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75章 冷雾山
    等到所有人都领到了杂务,周舒走上几步,淡淡的道,“柳管事,你不是说,新入门弟子,不会分配到很难的杂务么?难道这个采矿不算难么,可我记得宗门介绍里说,采矿是最难的两种杂务之一。”

    听到周舒的话,许多弟子都把目光投向柳安民,眼中带着疑惑。

    而朱大山则喊起来,“管事,是不是弄错了?”

    李傲剑帮着腔,“可能是放错签了吧,换了就好。”

    “啊?有这等事?”

    柳安民露出大惑不解的神情,看了周舒手中的玉签一眼,随即微笑起来,“啊,这位师弟,你算是运气了。”

    “运气?”

    “不错,你看看你的任务,足足奖励了六百点贡献度,再看看其他人的,一两百都没有,你赚大了。”

    柳安民很是肯定的道。

    不少修者看着自己的玉签,似乎恍然而悟的点头。

    周舒淡然一笑,“问题不在这里吧,是为什么会有这个杂务给我。”

    采矿的贡献度,当然是一般杂务的几倍,不然根本没人去,这是它的难度决定的,完全不是运气。

    “好了好了,占了便宜就不要说了,何况你是散修,多做点事也是应该的。大家去各自的杂务地点,具体信息那边会说的,散了。”

    柳安民皱了皱眉,也不再解释,随意布置了几句,转身便走。

    周舒看着他离去,摇头不语,这柳安民多半是收了其他人的好处,故意刁难他,给他这样的杂务。

    但他暂时无法可想。

    这次宗门之路,和无妄门大不相同,注定不会平静了。

    朱大山凑过来,“挖矿好啊,老朱在行,要不,我们换换?你看我这个喂灵兽,要去漫山遍野的找什么蒲兰草、落花生,我哪里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这不是抓瞎么。”

    周舒摇了摇头,“不用换,挖矿我也可以的,只是……算了。”

    他倒不是担心挖矿的强度,就当作另一种炼体吧,但挖矿花费的时间实在太多了,几乎每天都要待在矿洞里,哪还有时间去修炼,更不要提画符了。

    朱大山点点头,“老李,你的杂务是什么?”

    “说了不要叫我老李,我有那么老么,叫我傲剑,傲剑!”李傲剑不满的瞪了一眼,“和你一样,喂灵兽。”

    “派里的灵兽有这么多么?”

    朱大山挠了挠头,“不过也好,有老李在,我也不用担心了。”

    李傲剑扭过头,颇显无奈,“我找,你去割草。”

    “没问题,老李,包在我身上!”朱大山拍了拍胸脯。

    周舒不觉微笑,看来这几天他们相处的不错。

    他收起玉签,“你们忙吧,我先去冷雾山看看,告辞。”

    李傲剑看了他一眼,“再过几天就是初一了,怎么也要抽出时间来,不行的话可以叫我们帮忙。”

    “知道,多谢。”周舒笑了笑,点头离去。

    每个月的初一到初四,是荷音派给外门弟子授课的日子。

    外门弟子没有师父,平时自己修行,有疑惑就只能靠这几天来解决,所以这几天对新入门的弟子尤为重要。

    外门弟子往往会在这几天前把杂务提前做完,好抽时间专心修行。

    但采矿这个活计,却是很难提前做完的。

    李傲剑的话让他有几分感激,不过以他的性子,不会去麻烦别人。

    冷雾山比较远,离洗尘院有近五百里,就算用神行符也要好几个时辰,周舒想了想,走到边上的灵兽栏,租借了一匹赤云兽。

    赤云兽,从一阶妖兽驯化而来,类似于凡间的骏马,但更为高大,周身火红,跑去来有如一团红云,是最常见的代步灵兽。

    租借赤云兽不算贵,但像这样刚入门的弟子就租借,却也很少见。

    管理弟子牵过赤云兽,“师弟,你不用了就把缰绳卷起来,它会自己回来。”

    “知道了,多谢师兄。”

    周舒跨上赤云兽,飞速掠了出去。

    赤云兽一个时辰可以奔行四百余里,爬山涉水,如履平地,就算是筑基境修者也未必能赶上。

    不多时,一座黑黝黝的大山出现在视线里。

    大山被一层浓浓的白雾笼罩着,雾气全是寒气凝结而成,一走近,浑身一寒,仿佛走进了冬天。

    赤云兽承受不了寒气,一声呜咽,不肯再往前,周舒只得下来,将它牵到一边拴好。

    他取出暖阳玉环戴上,身体顿时暖和了许多,这才往山里走去。

    走到山前,周舒不由怔了怔,面前的山体上遍布着数百个闪着幽光的窟窿,犹如巨大的眼睛一般,让人禁不住心神发悚。

    一名穿着荷音派服饰的修者走了过来,这人五大三粗,比朱大山还要高大一截,更生着一副几乎垂到胸口的络腮胡子,格外显眼。

    他看了眼周舒,冷冷的道,“我是冷雾山矿洞的徐烈管事,你很眼生啊,是混哪里的?”

    周舒拱了拱手,递过玉签,“在下外门弟子周舒,刚入门不久,接了采矿的杂务。”

    徐烈接过玉签,点了点头,用颇是耐人寻味的眼神瞥了周舒一眼,“你就是周舒啊,呵呵,刚入门就接到采矿这样的杂务,我该说你贪贡献呢,还是被谁摆了一道呢?”

    周舒淡然一笑,“在下也不清楚,别人给了,然后就这样来了。”

    “呵,有意思,进来吧。”

    徐烈笑了一声,把玉签丢回来,大踏步的朝着一个新开的矿洞走去。

    周舒默然跟在身后。

    走进阴森的矿洞,寒气更加猛烈,如身处冰窖,周舒禁不住抖了一抖。

    徐烈摇了摇头,眼角闪过一丝鄙夷。

    啪!

    一把带着锈迹的锄头,落在周舒脚边。

    “我不管你是怎么来的,也不管你身体多弱,年龄多小,只要进了矿洞,一切就要听我的,就要把事情做好!”

    徐烈转过头,神色严厉的道,“进去好好看看别人是怎么挖的,今天不算数,从明天起,每天上缴四十斤雾晶铁矿!”

    进来就给下马威,这种事在修仙界不常见,但周舒却见怪不怪。

    他点了点头,淡淡的道,“在下既然接下了任务,自然会做好,不须管事多言。”

    周舒这样平静的回答,倒是让徐烈有些意外,“那就好,我会好好看着你。”

    说完,他便要离去。

    周舒突然道,“等等。”

    徐烈回身,脸带不屑的看向周舒,“呵呵,还以为你小子有多硬气,有什么问题就快点说,我只解释一遍。”

    周舒微微一笑,“徐管事,你说话走路的时候,胡子竟然纹丝不动,莫非是铁铸的?在下实在有些奇怪,还请管事赐教。”

    徐烈怔了怔,哼了一声,也不说话转身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