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536章 死了?
    先前周舒和其他邪修战斗时,西门白在一旁观察了很久,他悟性非凡,竟看出了剑意中的一些弱点,适当的利用起来,让周舒一时无法取胜。

    “剑意中附带的神识,被他的神识影响到了,无法正常攻击。”

    原因周舒知道,但他也不很在意,因为他看得很清楚,胜利必然是他的。

    身为邪修,那西门白神魂很强,但神识和灵力都不如他,更不要提金丹的积蓄,两人相差不小,即使看出了剑意的弱点,也顶多再坚持几十息,就会被浩荡的魔蚁吞没。

    当然那也只是预想,作为离渊府的校尉,对手多半还有别的手段,不能小视。

    “如何?我轻松自如,你的剑意奈何不了我,失望不?”

    魔蚁海洋中,西门白的步履越发蹒跚,似乎有些支撑不住了,但脸上却带着笑容,出言嘲讽。

    周舒微微点头,淡然道,“你说的不错,我的剑意的确还需要磨练,不过今天我的收获很不小,领悟到了许多东西,以后就不会让你失望了。”

    敌手越来越强,攻无不克的剑意也遭到了挫折,但他不算太在意,被看出弱点也是一件好事,正好可以想办法弥补,而且今天两场战斗,都与过去不同,对他的启发相当大,或许用不了多久,剑意就能再进一步,将剑随心转圆满起来。

    西门白嘿嘿一笑,见激怒不了周舒,便顾左右而言他,“看你的样子,多半不是清源五宗的修者,到底是什么门派的?”

    周舒轻轻摇头,“如果你想知道,等下去问问石凯山,他也许会告诉你。”

    “石凯山已经死了!”

    西门白喝了一声,随即恢复了平静,“说起石凯山,之前你明知必胜,还要那样对待石凯山,看来你很喜欢战斗啊。”

    “不错。”

    周舒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而且你和他没什么区别。”

    “哼,把我和他相提并论,简直是一种侮辱!你以为这样就能够击败我?”

    没有激怒周舒,自己反而先动怒了,西门白有些忍不住,不由怒喝一声,身上陡然冒出许多青烟,裹挟着他,快速往上飞去。

    那青烟似带着恐惧的剧毒一般,魔蚁碰到后纷纷退让,避之不及。

    “他的力量有些古怪,是来自邪修的什么法门?”

    周舒不觉忖道,“但看他的样子很有些痛苦,或许这样的法诀需要消耗精血或是神魂本源?”

    周舒自不会让西门白逃走,纵身飞起,剑意如影随形,紧跟在西门白后面。

    这次的剑意,他刻意没有附带太多神识,而是用单纯的灵力去攻击,以免再受到那道青烟的影响。

    嘭!

    一颗黑色珠子突然出现在剑意中,直接被剑意击碎!

    数十道残魂,蓦地从破碎的珠子中涌出来,离着最近的周舒猛扑过去。

    那些残魂,大多来自凝脉境修者,神魂虽然不算强大,但数量却多,而且它们没有别的意识,只知道攻击生灵,周舒不能等闲视之,只能停下来对付。

    识海中一阵涌动,神魂之力配合神识,化作一只无形大手,将众多残魂一一捏碎。

    也不知道这些残魂是何人,受过怎样的折磨,但已经到了这种程度,让它们彻底消散得到解脱,才是最好的办法。

    耽搁了这一会,那西门白已在近十里外,周身的青烟全都消散不见。

    或是觉得安全了,他回过身,神色间颇显憔悴,只脸上依然带着一丝傲然,发出冷酷冰寒的声音,“违反约定,杜泽已经死定了,有一天,你也会死。”

    “你现在就会死。”

    周舒淡然回应,重金剑陡然刺出,剑光急速向前,划过一道金虹,几乎眨眼之间,就落到了西门白周围数里处。

    “这么远,你能做什么?”

    西门白冷哼一声,但心中也甚是惧怕,往前狂奔。

    “啊,金丹?”

    他的神识却是发现了异常,猝然一呆,身后的那道光芒并非剑芒也非剑意,而是一颗马上就要爆开的金丹!

    “你猜的很对。”

    发出剑光后,周舒早已往后疾驰,隔着他已有十里开外了。

    这个距离,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但他也绝不能让西门白就此逃走,留下后患,所以干脆的用了金丹,还是一颗二品金丹,这样的爆炸冲击力,想必西门白的身体再强硬,也经受不起。

    随着崩天般的一声巨响,金光照耀了整个大地,四野顿时失去了颜色。

    金丹爆裂中,一个人影由清晰变得模糊,瞬间就被狂暴的灵力撕成了碎片。

    几息后,金光渐渐黯淡下去,恢复了一片清明。

    周舒收起遮挡身体的剑意,快步往爆炸中心走去。

    西门白处于爆炸中心,又没有周舒那样的保命手段,身体自然是一点残渣都不剩下了,但也有很多东西是金丹无法摧毁的,只是要全都寻找到也不算很容易。

    最需要注意的就是神魂,周舒异常谨慎,对于邪修来说,神魂可能比肉身更加重要,他们宁可抛弃肉身,都要保住神魂。

    小心的探寻了近半个时辰,上下左右周围数十里内,连一颗沙粒都没有放过。

    “没有发现神魂,是消散了,还是有特殊的手段逃走了?”

    周舒有些疑惑,但现在显然是找不到答案。

    “不过肉身消亡,就算神魂逃了出去,也是极大的损失,除非西门白是专修神魂的魔门邪修,但看起来他对身体和灵力的运用极为自如,不像是专修神魂的。”

    周舒思虑了一会,没有再想下去,只淡然想着,“若再遇见,那便再杀一次好了。”

    他的面前,堆积了一堆东西。

    之前西门白用过的黑壶尤为突出,不同于其他邪器,它一直都带着淡淡的光泽,而上面极为复杂的古奥符纹,层层绕绕着,满满的岁月痕迹。

    “这样的符纹,似乎在哪里见过类似的……”

    周舒看第一眼便觉得有些奇怪,拿起黑壶仔细端详了一会,很快便有所感,“枪铃!赵家的枪铃上也有差不多的符纹……枪铃是赵家传承下来的古物,而赵家历代世家,绝不可能把邪修的东西留下来,莫非这只壶也不是邪器,只是其中的某些功能,被邪修利用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周舒输入了一丝灵力。

    很快,那壶便有反应,四周显出四色光华,光彩照人。

    “我也能用,而且这般色彩,怎么也不像是邪器……大凡邪器,无不阴森诡秘,这只壶却有些不同。”

    (PS:抱歉,之前的章节改动了一点,关于这只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