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103章 多谢教导
    那一锄头,挖出来了三万贡献度,省去了几年的苦功。

    要是多来几次就好了。

    周舒恭谨的接过玉牌,带了几分试探道,“峰主,我能不能用贡献度,先换一些内门弟子才能换的物品?”

    “哦?”

    郭天照看了周舒一眼,神色颇显不悦,“你想要换什么?才夸奖你几句,就开始好高骛远了?”

    周舒怔了怔,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有些无言以对。

    郭天照语重心长的道,“宗门之所以规定内门弟子才能换取物品,并非故意歧视或针对外门弟子,而是不希望本身就资质不足的外门弟子在修炼上借助外力,外门弟子不需要分心去学习过多的法诀,只需要一心修炼华庭内玉经,然后用杂务来磨砺自己,注重累积,循序渐进,而不是一步登天,将来进入内门才会有更好的成就。若是弟子才入宗门不久,基础还没有打牢,就去兑换各种增进修为的丹药,能快速狩妖的符箓,学习各种不该学的法诀,甚至便捷的法宝,看似实力强大了很多,但实际上却是舍本逐末,对自己有百害而无一益。”

    他长叹口气,一气说出一大番道理来,听得周舒不由有些呆了。

    原来是这样么……可是他要的却不是这些东西啊。

    “当初元宗祖制定这样严厉的门规,好让弟子不断上进,可谓煞费苦心,但可惜还是有很多人不明白,我实在是痛心啊。”

    郭天照郑重的看向周舒,“赵长老看好你,那么我也不想你误入歧途,所以这方面,你是不用想了。”

    “弟子明白了,就此作罢,多谢峰主的谆谆教导。”

    周舒连忙点头,认真的看着郭天照,露出一副专心致志的面孔。

    “嗯,如此才对。”

    郭天照颇感欣慰的点了点头,“贡献度只是一部分奖励,还有其他的,宗门赏罚分明,不会让立功的弟子寒心,也不会让违规的弟子心存侥幸。”

    周舒安静等着,并不作声。

    “三百颗中品灵石,三颗中品凝气丹,二阶中品法宝逐云剑,最后,是这张令牌。”

    郭天照拿出一张淡青色的玉质令牌,神色郑重的道,“磐禹洞,三个月的修炼资格。”

    “磐禹洞?”

    听到前面的,周舒已有些喜不自胜,灵石和凝气丹也还罢了,但那二阶中品的飞剑却很难得。

    市场上,能找到的飞剑大多都是下品,那是因为中品飞剑消耗的材料是下品的两三倍,而且炼制成功率也很低,修者想要的话,通常都要找专精飞剑的器师去定做,因此中品飞剑的价值,往往都在下品的五倍以上。

    当然物有所值,中品飞剑能发挥出来的威能,比下品要强出不少。

    至于上品飞剑,即使是低阶的,想炼制出来,消耗的资源精力是中品的十倍以上不说,成功率也低得可怜。

    法宝大抵如此,当年颜家为了一个一阶上品的家主令,几乎倾尽家财便是如此。

    二阶中品飞剑,现在他还不能使用,但不久后肯定会成为不小的助力。

    但这个磐禹洞又是什么,似乎入门的玉简里没有提到。

    郭天照看出了他的迷惑,解释了两句,“磐禹洞,是本门的一处洞天,轻易不示人。它处于三阶灵脉之中,灵气浓度是外界的三倍以上,在里面修炼,事半功倍。其实这份奖励,才是最重的。”

    “弟子明白了,多谢峰主厚爱!”

    周舒连忙站定,行了一礼。

    洞天,天然形成,通常都在地底灵脉附近,在修仙界里就是福祉,代表着大量而无穷的灵气,很适合种植和修炼。传闻东胜州有三十六大洞天,七十二小洞天,均被大宗门或大修士占据着,荷音派这里的磐禹洞,虽然也叫洞天,但肯定不在其内。

    不过既然是洞天,那也是极难得的地方了。

    但可惜的是,这最重要的奖励对周舒的用处却不大。

    第一,在沙海里,周舒气脉上的薄膜再次破裂,即使在洞天里,修炼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气脉恢复前,他要想修炼快就注定要靠药液,药液本身就是灵气的组合,外界灵气浓度再多和药液也没什么关系,他的修炼速度也不会因此而变化。

    第二,气海恢复前,再怎么修炼快,也基本白搭。

    想到这里,周舒不由悄然叹了口气。

    郭天照摆了摆手,“好了,你下去吧。”

    周舒收起一应物品,躬身行了一礼,“告辞,峰主。”

    这次的奖励,出乎意料的多,但也不奇怪,在郭天照看来,这处秘境可是清源山脉的第一个秘境,现在就归属于荷音派了。如果赵月如能活着从里面出来,实力绝对会大增,荷音派也会得到更大的发展。

    密室倏然打开,一条通道直通大殿。

    周舒步出大殿,一眼就看到还在外面等候的孙合道。

    孙合道见到周舒,快步追了过来,面带讥讽的道,“这么久,是不是求着峰主不要扣你贡献啊,可怜的家伙,哈哈。”

    周舒颇显忧伤的点了下头,“孙师兄,你说的对,但没有用,我走了。”

    孙合道脸上立刻浮起一丝得色,旋即又恶狠狠的喊道,“哼!下次再敢来,我还要告诉峰主!”

    周舒笑了笑,转身下峰去了。

    下了垂云峰,他没有回居所,而是租了一匹赤云兽,往冷雾山赶去。

    他出来了,必须要知会徐烈管事一声,而且冷雾山被封肯定不是短时间的事,只怕以后都要严格封锁起来了,他的杂务该怎么继续,也是一个问题。

    还没有看到冷雾山的雾气,就被几名内门弟子拦了下来。

    看得出来,门派对这里异常重视,连看守的任务都交给内门弟子来做。

    “这位师弟,冷雾山出了妖兽,最近这段时间禁止弟子入内,你请回吧。”

    周舒下马行了一礼,“在下不进去,只是想找一下冷雾山的徐烈管事,麻烦师兄帮忙通传一下。”

    “徐烈管事?”

    一名弟子还在思忖,另一个弟子却摆了摆手,“你说徐烈,那个炼体怎么也炼不上去的家伙?”

    “徐烈徐师兄,原来这里的管事。”周舒心中一阵不爽。

    弟子挥了挥手,带着几分不屑,“冷雾山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监管不力,哪里还能做管事?现在已经被贬去藏剑阁扫地了,哈哈,你要找他,去那里找吧。”

    “哦。”

    周舒看了那弟子一眼,眼中含着一丝怒意,但并没有表现出来,转身便走。

    那弟子颇觉愤然,“不止礼节的东西,谢也不会说,外门弟子都是这样的么?难怪只能挖矿混日子。”

    周舒倏然转身,目光正对着他,正声道,“不知礼节?师兄不过筑基境中期,直接喊徐师兄的名字,还出言不逊称他为‘家伙’,那就知礼节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