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364章 枪势
    “我只出两成力,若是挡不住,尽早出声。”

    赵亦歌微微垂眉,丈八长枪端于右手,平平刺出。

    枪速不快,但叱咤喑呜之声竟不绝于耳,细细看去,眼前哪里只是一把长枪,分明是千军万马!

    似阵前冲锋,战鼓雷鸣,万马奔腾,浓烈的杀伐之气几乎充塞了整个天地。

    周舒已经完全感觉不到静室了,眼前金戈铁马,耳边杀声震天,仿佛被拖进了另一处空间,一个正在激烈厮杀的战场。

    枪势。

    这种滋味,周舒从未有过。

    周舒深深的感觉到,无论自己在哪里,都躲不过这一枪。

    “这只是两成力么?世家子弟的实力当真比我们宗门修者要强多了。”

    站在角落的郝若烟不自觉的凝住了眉,情不自禁的为周舒担心,虽然那一枪不是对她而发,她看不到枪势,但她也感知到其中浩瀚的杀意,自己都有些消受不了。

    “好枪势。”

    周舒衷心赞道,重金剑竖在身前,如山岳般泰然不动。

    面色自若,但心中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灵力迅速的调动,神识加倍的专注,在浩荡的剑势中寻找长枪的具体落点,毕竟重金剑不是盾牌,能有效防御的区域不大,必须找准方位才能行动。

    随着长枪越逼越近,周舒的神识感知也越发清晰起来。

    “找到了。”

    周舒暗暗一顿,重金剑顺势挥出,直朝长枪刺去,心中暗道,“你用两成,我也不用全力。”

    含而不露,方为上道。

    灵力潮汐翻涌而出,三重,四重,到五重便爆发出去,重金剑光芒闪动,直接和奔腾的长枪撞在一起。

    嘭!

    长枪陡然停滞,但边上的枪势并不曾停歇,依旧向前,将周舒团团包住,金戈铁马交撞的杀伐之声,如轰雷震地,在耳畔不断响起。

    而周舒只做无视,精力全在手中剑上,抵住长枪不得寸进。

    重金剑如中流砥柱,始终没有被浩大的枪势淹没。

    枪势戛然而止,赵亦歌收枪还于手中,眉眼间微露一丝诧异之色。

    他看向周舒,傲气不觉消减了三分,诚然道,“不错,凝脉境修者能做到这一步,实在惊人,家中的凝脉境子弟只怕都不如你。”

    周舒微笑,“楼主谬赞了,还有一枪,请楼主出手。”

    赵亦歌缓缓点头,“你让我认真了,接好,六成力。”

    六成,一下把威力加大了三倍,但看起来似乎远远不止。

    看样子还是原样的一枪,只是无论速度力量显然都提升了一大截,如果说原来的千军万马都是皮甲的轻骑兵,此时便是全身铁甲的重骑兵,而且骑的不是马,全都是三阶以上的黑云兽。

    密密麻麻,毫无空隙。

    杀意凝如实质,无边无际,天地间蒙了一层血雾,铺天盖地。

    而枪势如浩瀚奔涌的黑潮,瞬间便到了周舒身前。

    之前面对周舒,赵亦歌还存了测试的想法,但现在赵亦歌知道,不能把他当成一般的凝脉境修者,必须认真拿出真正的本事了,真正本事的六成,和测试性的两成,效果截然不同。

    重金剑挡在身前,剑意如海澎湃涌出,第三变无尽海潮直接使出。

    挟法宝之威,剑意形成的无数魔蚁,同样形成了一股庞大的黑潮,跟剑势对撞过去。

    一时竟成相持之势。

    轻响不断,有不少魔蚁附在军马之中,猛力噬咬,但大多数魔蚁都被军马直接撞开,继续朝周舒奔近。

    “这样不行,赵亦歌的灵力等阶超过我不少,神识也在我之上,枪势也比我的剑意要强,只单纯靠法宝,坚持不了多久,必须要想想办法了。”

    周舒神色凝然,眼前的世家子弟,显然不是四阶妖兽能比的,强得太多。

    传闻世家子弟中只有不肖子弟才会入世享受世间繁华,但眼前的赵亦歌显然不是这种。

    身陷绝境,他突然宁静下来,周围的声音仿佛都不复存在,静室不是静室,战场也不是战场,他进入了一种万籁俱寂的状态,只有自己,专注到了极致。

    “灵力,神识,剑意……”

    剑意化形,周舒已经接近圆满,所化魔蚁,和真实几乎没有区别。

    剑意的第三个层次是剑随心转,周舒也一直在用心揣摩,历练过程中剑不离手,也摸到了一些边际,但似乎还有一层纸隔着,总是捅不透。

    “神识附于灵力之上,不难,但要一起融入剑意中,却始终差一点什么……”

    那一点他始终琢磨不透,不过此时看到赵亦歌的枪势,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一些。

    赵亦歌的枪诀来自上古时代的传承,不完全靠灵力和法宝,更在于用神识造成的气势,枪势一出,所向披靡。

    这点上他的枪势和剑意正有异曲同工之妙。

    赵亦歌的长枪出手,其神识便能营造出身临其境的气势,仿若实实在在的千军万马,将对手完全困在其中,类似于一种特殊的阵法效果,这正是周舒苦思而不得的。他的剑意虽能完美的化形,但剑意中无法融入神识,远远不能成势,面对强大的对手时,对手很容易就可以躲开,和赵亦歌比,这点显然落了下乘。

    剑随心转,境由心造,只有剑意能和神识灵力融为一体,剑意所至,神势自成,把对手拖入由自己心造的气势中,才能和赵亦歌相抗衡。

    而现在的周舒肯定做不到出剑有神有势,修为和神识都差得很远,但只要摸到剑随心转的边缘,能将神识融入剑意,便能清晰的用剑意看破对方的枪势,寻找到弱点,进行针对性的防御,挡住这一枪。

    他一定要做到。

    “不行了么,你不出声,我可不会留手!”

    赵亦歌高声喊道,而周舒仿若未闻,依旧专注在这一枪中,他要用枪势来体悟自己的剑意。

    周舒身上衣衫尽裂,已被枪势划过,创口毕现,鲜血流出。

    而他浑然未觉。

    周舒不出声,赵亦歌也不留手,枪势不减,浩然涌动。

    边上的郝若烟,神色紧张,她感觉不到枪势,但凝重的气氛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同样是金丹境,但这世家子弟赵亦歌的实力比她要强出许多,若是她面对这样的枪势,只怕一样没有抵御之力。

    突然,周舒动了,重金剑挥出,同样的姿态,依旧剑意汹涌。

    赵亦歌一声冷哼,只道周舒是苟延残喘,枪势依然一往向前,要让他彻底臣服。

    很快,他便感觉到异常。

    这次的剑意有些不一样了。

    在剑意的冲击下,枪势竟如积雪遇初阳,有渐渐溶解的迹象。

    自己的千军万马,被无数魔蚁纷纷围住,撕咬,然后被慢慢吞噬。现在是真正的相持阶段了,似乎谁也没有落在下风。

    “怎么会这样?”

    看着周舒,赵亦歌颇感不解,情势这么快就发生了改变,始料未及。

    他却不知,周舒临战突破,已然领悟到了剑随心转的一丝皮毛,神识融在剑意之中,能够找到枪势的弱点,加以破坏,从而抵挡住了他这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