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296章 黑蚜
    吴丰脸色忽红忽白,站在原地愣了一会,指着周舒骂道,“你小子是哪个宗门的,敢来玲玉城撒野?连我都不能解决她们灵田的问题,你跑出来装什么大头蒜?”

    周舒看了吴丰一眼,也不知道他是谁,但看情形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色,周舒笑了笑,并不说话。

    这样的人,也不值得他多费唇舌。

    “你就知道他不行了?”

    “我说为什么不答应呢,贪财如你,五千上品都不动心,原来你是做不到。”

    “我还真是高看你了,吴——长——老——”

    几名女修言辞如刀,最后几个字拖的长音,其中的嘲讽难以计数。

    一时失言,被人抓住了空子,那吴丰的脸色更加涨红。

    他大喝道,“我承认我做不到,又如何?玲玉城里只有我是灵植师,我做不到的事,别人更不要想做到!”

    “既然做不到,还在这里啰嗦什么,刘师姐,不要理他,我们走罢。”

    几名女修收起玉板,带着周舒往灵田走去。

    吴丰又恼又羞,紧紧跟在几人后面,不住咒骂,“你们要是听这小子的,灵田绝对没好下场!我倒要看看,你们等下是怎么哭的!”

    不少修者也跟在后面,看热闹的好机会,可不能错过了。

    几名女修也不去理他,自顾自的和周舒说起话来。

    那身形瘦高的女修叫做刘心梅,凝脉境三重,另两名女修均是凝脉境二重,一个叫吕月,一个叫张玲。

    吕月看着周舒,眼带疑色,“舒师侄,你真的能解决灵田的问题么?”

    周舒点了点头,“有七八成把握吧。”

    “七八成,这么多啊?”见周舒说的笃定,吕月眼中的怀疑更多了,“你以前做过灵值没有?不要乱来啊,要真的把灵田弄降阶了,我们可饶不了你。”

    周舒认真的点头,“放心吧,几位师叔,要是其他的东西我还不敢说,但我以前种过绿绮兰,对它的习性十分了解,不管什么问题应该都能解决。”

    刘心梅有些忧心忡忡的道,“只要能不传染灵田就好了,至于绿绮兰可以不管。”

    周舒笑了笑,“都能好的。”

    “希望如此。”

    几名女修眼中的怀疑始终没有消去,毕竟周舒的修为和年龄都太低了,实在很难放心,但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任由周舒发挥了。

    不多时,几人来到了灵田前。

    刘心梅取出阵符,打开了灵田外的阵法,几人一起进去,那吴丰赖皮的跟进来,女修们也不好动手驱赶,只斥骂了几句,由他进来不提。

    至于其他的修者都留在外面,睁大了眼睛看着。

    “这一片田最为严重,舒师侄,你看怎么做才好?”

    眼前的一片灵田,几乎有一大半的绿绮兰都变成了黑色,连带着下面的灵田也黑了大半,如染料一般渗入地底,原本碧绿的灵田,变得有些惨不忍睹。

    女修们都是一脸焦急,而吴丰却嘿嘿笑着,颇显无赖。

    周舒走到灵田中,伸手搭在一根绿绮兰上,一丝极细微的灵力顺着叶脉滑进枝叶中。

    良久,他缓身站起,若有所悟。

    “怎么样?”

    “是什么问题?”

    几名女修忙不迭的凑过来。

    而吴丰咧着大嘴道,“啧啧,还蛮会装的。可惜再怎么装神弄鬼,也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人笑掉大牙,哈哈。”

    “闭嘴!”

    吕月一脸厌烦,狠狠的瞪了吴丰一眼。吴丰虽然是红叶宗的长老,但修为只是凝脉境一重,女修们一点也不忌惮。

    吴丰脸皮发红,指着吕月骂道,“吕月,我忍你好久了,你再对我无礼,信不信我收拾你?”

    吕月一脸不屑,“没脸没皮,我就不信了,你来啊,动手啊?”

    吴丰被噎了一下,也是无话可说,别说玲玉城中不能动手,就算能动手也不是吕月的对手,他扭过头,恨恨的瞪着周舒,只能把仇恨转移到周舒那去。

    “你说你能解决,倒是解决给我看看啊。”

    周舒理也不理他,走到几名女修面前,缓声道,“师叔,这些绿绮兰感染了一种叫做黑蚜的虫害,根茎叶片都在逐渐黑化,而且可以感染到灵田,使得灵田也慢慢黑化,品质降低。”

    “黑蚜,那是什么?”

    “虫害,不可能吧,我们都没看见有虫啊?”

    刘心梅也颇多疑惑,“舒师侄,虫害是不是不太可能,以我们凝脉境的神识都感觉不到有虫存在,你是不是弄错了?”

    吴丰大笑起来,“哈哈,我就说他不行吧,什么虫害,简直就是胡乱扯!”

    周舒笑了笑,“这种虫子一旦侵入灵田或是植物,就会变成一块黑斑,修者很难感知出来,师叔们若是不信,我找出来给你们看看。”

    说着,周舒双手微张,平放在胸前,轻舒了一口气,十指蓦然舞动起来。随着手指的摆动,几股淡青色的灵气渐渐缠绕在手指间,不断散发出淡淡光芒,如虹彩,让人眼花缭乱。

    指法反复之极,只见光彩残影,不见手指真貌。

    几名女修凝视着周舒,都有些怔住了。

    “指法施法?这种施法方式,据说早就已经失传了啊。”

    “难道他是得到了古传承的修者,这真有些不敢相信。”

    “果然不一般呢,难怪这般有自信。”

    她们看到周舒施法的模样,难以抑制心中的震惊。用指法引动灵气施法,属于调借天地灵气为己用的施法方式,在现在的修仙界里很少见了,会的人寥寥无几。

    万没想到,眼前筑基境的修者居然会。

    而吴丰也呆住了,都忘了去嘲讽。

    周舒使用的法诀,是来自古修者洞府里的木引诀,这法诀十分精深,在几个时辰内他无法完全推演出来,但基础的皮毛还是能够用出来的,而解决病虫害,皮毛基本也就够了。

    几息间,青色灵气越来越浓,汇成一条丝带,朝着绿绮兰飞去,笼在一块黑斑上。

    周舒指影如飞,速度更加快了,那绿绮兰上的黑斑蓦然间被青色灵气拔起,悬浮在空中。

    只几息,那黑斑便化作了一只长约半寸的小虫,张牙舞爪的摆动。

    周舒神色颇显严肃,缓声道,“师叔请看,这便是那黑蚜了,它极其罕见,但危害很大,这里的灵田基本上都被它入侵了,必须尽快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