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517章 困阵
    山峰近在眼前,但却被一片乌黑的浓雾挡住了去路。

    那雾气颇显诡异,从中感觉不到一点灵气,周舒探入神识,更是微微一震。

    “神识进入,却如泥牛入海丝毫没有反应,仿佛被完全阻隔住了,这阵法和之前的两个不一样,非同小可,不是那么容易破掉的。”

    驻足在阵前,周舒微显疑虑,而小滚却是呜呜呜的叫了几声,似乎有些不屑。

    周舒横了一眼,“看不起我,那你来,找出阵符阵眼,有赏。”

    小滚麻利的落下来,晃了晃尾巴,很是兴奋的走了过去,然而它在浓雾前踯躅了好一会,却耷拉下了脑袋,灰溜溜的走回来,之前的兴奋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些难得的畏惧。

    它的这种神情让周舒更加疑惑了,“连小滚也看不出来这个阵法,说明它既没有五行之力,多半也没有什么阵符在里面,倒是奇怪了。”

    他却不知,这硫光毒汤阵出自邪修,使用的也是等阶相当高的邪器,灵力神识进入很快都会被腐蚀,他和小滚用正常的方法自然是难以看出端倪,而且这等能够腐蚀神魂的阵法,相当克制修者的灵兽或妖兽,它们不像修者,识海没有太多保护,在阵法里它们仅有的一点神智很容易就被侵蚀,从而变得狂暴嗜杀,不会再信赖主人。

    “既然来了,不管怎样都要进去看看,小滚,你先在外面等我。”

    周舒注视着浓雾,神色认真的道。

    呜呜,小滚叫了两声,听话的钻入土中不见。

    小滚的状态不太好,似乎对这个阵法有些畏惧,这种情况下,周舒自不想让小滚去涉险,至于他自己则没有太多担心,人到底要聪慧得多,可以随机应变,就算再不济的情况下,也有大遁光符来保命,自然无畏。

    周舒快步前行,直接跃入阵中。

    和之前不一样,他难得的使用了金丹护体。

    七品金丹,自我韬晦,即便是使用金丹护体,也不会有什么金光显现,看上去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

    刚进入阵中,他就感觉到了异样。

    身处阵中,虽有金丹护体,但浓雾仍然缓慢的飘了过来,似乎正将他外放的灵力渐渐侵蚀,而探测放出的神识还没有接近多少,也很快就消失,趋近于无,这种感觉他很少有过,而且他很快就发现,不止是神识,甚至连神魂都有殃及。

    这就很难受了。

    神魂不比神识,不是随便消耗的,一旦损失,很难弥补过来。

    周舒不再探测,而是静守其心,牢牢的护佑着识海。

    不能使用神识神魂,自然也看不了多远,可见度不过数十丈。

    “侵蚀神识甚至噬魂,很异常,就算是再好的五阶法宝也不会有这样的效果,莫非,是邪修造成的?”

    这样的想法一产生,很快便明确起来,“看来确实如此了,这显然是邪修的阵法,邪修阵法必有邪器,没想到云间派居然利用邪器布阵。”

    想到等阶不明的邪器,噬魂的邪阵,周舒神色凝重起来。

    “哈哈哈……等死吧……”

    一阵狂笑穿过重重浓雾传过来,声音仿佛经过了几重过滤,飘渺诡异,带着些鬼魅的味道。

    笑声还没有歇止,瞬息风起云涌,浓雾越发密集起来,汇成一朵朵云团朝他聚集。

    周舒收起金丹护体,挥剑,用剑意护着自己,缓缓下落。

    在不明白具体情况前,他决定不再用金丹护体,他刚刚结丹,也没有花太多时间了解金丹,对金丹的运用不算深透,万一金丹出了什么事,悔之莫及,还是最拿手的剑意更靠得住一些。

    剑意和浓雾相撞,消耗不小,但仍将周边的浓雾荡开了不少,但那浓雾仿似无穷无尽,执着的靠近。

    噗,噗。

    未及下落,下面传来阵阵奇怪的声音,周舒定睛看去,不由有点怔住。

    底下的地面仿佛烧开了的沼泽,乌黑浓稠的泥浆中,不断冒出硕大的气泡,那声音,便是气泡炸开时发出的,而随着气泡炸开,一团团乌黑的雾气从中散发出来,向周舒飘近。

    “原来下面更危险,浓雾便源于此,还想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多半是不行了。”

    放弃了下落的打算,周舒悬在空中快步前行,不断用剑意驱散逼近的浓雾,一面寻找出路,一面思索着破阵的办法。

    眼下最麻烦的,是神识和神魂受限,对修者来说,没有这两样,和瞎子聋子没什么区别,有再强的实力,也无从发挥出来。

    浓雾越来越多,周舒只能多加灵力,让魔蚁更加浓密才能有效抵挡。

    灵力神识都会在浓雾中慢慢消失,但他宁愿这样消耗,在没有找到办法之前,他不会展露太多的底牌。

    阵中一角,离周舒十里开外的地方,一处开阔的空地中。

    这里没有黑雾,显然是安全点,也是阵眼所在,两名金丹修者坐在其中,关注着阵中的周舒,时不时的笑几声。

    “哈哈,看他那样子,找不到办法出去了,只能慢慢等死。”

    “真不愧是邪修的阵法,专门针对修者的神识神魂,任何修者遇到都没有办法啊,可怕。”

    看向中间,牛采和的声音有点颤抖,显出几分畏惧。

    裘弘亮微微点头,“不知道杜泽从哪里弄来的,还有那么多魂石,足够坚持一段时间了。”

    一面乌黑的幡旗竖在正中,周围摆放了七七四十九颗怪异的石头,那些石头上不断散发出一丝丝的黑气,缓缓往幡旗上绕去,黑气层层环绕,将整个幡旗包裹起来。

    那幡旗,自然是邪器万毒幡,而给这邪器提供动力的不是修者也不是灵石,而是魂石。

    魂石是邪修制造出来的,专门用来储藏魂魄神魂的容器,它可以用来修炼,也可以提供动力,作用和灵石差不多,但不同的是,灵石来源于天地自然的灵气,而魂石则是采集人类和妖兽的魂魄神魂而成。

    每一颗魂石都是邪恶之果,代表着残忍,黑暗,还有死亡。

    看了魂石一眼,两人都忙不迭的挪开了视线,魂石中的冤魂,仿佛在注视着他们,让他们心生悚然,不寒而栗。

    “加把力吧,让他早点死,我们也不用老待在这里。”

    “嗯,你准备好幽风牙剑,我操纵阵法把他逼到陷阱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