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2274章 阴怖法诀
    一番议论,相如似有所思,“周兄打算把他送到守正那里去?”

    周舒点点头,“还要尽早送回去,遇到了一个,就可能遇到第二个,要是遇到对付不了的,问题就大了。”

    剑老点了点头,“不错,如果那边发现少了人,多半会在周围搜索,我们要尽早离开才是。”

    小招跳过来,“别急啊,让我先来审一审啊,也许能问出些什么来。”

    采盈一脸不屑,“就你?还是别做梦了。”

    周舒滞了下,“你的商道,能够说服他?”

    “不试怎么知道?你忘了上次了?”

    小招用力点头,很有自信的样子。

    周舒想起上次小招说服魔族的情况,不觉也生出一分期冀,如果小滚能让那人说出假无方城的具体情况,再回去详细告知守正,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但仔细想了想,可能性不会太大。

    这次只是纯粹的逼供,没有商道发挥的基础,就算口才再好,多半也难。

    他点点头,“那你去试试吧。”

    小招蹦蹦跳跳的去了,然后没过多久就颓然的回来,耷拉着脑袋,一副受了大挫的模样。

    周舒笑了笑,“真仙没那么容易开口的,还是交给守正他们去处理,也许城主能有什么办法。”

    比如搜魂什么的,不过前提是杀了真仙,取得魂魄。

    除非掌握了灵魂法则之类的法则,否则基本不可能从活着的真仙那里得到信息,即便是高了两三个等阶,活着的真仙,神魂里已经融入了法则之力,毁掉容易,要单独抽取信息就难了。

    “不如让我试试。”

    相如看向周舒,淡淡的道,“也不一定要把他送回无方城,让他留在那里,将来为我们引路更好。”

    周舒滞了下,“相如兄不是说笑吧,难道,你能完全控制一个真仙?”

    相如的建议简直不可思议,在周舒看来,就算是金仙甚至更高境界的仙人也不可能完全控制真仙,哪怕你掌握了灵魂法则,也不可能把真仙当成傀儡奴隶,如果能够,那简直是修行者的灾难。

    相如轻轻点头,“他不是被捆仙绳捆住了,什么力量都用不出了么?那我的确可以试试。”

    周舒面色变得凝重起来,“相如兄,你说真的?是你们帝江族的秘术吗,之前怎么没有提起过?”

    “之前没有,如何能提,而且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相如看着周舒,平静的道,“周兄,你应该也知道,我们帝江族人,天生无窍穴,所谓一窍不通,能发挥出来的力量,也不过百之一二,而血脉之力根本不可能使用,当达到九阶后,便能够开一窍,然后每度过一劫,据开一窍,直到度过造化三劫,十窍全开,才能称为真正的能和准圣平起平坐的帝江。”

    周舒似有所悟,“相如兄在晋升九阶的时候,开窍了?”

    相如看了众人一眼,似是下了决心,缓缓道,“帝江族开窍时,会获得帝江先祖的力量,从而激发体内的血脉之力,而我的第一层血脉之力,是在帝江族中都极为少见的血魂引。”

    采盈咦道,“血魂引?听起来很恐怖啊。”

    “怎么我好像听说过这个。”

    小招摇着尾巴喃喃念着,忽然猛跳起来,很是惊诧的道,“我想起来了!你,竟然学了这个?”

    相如微叹口气,“我也不想学,但它自己就来了,我有什么办法。”

    剑老和周舒都愣了愣,“什么禁术,小招你知道些什么?”

    小招摇摇头,颇显惊惧的道,“血魂引,是诸天中著名的禁术,饲血者以血饲魂,魂魄就会沦为饲血者的奴隶,必须听从饲血者的命令,否则就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有许多金仙都忍受不了,但连自杀都做不到,仙界将其列为禁术,禁制任何人修习,违者必杀。”

    周舒神色微凝,看向相如道,“真的么?”

    相如苦笑了下,“如果我得到的信息没错,那就是真的,我算是饲血者,如果给其他人的魂魄喂食了我的血,从此后他的魂魄就受我的血引导,无论隔着多远,都逃脱不了,没有我的允许,他的魂魄就无法利用任何一死力量,我受伤,他受苦,我死,他也必然死。”

    采盈听得牙齿打架,忙不谢的躲远了些。

    “真是够诡异的。”

    周舒微微摇头,心里也是震了下,“这种法诀,真的该列为禁术。”

    想想就可怕,如果泛滥开来,整个诸天都会变得无法收拾,他也没有想到,这样的禁术竟然就在自己身边。

    似是猜到了他的想法,相如缓缓道,“周兄倒无须担忧,血魂引的使用条件很苛刻,而且只有特殊的血脉才能修成,诸天中也只有几个种族可以,被列为禁术,只是仙界想突出它的可怕,其实不可能到处泛滥。”

    周舒不觉道,“是我想多了。”

    这样的法诀也必然不可能太过泛滥,天地自有克制之法,限制血脉就是如此。

    相如顿了顿,“周兄,那要不要试一试?”

    周舒缓声道,“可以,不过有一点要求,用了以后让他说出我们想知道的信息,然后就放他离去,离远了你直接让他自爆。”

    有用的东西,周舒不会拒绝用,哪怕是邪恶的。

    但是,收尾工作很重要,血魂引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暴露出去,一旦用了,就必须用得彻底,绝掉后患。

    不能送回无方城,也不能让他回去,受了血魂引的人不能再见人,去那一边都有暴露的可能,而暴露了,带来的麻烦可能是无法想像的,这是周舒绝不想看到的事情。

    相如稍作思忖,点头道,“好,就这样,那我去试了。”

    “嗯。”

    周舒轻轻点头,目送着相如进了那间房,没有跟进去。

    见到相如离开,采盈才畏畏缩缩的道,“本宫心里好担心啊,现在都不敢看他了,周,怎么办?”

    “不用担心,有我。”

    周舒温声抚慰着,“而且相如兄可信,当初他救了你的命,也不止是你,整个炼妖界都是。”

    采盈点着头,“我知道,但还是有些……”

    血魂引这样的阴怖法诀,的确让她害怕,一时也转不过来。

    周舒何尝不是,身怀禁术的相如一直都待在炼妖壶里,怎不让人担忧?不过这大约也能证明,相如是真心投靠他了。

    (PS:谢谢眼皮得了自闭症的一直支持,感谢收藏订阅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