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659章 继续下去
    思虑一会,周舒再度走了进去。

    两只树人再度冒出,又对他发起了攻击。

    手中无剑,亦无灵力可用,法诀也不可能,阎浮经也没有效果,除了靠神魂本身的力量,没有其他选择。

    周舒并起双拳,当作盾牌,用力朝前撞了过去。

    啪,啪!

    前面的枝条应声折断,但还没等他高兴,后面的枝条仿佛连绵不断,又刺了过来,任是周舒反应灵活,身形如蛇的闪避着,仍然没有完全躲过去,还是被刺中了一下。

    他虽然早有防备,但那疼痛还是难以抑制,神魂形成的身体也站不稳,一跌,直接往后飞了出去。

    不过这次比上次要好些,没有直接掉出无双城,只是掉到了树人巷外面的大厅里。

    周舒坐在地上,揉着脑袋,缓解痛楚。

    神魂上的痛苦,直接就在这里体现出来,身上冷汗不断冒出,衣衫湿透,全身肌肉疼痛,面孔扭曲到都变了样子,看上去很有些可怖,

    坐不多会,他站起来,又往树人巷里冲去。

    这次,他又学到了一些,抵挡的时间长了一倍,足足达到了三息。

    但三息过后,那树人的下面突然飞出一根枯黄的树根,树根灵活如鞭,似乎知道周舒要往哪里闪躲似的,正抽在周舒身上,周舒顿时飞了出去。

    这一下,比之前还要疼痛得多。

    “呜啊!”

    惨叫一声,神魂受不了刺激,毫无悬念的被抽出了无双城。

    “师兄,你怎么了?”

    这次连专心炼丹的杨梅也被惊动了,连忙放下青荷火跑过来,“是不是练岔了经脉,不会像上次那样变得硬梆梆的,完全动不了了吧?”

    她惊疑的注视着周舒,还伸出葱一样的手指在周舒身上戳了两下。

    周舒摇了摇头,“没事,你们忙你们的,别管我。”

    他面色有些泛红,确实想不到,那疼痛竟然连自己都无法忍受,但是,再不能忍也要忍,他还不信了,连第一步都过不去。

    休息了一会,他又回到无双城。

    看了看手中的积分,摇摇头,义无反顾的走了进去。

    知道那树人还会利用树根来攻击,他准备得更具体,也谨慎了许多,挡,闪,躲,眼看着坚持了快要十息,似乎有那么一点可能冲过去了。

    两根鞭子一样的树根,在周舒脚下交错而过,正是好机会,周舒身形展动,加速往前冲去!

    但刚刚冲出几尺,那树人忽地变大了,身上冒出许多绿色的树叶,纷纷扬扬的洒了下来,急雨一般,瞬间,数丈之内的甬道就全被树叶覆盖。

    周舒自然也没办法躲避,顷刻间,身上就落了好几片树叶。

    那树叶看似轻柔,实则重若泰山,而且仿佛是用几百根尖针组合起来的,一挨到身体,刺魂的剧痛立刻蔓延开来,仿佛周身被淋满了热油似的,周舒身体顿时一软,力气全无,几乎连气息都没了。

    那树人的鞭子立刻抽了过来。

    没有任何别的可能,周舒又掉出了无双城。

    一阵惨叫,没有掩饰的喊出来,他感觉得到,不得不喊,不喊的话,只怕就会晕过去,那样神魂就没有锻炼的效果,痛苦也白挨了。

    面前是两张关切又疑惑的脸。

    “师兄,你练得什么功法啊,这么疼?”

    “师兄,我再也不跟你说要学炼体了,呜呜,听得我都要哭了。”

    周舒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休息完好后,他又出现在树人巷前的大厅里。

    虽然痛苦,但收获也有一点,神魂更加坚韧,对疼痛的忍耐也在增加,神魂也得到了增长,只是很少罢了。

    但也有一点郁闷,主要来自于积分,每次进出都要消耗二十积分,说的三个时辰,但不能坚持,也就是几息而已,很有些不划算。

    “积分还多,怕啥,继续。”

    周舒咬了咬牙,继续往树人巷里冲去。

    一次次的进,一次次的出来。

    每一次被打出来,他都有新的体会,树人的攻击方式,也被他慢慢摸清楚。他在大厅里平缓疼痛的时候,都会用神识加以推演,推演这点东西,倒不会妨碍到神识的休息。

    了解了树人的攻击方式却还不够,还要发挥出神魂的力量才行。

    在这里他只有神魂可以用,唯一能用到的也就是衍一诀了,但怎么把衍一诀转化为实实在在的力量,来和树人周旋,也不算容易的事。

    时间过去的很快,周舒进进出出,起码有三十次。

    看似一直都没有成功,但实则进步不小,就算被树叶裹满,他也不会疼得飞出去了……现在他的忍耐力,似乎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或者可以这么说,他已经习惯了。

    又被击打出来,周舒坐在大厅里休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继续思忖,却见一个黑影渐渐的从大厅中浮起,飘到了他的面前。

    周舒看了一眼,只道又是城主,微微点头,却没有多余的力气和城主闲扯,索性等着罢,不就是嘲讽么,反正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那黑影看了他好一会,摇头道,“原来是个傻子。”

    声音颇为老成,似乎年岁已经不小,但显然不是城主,不过多半也是城中的管理,怠慢不得。周舒起身行了一礼,正声道,“前辈好,晚辈可不是傻子。”

    黑影颇为不屑的摇了下头,“你若不是傻的,为何在这里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呢?”

    周舒愣了下,“什么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还请前辈指点。”

    “你做的就是不可能的事。”

    黑影缓缓说道,见周舒神色疑惑,他接着道,“你以为这树人巷写了个丙级就是丙编号的黑衣使者用的么?”

    周舒疑道,“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

    黑影的声音严肃了不少,“这甲乙丙三条树人巷,都是给结成元婴,甚至修成元神的修士来锻炼的,只有有了元婴,才能承受树人攻击的痛苦,才可能利用神魂甚至元神的手段来冲过树人巷,击败树人,你一个金丹修者,连元婴都没有,又怎么可能通过呢?”

    周舒微垂下头,陷入沉默。

    黑影说的的确有道理,元婴境或是更高的修士,神魂确实比修者强,手段也多很多,通过树人巷的把握也大得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金丹境的他就不能通过。

    之前的尝试,他已经看到了一些希望。

    若是那黑影一开始就出来提醒,他或许不会试着去走,但既然已经开始了,那么他就会继续下去。

    黑影见周舒沉默,缓声道,“不要浪费积分了,快走罢。”

    周舒抬起头,看着黑影,很是认真的道,“不,前辈,我要继续,直到走过去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