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439章 什么丹药
    “舒师?”

    “你回来了!”

    两女互相看了一眼,惊喜之极。

    显然,能做到这点的只有周舒。

    郝似云拍着手欢呼,连淡定的郝若烟也忍不住跑过来,“舒师,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若烟一直在担心……”

    “进去说罢,我全看到了,今天真是委屈你们了。”

    散去木遁诀的周舒现出形来,微微点头,当先走进了山谷,两女跟在后面一起进去。

    三人坐定,郝若烟布下了隔音阵,这才说起话来。

    郝似云眼带疑惑,“舒师兄,你一直躲在门口啊,我们都没有发现呢,为啥躲着不出来呢?”

    周舒笑了笑,“也没多久,本来想直接进去找你们的,却注意到了那群弟子过来,就在门口守了一会,没想到还能看到后面的事,还真是有意思。”

    言语间,他神色淡然,但淡然中也带着一丝凉意。

    他没有想到,沈文变成这个样子,而且如此对待郝家姐妹,这种事,现在的他有些不能忍。

    脱离追杀后,他一路回程,日夜不停,只还是晚了一个月,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却是正好看到了沈文打算逼走郝家姐妹的一幕,也是郝若烟机敏,不然就让沈文得逞了。

    郝若烟凝视着他,上上下下的看了好一会,眼中很多关切,“舒师,你没事吧?遇到谢琴心了么?”

    周舒微微笑着,“没事,追杀虽然麻烦,但对我来说,只要没有修士就不足畏,等来后来他们终于醒悟派出修士,却是晚了点,呵呵。”

    他略微的提到几句,而郝若烟和郝似云则深感心服,眼中闪着崇敬的光,有些发怔的注视着周舒。

    郝似云小脸扬起,拉着衣袖,似是请求的道,“讲讲嘛,我想听你是怎么对付那些可恶的修者的,舒师兄。”

    周舒摇摇头,“这些事没什么好说的,要听以后有的是机会,今天你们受委屈了,放心,我会帮你们找回来的。”

    郝似云捏了捏拳头,“嗯嗯,那些坏人。”

    郝若烟淡淡笑着,“舒师,那都不算什么的,不过现在的荷音派,和舒师之前说的不同了。”

    “我感觉到了,问题应该出在沈文身上罢。”

    周舒轻轻点头,似有所悟,“以前有金长老时时在,几峰的峰主也是持重谨慎之人,而现在几位峰主都换了人,赵长老还在闭关,原长老看起来不太过问宗务,荷音派的一切都由沈长老把持,权力落到一个人手中,难免生出问题。”

    “嗯,和舒师说的差不多。这些时日里,若烟了解到许多荷音派的……”

    郝若烟点点头,缓缓说出一大段话来,听得周舒不住点头。

    听完,周舒看向郝若烟,带着许多赞赏和欣慰,“辛苦你了,若烟,有你在在,真是心安许多。”

    即便他自己先回来,也未必能像郝若烟做得这样好。

    “哪有,”郝若烟脸色一红,微垂了头,“都是若烟应该做的,舒师唤我们来荷音派,若烟自然要了解清楚……”

    郝似云举着手,邀功道,“我也出了力哦,我每天有空都会出去偷听呢。”

    “知道了,你也很好。”

    周舒笑了笑,随即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若烟,依你看,现在该如何做?”

    郝若烟犹豫了一会,看向周舒,眼睛微微眨动,“不知道该不该说,怕是有些冒犯到舒师的长老。”

    周舒微微一笑,“但说无妨,我在荷音派并无师尊,和沈文也没多大关系。”

    “若是为荷音派好,沈文绝不能再当长老和宗主。”

    郝若烟思忖了一会,缓缓道,“再这样下去,荷音派会越来越松散,原本的凝聚力也会烟消云散,不要说等到云间派来袭,自己就要乱到底,若是新招的那些弟子可用还好,就算乱也能把基业维持下去,但现在看来,他们遇到强敌,不是逃走就是投降,根本没有大用,除非……”

    周舒微显不解,“说的很好,除非什么?”

    郝若烟想了想,颇含忧虑,“除非那位沈长老用了一般宗门不会用的特殊手段,能控制这些弟子,到时候让他们去卖命,但若烟想,这些手段虽然很有效,能度过危机,但绝不是名门正派应该做的,做了就和邪修没分别,而且也是饮鸩止渴,如果荷音派真的这样做了,名声全毁,以后就很难再招到弟子了。”

    这想法她思虑了很久,此时才清晰的说出来。

    如果不是有特殊的控制手段,沈文凭什么说这些弟子到时候能为荷音派卖命呢,实在很难想象。

    周舒有一丝疑惑,“若烟,你应该是发现了什么迹象吧,不然不会这样说的。”

    他知道郝若烟心思缜密,不会妄加猜测,何况是这样冒犯的猜测。

    “若烟听说,沈长老一直在大肆收集各种灵物,炼制提升修为的丹药,说是在一年后,也就是五年之期之前的一个月,这些丹药便能炼制出来,到时候发给新加入的弟子,让他们修为大进,最起码也能提升一到两个小境界。不少新加入的弟子都是为了这丹药而来的,也因此一直留在荷音派。”

    郝若烟缓缓说来,“据说青荷峰一年前就被封闭了,丹修都在加紧炼丹。若烟想来想去,这些丹药虽能提升修为,但多半也有什么别的用处,可能就是沈文控制那些弟子的手段。”

    “是这样么……”

    周舒微微点头,似有所悟。

    用丹药来控制门下的弟子,通常是邪修的手段,而沈文现在也要这么做?

    看来几年前的灭宗之祸,真是把沈文改变了,为了荷音派的千年基业能保住,他已经陷入执迷,不惜一切。

    “若烟只是猜测,并不能确定。”

    郝若烟摇了摇头,“那青荷峰看管极为严密,到处都有阵法,不止沈文时常守在那里,那里应该还有其他金丹修者,若烟很难找到机会上去确认。”

    “其他金丹?”

    周舒思忖片刻,“交给我吧,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郝若烟轻笑起来,“舒师的隐藏手段现在越发高明了,之前在门口,他们离得那么近都毫无察觉,如果说在这里还有谁能上去青荷峰,也只有舒师了。”

    周舒微笑,摇头。

    他的木遁诀固然有所长进,但更多的是修炼阎浮经的缘故,阎浮经完全依托阎浮提树而来,着重木行,修者修炼得越多,便和木行之力越发亲和,仿佛有融为一体的感觉,几个月的修炼后,现在他的木遁诀,几乎没有金丹境能够看破了。

    郝若烟紧接着问道,“要是确认了沈文在炼制控制修者的丹药,舒师会如何做?”

    “阻止他。”

    周舒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