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348章 讯问
    周舒缓缓站定,看向面前的修者,脸上的刀疤微微摆动,颇显狰狞。

    那三名修者,正是在门外监视的红叶宗修者,当先的就是邓一洲。

    他看了周舒的脸,禁不住愣了一下,随即摆出一副同样凶厉的面孔,喝道,“你是什么人?”

    周舒闷不作声,眼中透出几许寒光,左右看了看,手指微微晃动起来,像是在打着什么手势。

    “装什么哑巴!你以为你不说话就行了么,拿下!”

    邓一洲手里倏然多了一把黑色大锁,另两名修者一个举刀,一个挥剑,朝着周舒掠近。

    这三人都是凝脉境修者,一时间刀光剑影,将洞窟映得白昼一般,数十道凝实的光芒闪过,瞬间就把周舒罩住。

    而邓一洲更是用了全力,那黑色大锁化作一片乌云,铺天盖地的将周舒笼在中间。

    “你们下手不知道轻重么!我们等了大半年,好不容易才等来一个人,法宝就要着落在他身上,要是被你们打死了怎么办?”

    邓一洲脸色乌沉,心中有些着慌。

    黑云中,蓦地闪出一道辉煌的金光,一座宝塔从天而降,将周舒护在其中。

    一阵激烈的连响,法宝均被宝塔挡在外面,不得而入。

    “嚯嚯,我死不了。”

    声音透过重重木丝和宝塔,显得有些幽远而诡异,仿佛从地底传来,带着丝丝凉气。

    受到挑衅,邓一洲怒从心起,“死不了也要死,给我上!”

    三名修者各执法宝,准备再度一拥而上。

    不过此时,他们却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脚下突然多了一片油绿的青草,几乎长满了整个洞窟。

    砰!

    “死的是你们。”

    宝塔突然飞起,站在中间的周舒被一团浓重的黑雾裹住,完全不辨身形,自然也看不到他正在手指连弹,飞舞如蝶。

    “装神弄鬼!”

    邓一洲喝了一声,黑色大锁正要掷出,身体却猛地一顿,停滞不动了。

    “什么情况!”

    他眼睛瞪得极大,自己和同伴突然全被层层青色的木丝裹住了,那青丝上仿佛生满了倒刺,牢牢的扒在身上,无法动弹,无论他怎么运用力都挣脱不开。

    那两名修者,倒转了刀剑往青丝上劈砍,却也没有任何效果,反而连刀剑一起缠了进去。

    啪,啪,啪。

    三个人先后倒在地上,裹得如同粽子一般,再也站不起来。

    周舒身上的黑雾渐渐散去,露出狰狞的面孔,仿佛凶鬼一般。

    那黑雾自然是分影遁诀造成的,他不想在这几人面前展示木丝诀,免得泄露了自己的身份。

    “怎么可能,为什么?”

    邓一洲看着周舒,藏在青丝中的脸只露出两只眼睛,显出不敢置信的眼神。

    他实在不明白,眼前的修者看上去修为还不如自己,为什么如此轻易的就把自己和同伴击倒了?

    周舒冷冷的看着他,并不说话。

    这三名修者,其实是周舒故意引来的,他们一直守在这里,而且邓一洲地位不低,知道的事情不少,所以周舒想要拿住他们问清楚具体情况。要一举拿下又不暴露身份,木丝诀是最好的办法,但这里处于闹市的地底,木灵气不足,所以在进洞窟前,他便把龙爪草放到了地上,用来提供足够的木灵气。这几名修者不通木引诀,神识也不如他,感知不到木灵气的流动,而周舒很好的利用了机会,用木引诀在地面生出了无数青草,随后用明光塔抵挡攻击,发动木丝诀,一举奏功。

    过程看似简单,十几息间就完事,但却不容易做到。

    那木丝诀是上古传承,有足够的木灵气就能发挥出强大的力量,加上周舒本身的操纵,就算是凝脉境三重修者也不可能挣脱。

    周舒缓缓蹲下身,凝视着邓一洲,半晌不语。

    邓一洲被看得浑身发毛,禁不住的颤抖起来,“你,你……,你是谁,到底要做什么?我们可是红叶宗的修者,在玲玉城你惹不起的。”

    “你们在这里等了大半年,是在等什么?”

    周舒压低了声音,很有些阴森。

    “不等什么,我们是玲玉城的管理修者,守护这里是应该的……”

    邓一洲的话还没说完,周舒一声冷笑,右手轻轻一捏。

    青色木丝猛地往里收去,粽子越缩越紧,几声杀猪般的惨叫接连发出,许多血迹顺着青丝流出来,洒了一地。

    “啊啊……饶命啊……啊……”

    声音越发细小,似乎就要没有了。

    青色木丝如针一般锋锐,又坚韧如牛皮绳,稍加劲力就会勒进身体,立刻断筋断骨,这样的痛楚,显然不是平常修者能忍的。

    周舒放下了手,淡淡的道,“下次我不会停了,说。”

    他本不想如此,但想想辛老遭受的苦痛,只怕比这要痛楚百倍,他也就不觉得自己心狠了。

    “我们受了许长老的吩咐,在这里等那些找辛供奉的修者,查清楚他们和辛供奉有什么关系,极品法宝在不在他们那里。”

    邓一洲受了苦,说话也顺畅了许多。

    周舒点了点头,随口道,“你们想知道这个,问辛供奉不就好了?”

    “辛供奉,他在典玉山那里,我们怎么问……”

    话一出口,邓一洲顿时觉得不对,不由有些愣住,他知道,自己似乎是说错话了。

    周舒微显沉吟,低哼一声,“你真不知道辛供奉在哪?”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在哪啊,道友你饶我一命,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已经说漏了嘴,邓一洲反而变得干脆起来,索性什么也不顾了,竹筒倒豆子一般的说了起来。

    “你真是一个不会保守秘密的人。”

    周舒缓缓站起身来,“不过我不信,我要问问其他人。”

    那两名修者,眼见邓一洲都说了,自己也不能落后,面前的修者心狠手辣,稍有不服就性命难保,立刻也跟着说起来,只是他们知道的远不如邓一洲多,但两相对证,似乎可信度很高。

    周舒定定的站着,默然不语。

    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那么事情的真相已经出来了八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