得很好,不会出现过于疲惫的情况,成绩也很稳定的进步着。

    一天很快过去,周舒独自来到天星峰。

    杨梅打算炼丹,而郝似云自然会陪着她,周舒便一人来参加比试了。

    第一轮的三场比试,隔一天一场,周舒被分到了上半区,也就是前五十名的位置,接受其他剑修的挑战。

    没多久,抽签开始,对手也出来了,是一位金丹境的女剑修。

    蓝曼竹,来自青城剑派。

    难得见到女剑修,尤其是已经进入剑榜的女剑修,还是金丹境,周舒也不由多看了一眼。

    蓝曼竹面庞甚美,只是笼着一层严霜,寒气迫人,见周舒看自己,目光有如鹫鹰般直视过来,叱道,“比剑就比剑,看什么看,先吃我一剑!”

    未几,淡黄色的剑芒,霎时笼罩了整个比试场。

    寒光如注,倾泻满地。

    周舒取出重金剑抵御,很快,他脸上就显出一丝吃惊之色。

    那剑芒中的剑意,犹如月光一般,无处不在,虽柔如水,但顷刻之间便穿透了周舒层层剑意的阻挡,刺骨的深寒渐渐将周舒笼罩,几乎深入肌体,无形中,周舒竟有一种无法防御的感觉。

    “月之力?”

    周舒很快就明白,他遇到了一位修炼星月之力的修者。

    星月之力,来自天地,比修者自行转化的灵力显是要高出了一个等级,它们很强大,但只有极少数体质特殊的修者才能修行,才能利用灵力将星月之力引导入体,适时而发。

    修炼星月之力极为不易,不仅要特别的资质,天时地利也缺一不可,这蓝曼竹的月之力相当浓厚,而且竟能融入到剑意之中,也难怪在金丹境就能列身剑榜。

    若是换了其他剑修,或许会一时乱了阵脚,但周舒不会。

    他见识过星月之力的力量,尤其是月之力,平日里也没少做过推演,重金剑顿时展开,剑意层层叠叠,汇成一张无形巨网,将月光兜在其中,不断消磨吸收。

    当初他收纳月影流觞,便是这样做的。

    但这不是普通的月光,而是融合了剑意的月之力。

    在无双城里学到的收纳法诀,必须经过许多改变才能运用,才可能收取月之力。这技巧十分复杂,也只有周舒才可能在自己的剑意中施放出来,并且利用第三变加大了威能,换了其他修者,也只能是无奈而已。

    周舒便是这样的修者,通过推演和计算,能够将任何普通的法诀,发挥到最大的程度。

    蓝曼竹微显意外,盯着周舒,剑意又加紧了许多。

    她天生寒月之体,最适合修炼月之力,她体内月之力比灵力要强出很多,在这个无法施放元力的地方,她相当占便宜,而且她的秋月剑意和月之力相配无间,威力更增加了几倍,加上出其不意,哪怕遇上比自己强的元婴境剑修,也有战而胜之的能力。

    她的剑意加倍了,但依然无法穿透周舒织就的大网,反而有不少月之力都被周舒吸走了。

    “怎么会这样?”

    蓝曼竹脸上显出许多惊诧,月之力修炼不易,如果再这下去,只怕自己的月之力要被周舒吸光了,那后面的比试也就不用比了。

    想到这里,她面色顿时苍白起来,严霜完全变成白雪。

    “停,我认输!”

    她急忙收剑,满峰的月光瞬时回收,她的身体渐渐泛黄,显得有些透明起来,殊为古怪。

    周舒轻轻点头,剑光一转,之前收取的月之力瞬间又放了回去。

    他也知道,修炼月之力不容易,他可以将这些月之力留下来或是磨散击碎,但不太适合,也没有必要结仇。

    蓝曼竹感觉到力量全都在慢慢回来,心中顿时一阵欣喜,对周舒不由生出许多好感,也是放下了冷傲,对周舒行了一礼,“适才曼竹有些无礼,对不住。”

    “不客气,承让了。”

    周舒淡然拱手,转身下峰。

    蓝曼竹收回月光,注视着周舒,好一会才离去,暗忖道,“真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若是换了其他人,有这样的法子,多半会将我的月之力全都打碎,然后少掉一个敌人罢。”

    “唉,想不到第一场就遇到这样的强者,要是再输一场,就只能在后五十名了。”

    她轻叹口气后,也下了峰。

    第一场胜利如期而至,周舒微感欣喜,但没有太过高兴。

    排位阶段,每一场都是生死战,一场都输不得,要是下一场输了,掉到下半区,最后一场又抽到强手,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刚想要回妹峰,迎面走来一人,对他拱手示好。

    却是很久都没有来过的丁墨。

    或许是有郝似云在,他一直都不敢过来,今天郝似云没来,才敢来了。

    周舒促狭的想了想,拱手还礼,“丁道友,好久不见,有事么?”

    丁墨微微点头,诚挚道,“周道友,我想和你比试一场。”

    周舒不由摇头,“丁道友也是有趣,眼下正在剑会中,时时都会遇到对手,我哪里有时间再和你比试呢?”

    “周道友误会了。”

    丁墨连忙摆手,“不是说现在,而是说剑会之后,若是你我没有遇到,我们再择日比试一场,地点什么都由道友决定,可以么?”

    他的眼光凝然中带着谦卑,神态余齐也极是诚恳,过去的那些傲然全都不见,不再惹人生厌,好像洗尽铅华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这让周舒颇感意外。

    周舒思忖片刻,微笑点头,“既然丁道友盛情相邀,我没有理由不答应,好罢,剑会后如果我还在,会和你说。”

    “说什么话,剑会后道友怎么会不在?”

    丁墨显出欣喜之色,“多谢道友,我只是想亲身体验道友的剑道,学习学习,别无他意,再会了。”

    目送着丁墨离去,周舒不觉微微摇头,这人变得可真快啊。

    看得出来,他的转变确是发自真心,这倒也说明,丁墨并非自大之辈,真是个爱剑道的剑修,不过短短一个月,在剑会里打熬了几场就能转变态度,由自傲自大变得谦逊端正,前途也是不可限量,倒是不能像以前那般小看了。

    这样的人,倒是可以一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