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9章 三愿
    傍晚时分,周舒推开门,朝着青霞坊市走去。

    坊市灯火通明,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商家为了招揽顾客,各出绝技。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不提,还有不少商家用法诀造出各种奇形怪状的冰雕沙柱,吸引客人观看。

    有家丹药店门口,甚至有修者用刀把自己划得血淋淋的,然后再亲自用丹药演示治疗效果,众人看得瞠目结舌。

    然而那丹药却掉了链子,连续三颗下肚,血却照流不误,修者急得脸色煞白,引来观众好一通嘲笑。

    周舒第一次来修仙者坊市,颇有几分好奇,到处看着找着,只是并不停留。

    没多久,他找到了要找的地方,一家符箓店。

    门前挂着“三愿斋”几个古字,门口的栏柱颇多班驳,泛出些古黄色,看上去已经有不少年头了。

    进了门,里面到处萦绕着淡淡的木香,闻之心神怡然。一位蓝衫伙计走过来微笑行礼,“客官,想找些什么,只要是和符箓有关的,本店应有尽有。”

    周舒微微点头,“我看看符材。”

    “客官莫非是符师?”伙计眼睛一亮,态度也越发恭谨。

    符师,和丹师、器师等等一样,算是修仙界的特有职业。

    符师制符,丹师炼丹,器师炼器……各有所长,也都十分抢手,相比普通修者地位很高。只是修者想成为这些职业,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天赋,财力缺一不可。

    周舒没什么表情,“只是想试试手,还不算什么符师。”

    伙计眼中有一些失望,“哦。”

    周舒淡然一笑,摆了摆手。

    天才久了,哪怕什么都不懂,他的举手投足间也带着一股淡淡的自信。

    看着周舒的自信表情,伙计心中一热,不自觉的道,“看样子客官是成竹在胸啊!客官若是成了符师,本店的材料都可以打折提供,只要优先把符箓卖给本店就好。”

    周舒笑了笑,“好说,好说。”

    伙计打了个手势,引着周舒进了店内。

    他跟掌柜耳语了几句,掌柜很快就走过来,对着周舒拱了拱手,“在下华若安,是这三愿斋的掌柜。小兄弟,你看上去很面生啊,刚来青霞坊市么?”

    眼前的掌柜竟是一位筑基境修者,周舒举手还礼,“在下周舒,确实初来此地。”

    “看你的修为,应该不久前才成为修者吧?”

    华若安眼光一扫,微笑道,“刚入修仙,就有志符道,小兄弟的志气还真是不小,我看好你。”

    周舒神色淡然,“只是随便试试,让华掌柜见笑了。”

    华若安摇了摇头,面色带着几分诚恳,“哪里哪里,我可是真心实意。最近青霞坊市很缺符箓,周兄弟若是画符成功了,可千万要卖给小店啊。”

    他说的确是实话。

    青霞坊市背靠清源山脉,大多数修者都靠狩猎妖兽来维持修炼,符箓这种东西也供不应求,但符师却是越来越少,偶尔出现也被宗门挖走,不少符箓店找不到符师来维持生意,甚至都倒闭了。

    作为符箓店掌柜,看到想要制符的修者,无论修为高低,都要先拉拢一番,这也是做生意的道理。

    周舒想了想,微微颌首,“在下尽力而为。”

    华若安抚掌微笑,“呵呵,如此最好。伙计,带周兄弟去看看符材。”

    伙计引着周舒,往店里转去。

    这店,比周舒想象的要大很多,除了专门的符箓区,符材区也分为三个部分,满满当当的装满了各种材料。

    “客官,您先看看符笔,所谓符道之初,自符笔始,一支好的符笔,可是画符的最基本条件。”

    伙计指着面前木架上的符笔,口沫横飞的夸耀,“这支符笔,叫做‘静心笔’。您一定看好了,笔身用二阶的回楠木制成,完美兼容修者灵力,绝不会有任何晦涩感觉,笔尖用的是一阶妖兽月绒兔的绒毛,那可是刚刚满月的月绒兔幼崽,柔,健,韧,通,符笔四要素一应俱全。再加上炼器大师卜世仁的精心炼制,还给它附带了‘静心’这个难得的符阵,使用它画符绝对舒适自然,事半功倍!”

    “的确是好笔。”

    周舒等伙计说完,赞了声后,“不过这里最便宜的符笔多少灵石?不用那么好的。”

    “这就是最便宜的符笔啊,新手必备,”伙计连忙点头,“客官,只要四百颗中品灵石就可以到手,一点都不贵。”

    周舒心中一怔,感觉听到了意料之外的事,故作镇定的道,“这个……伙计,画符的笔都这么贵么?”

    伙计跟着愣住,脸色有些发白,“符笔可不是一般的一阶法宝啊,炼制难度很大,符师也必须要靠符笔才能完美的沟通和引导灵力,才能精准的画符。难道随便用支毛笔就可以画符么,那画出来的符能用么?客官您真是说笑话。”

    “哦。”

    周舒点了点头,思忖起来。

    他本来就是那么想的,随便用一支毛笔就可以画符,符笔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但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

    如果符笔都这么贵,那对现在的他来说,要求就有些太高了。

    四百颗中品灵石,还是最便宜的,符笔还真不是一般的法宝啊。一颗中品灵石等于一百颗下品,这么多的灵石,他根本就不可能有。除非能……摸了摸腰间的储物袋,他又摇了摇头,还没到彻底不行的时候,他是不会卖它的。

    边上的伙计也在思忖,心中似乎有个奇怪的东西在咆哮,“敢情这位客官什么都不知道,毫无准备就要来画符?……真是郁闷啊,先前的情真是白表了,亏得我还向掌柜报告,说发现了一位未来的符师。这下奖励没有了,还要被其他人笑话。”

    周舒顿了顿,“先带我看看符纸符墨吧,符笔等等再说。”

    现在肯定买不起符笔,但也不能就此放弃。

    伙计先前的喜悦已经没了大半,有气无力的道,“好。”

    “客官,这是符纸区,您来练手,就用最简单的好了。黄葵纸,用一阶的黄葵草制成,一颗下品灵石五张。它蕴含的灵力不多,但能适应大多数符墨……”

    周舒点点头,“就要它,来十张。”

    “好,黄葵纸十张……”伙计拖着长音,取出符纸包好。

    “这是符墨区,客官你大约也知道,符墨中蕴着大量的灵力,是符箓最关键的部分。初次画符一般都是画神行符,就用这种风来草汁和朱砂配置的符墨吧。”

    等伙计说完,周舒摇头道,“不用,我要雷系的符墨。”

    话音刚落,不仅伙计愣住了,就连不远处符箓区的客人,也纷纷把目光投向这边。

    很快周舒接着又说了句,“引雷果制成的符墨最好。”

    他知道的两种符箓画法,都是雷系符箓,雷暴符和雷枪符。它们后面都标注着,符墨最好用引雷果制成的雷系符墨。

    这次连华若安掌柜也被惊动,朝着这边走过来。

    而边上的伙计已经木了,心中有个声音在狂喊,“你一个新手,还要画雷系符箓,你确定不是来戏弄我的么?”

    雷系符箓,威力极大,但画符的难度在众多种符箓中可以排前五,失败率极高,大多数符师都不敢轻易去画。

    周舒一个从没画过符的新手,连符笔是什么都不知道,却开口就要雷系符墨,甚至还要引雷果制成的符墨,这让伙计彻底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