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441章 见吕七
    “我欲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沈文愣了愣,重复了几遍后,原本就显得苍凉的面孔似乎更苍凉了些,“唉,也许吧。”

    管林平嘿嘿小了声,“不过,沈兄,有个丹修不怎么老实啊。”

    沈文愕了一愕,“谁,怎么回事?”

    青荷峰上的丹修不多,都交给了管林平管理,至于原来的峰主苗秀,正在闭关冲击金丹。

    “一个叫吕七的小子,最近老是不安分炼丹,还说我给的丹方有问题,不该这么炼制,现在都不怎么动手了。”

    管林平嗤了一声,“有问题?一个筑基境的小子也能看出我丹方的问题,我看他是找事。”

    “吕七么……”

    沈文思忖了一会,“他不炼就别管他了,不影响别人就行,但也不能让他下峰。”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会让任何人下去。”

    管林平不屑的点了点头,“这种家伙,自恃有点天赋就不老实,要不是你说不能生事,我早就把他给解决了。”

    沈文颇显郑重的道,“且忍一忍,等丹药炼制成功,你想要什么我自然会给你,但现在不要多事,一旦生出事来,其他丹修不好好炼丹,凑不齐数目,就麻烦了。”

    “知道。”

    管林平回过头,双眼盯着丹炉,嘴角弯起,“放心罢,我还没兴趣对他做什么。”

    沈文点了点头,“管总管继续忙吧,我去山上转一圈。”

    “好的,不过也没必要,这山上到处都是阵法,何况有你我在,有什么人能进来?”

    管林平微显不屑,挥了挥手,自顾自的继续炼丹。

    青荷峰的一处山谷里。

    吕七挥舞着长剑,他脸上带着几分担忧,难以专心。

    正练着,他莫名一怔,面前的草地中突然站起来一个人,正微笑看着他。

    “啊,周师兄!”

    他喜上眉梢,连忙跑了过来。

    周舒淡然点头,“是我。”

    “你怎么回来了啊?”吕七很有些兴奋,围着周舒不住发问,“对了,师兄你怎么上来的,现在青荷峰不许弟子上来呢?”

    “偷偷上来的,不用管这些细节。”

    周舒笑了笑,“我想问问,吕师弟,你们最近炼制的是什么丹药?”

    提到丹药,吕七脸上的喜色顿时消去了大半,又有许多忧虑浮上来,他颇显无奈的道,“我也不知道,多半不是什么好丹药,那丹方一直在改,而且越改越奇怪,很有问题。现在我看来看去都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噬心棉和迷雾草一起用,它们都对修者心神有很大的妨害,难道是以毒攻毒?”

    他摇了摇头,“但又不像啊,或者是有别的什么技巧……而且上次的丹方用的是牵机藤,这次又不用了,也很莫名……”

    他炼丹很久了,对丹方也有不少了解,作为提升修为的丹药,用这些药物实在太奇怪了。

    听到吕七的话,周舒似有所悟。

    得到灵植传承的他,对这些药物很了解,噬心棉和迷雾草,还有牵机藤,这三种药材都是三阶,它们很稀少,但用途实在不大,通常都是用来炼制毒丹的,比如邪修常用的蚀神丹,便要甬道噬心棉。

    用这种药材来炼制提升修为的丹药,实在不大可能,沈文的用心,昭然若揭。

    周舒缓声道,“你有炼好的丹药么,给我看看。”

    “没有。”

    吕七摇了摇头,“我们炼丹,都是在专门的丹房,每隔五天才能休息一天,炼丹过程中一直有人监督,而且炼出来的丹药,无论好坏都会被收回,不允许自己留下,药材也不行。”

    “这样么。”

    点了点头,周舒更加确认,这些丹药绝对有问题,沈文想利用丹药,来控制荷音派的弟子。

    “师兄也觉得很奇怪吧?”

    吕七点点头,“最近几天,丹方又改成这样,我觉得实在有问题,根本不能再炼制下去,就推说灵力郁结,炼不得丹。那管总管也不说什么,就让我休息了,但是不让我下山。”

    周舒有些疑惑,“管总管?苗峰主呢?”

    “哼,若是师父在,怎么会让青荷峰变成这个样子!”

    吕七渐渐有了些怒气,“本来青荷峰好好的,可是自从师父闭关,来了这个管总管之后,青荷峰就完全变了,到处都是警戒,我们整天都是在丹房炼丹炼丹,什么事都不许做,连修炼都减少了很多,这还是修者么,简直把我们当奴隶看。”

    自从管林平管事以来,他根本没有机会练剑,心中也是颇多怨言。

    周舒微微抬头,“丹房在哪里?”

    吕七老老实实的答道,“在青荷峰原来的大殿,除了管总管和他的几个手下,只允许丹修进去的,其他人都进不去。”

    周舒差不多了解了,点头道,“我去丹房看看,吕师弟,不要说我来过。”

    若是其他修者,他不会轻易现身相见,但吕七不同,在秘境里一起经历过生死,而且现身之前就他观察了好一会,吕七和以前没什么改变,性格如旧。

    “师兄的话,我一定照做。”

    吕七很认真的点头,“师兄打算要做些什么?”

    “先看看吧,可能明天起,青荷峰就不一样了。”

    周舒笑了笑,手指舞动间,身形很快便隐入了青草中,再也看不见了。

    “师兄,师兄?”

    吕七叫了几声,情不自禁的摇头,“这是什么稀奇的法诀啊,居然就这样消失了,每次见到师兄,他都有很大的改变……不过师兄说明天就青荷峰不一样了,是什么意思呢?”

    此时的周舒,已然化作青草,缓缓朝着大殿行去。

    有些事一旦确定了,就要立刻去做,容不得半点耽搁。沈文和那个莫名的管总管,现在在做的事完全是在伤害荷音派,而且是极大的伤害,用丹药来控制修者,这种事情一旦捅出去,荷音派在清源山脉只怕再无立锥之地。

    快刀斩乱麻,在丹药没有炼制出来之前,就必须阻止丹药出现,避免之后出现更大的麻烦。

    他想得很清楚。

    而且,他有足够的自信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