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280章 乞命
    人一旦心慌,状态就会下滑,何况是洪元这样心智并不稳固的人?

    他一想到周舒的积蓄很可能比自己还多,就无所适从了,选择了正面相对,以境界压人,结果却是对自己不利。

    蓦然发现,除了灵力,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比周舒强的地方。

    有种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洪元心生退意。

    “风卷残云!”

    他猛地大喝一声,将面前的灵力磨盘同时推了出去,朝着周舒轰隆隆的绞去,空气来回撞击,所到之处无不变成齑粉,气势骇人。

    与此同时,他身形疾退,大步流星的往下跑去,再不敢回头。

    周舒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果然是要逃了么,和我想的一样,他的灵力积蓄不如我,而且境界不稳,也没有学习什么凝脉境的法诀,就算有境界也发挥不出来。”

    周舒一抬手,金羽鹰倏然而起,直直的飞起来,躲过了气势汹汹的一击,随即朝着洪元追去。

    洪元速度虽快,但显然还比不上空中的妖兽。

    只几息间,金羽鹰便追上了洪元,周舒手一扬,一把符箓朝着洪元飞去。瞬间,洪元便被密集的冰雹包围了。

    “又想故技重施?”

    洪元神色一凛,周身立刻冒出一层淡红色的光圈。

    凝脉境的防护罩,可不止是单纯的防御那么简单,气脉稳固如铁的他们能在身体内部施放法诀,从而把各种法诀融入到外放的护罩中,使护罩拥有各种特别的效果。

    这光圈灼然如火,冰雹只要碰到,顿时化作飞烟,根本没有任何阻挡的效果。

    眼看就要贴近地面,他的速度又升了一点,洪元很清楚,只要落地,利用地形限制,金羽鹰和周舒就很难追上他了。

    “只要逃回洞府,以后再来报仇也不晚,周舒一定要死,而那女人,也一定是我的!”

    啪。

    双足落在地上,洪元心中一松,正要往林间穿去,眼前蓦然一花,身前突然多了几个人。

    “怎么可能?”

    洪元神色骇然,急忙忙的退了几步。

    眼前这几人,竟然全是周舒。

    一落地,周舒立刻使用了分影遁诀。那可是凝脉境的邪修使用的法诀,当初连袁黎的追踪都可以逃过,又岂是洪元能够比的。

    之前周舒从面具修者那里,得到的只是粗浅的基础,后来从洞窟里得到了完整的法诀。

    在秘境苦修的时候,周舒把分影遁诀修习完全,为自己增加了许多实力。不过这分影遁诀,速度虽然快,只是消耗的灵力异常之多,持续时间很短,不能轻易使用。

    还是他修炼成功后,第一次用出来。

    周舒分出几个幻影,齐齐挥剑,朝着洪元斩去。

    洪元已然有些呆住,完全没想到,到了地面他还是不行,难道自己凝脉境了,还是一切都不如周舒?

    而周舒绝不会给他思考的时间,剑光如潮,瞬间就把洪元淹没。

    洪元手中突然多了一座鎏金小塔,小塔明光大作,倏然变大,直接就把他自己罩了进去,仿佛缩入了龟壳,坚守。

    这座小塔,唤作明光塔,是沈文赐给他的保命之物,用四阶材料炼制成的三阶中品,四周密封,防御力极强,面对任何三阶法宝都不落下风,但除了防御,也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

    一旦使用了这样的法宝,就等于是放弃了战斗,只能苦苦支撑,等待救援了。

    但怎么可能会有人来救援他?

    躲在宝塔里,洪元战意全消,低声哀求道,“周……周师兄,求你饶过师弟一命吧。”

    周舒神识扫过,小塔上下左右全都密封得极死,他现在灵力消耗极大,固然是突破不进去,但洪元也不可能在里面躲一辈子,等到灵力不足以支撑法宝,自然会现形。

    他淡然一笑,收起重金剑和金羽鹰,安然坐了下来。

    里面的洪元,不知道周舒在做什么,只拼了命的哀求。

    周舒不为所动,洪元必须死。

    洪元哀求了一阵,见没有效果,突然道,“周舒,我发现了一处古修者的洞府,里面有数不清的珍宝和传承,若是你起心魔大誓不杀我,我就带你去,和你共享一切。”

    能保存到现在的古修者洞府,的确是让修者动心的好东西。

    玄黄大陆,从来就不是什么和平的世界,灾难不断,海族,妖族,甚至来自天外最可怕的冥族,都前来侵扰过。在灾乱中,无数宗门因此湮灭,无数传承从中断绝,能流传到现在的,只是其中的极少数。

    现在虽不是末法时代,天地灵气依然充盈,但实际上却差不了多少。

    要知道在上古时代,玄黄大陆不乏得道升仙的修士,也不缺少呼云唤雨的神兽异兽,但现在,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听说过有修士突破大乘,得道升仙了,哪怕是传承最为丰富的六大宗门,也很难做到这点,而那些传闻中的神兽,更是难觅踪迹。

    因此,每一处古修者遗迹,尤其是上古大能的遗迹,修士修者极为向往,都指望能从中得到升仙的指引。不过那些遗迹极难找到,而且九成九的都在位于七大秘境之中,根本不是一般修者能去的。

    洪元找到的古修者洞府,虽然可能只是凝脉境修者的洞府,但价值也不会小。

    周舒心中微动,但还是没有说话。

    他不相信洪元,而且洪元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要周舒发心魔大誓,仿佛觉得古修者的洞府是超越一切的东西,一说出来就会让周舒失去杀心,简直荒谬。

    洪元愣了一下,根本没料到周舒会这样,那可是古修者的洞府啊,相比其他的东西,这个信息才是他保命的根本。

    的确,按照正常的做法,大多数修者听到洪元这样的话,只怕都会答应他,因为洪元的生命和古修者洞府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能够得到古修者洞府,杀不杀洪元都无所谓了。

    不过周舒有自己的想法,任何时候都要坚持自己的本心,说要做到的事就一定要做到,不能半途而废,而且他绝不会去发什么心魔大誓去限制自己。

    “那可是古修者的洞府啊,你真的不想要么?我要是死了,你不可能得到它!我身上也没有任何洞府里的东西!”

    洪元几乎绝望的大声喊道。

    “想,但你也必须死。”

    周舒言简意赅。

    (起点书评区发了个调查的帖子,有空的书友可以提提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