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阁 > 仙界赢家 > 第1968章 剑庐剑主
    “是我赢了。”

    天璇真人缓缓道,只言语中并无得意,反有一丝苦涩。

    张秦立时行礼,“那真要恭喜真人了,得到完整的剑圣传承,天剑门要大放异彩了。”

    “大放异彩?”

    真人淡淡一笑,“呵呵,不可能的,若是几万年前还有可能,但现在,那传承的用处已是不大了。”

    张秦疑道,“那是为何?”

    真人不答,只看向周舒,似是又要等周舒来回答。

    他总是用这样的方式来考校周舒,也不知存了怎样的心思。

    周舒知他用意,想了想道,“这么多年过去,剑庐和天剑门交手了何止万次,在这些比试中,你们对双方的剑道都很了解了,即使没有亲眼见到传承,也差不多得到了传承里的剑诀剑意,其实现在,你们已经不再需要对方的那部分传承,该有的都已经有了,你们都是实际上的剑圣传人,缺的只是一个名分。”

    “说得不错。”

    真人满意的点头,“开始是为了传承,但后来的争斗更像是一种习惯成自然,对两方来说都不是坏事,反而可以印证彼此的剑道,互相进步,天剑门还有剑庐,也都希望这种状态一直延续下去,至于剑圣传人的名分,过了这么多年,或许也不算重要了。”

    “原来如此。”

    张秦似有所悟,“的确,没有什么是比交手更能了解对方的了,只是,那真人为何又要结束呢?”

    真人注视着他,缓缓道,“因为你。”

    “因为我?”

    张秦呆了下,“这和晚辈有什么关系?”

    真人平静的道,“张秦,你是不是奉了鬼谷子的命令,调查离渊府一事?”

    张秦微微一滞,但也只有点头,“是。”

    真人缓缓道,“所以你才会来到天剑门,你怀疑天剑门和离渊府有关联。”

    张秦面色微凝,坦然道,“真人既然知道,晚辈也只有明言,我是查到了一点线索,和天剑门有关系。”

    “千幻剑诀,对不对?”

    真人点了点头,“你一直在天剑门里找会千幻剑诀的人。”

    张秦有一丝错愕,点头道,“是,真人如何知道的?”

    真人淡淡的道,“你能读人心,别人也能读你的心,鬼谷子没有告诉你么,读心术千万不能滥用,若对手强过你,读心术就会失效,而如果对手强过你太多,读心术非但会失效,还会被对手了解到你的内心,甚至能反过来影响你,控制你。”

    听到这里,张秦已是冒出了冷汗。

    他明白问题出在哪了,他曾经对天璇真人用过读心术,当然,用的时候他一定不知道,面对的是天璇真人。

    若早知道,他是断然不敢用的,如真人所言,读心术的确有反效果,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天璇真人会隐藏在那些完全不如他的弟子长老中间。

    “谢真人宽宏。”

    他很是诚挚的行了一礼。

    他很清楚,如果那时候真人对他做了些什么,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天璇真人绝对是有理由做的。

    天璇真人摆了摆手,缓声道,“千幻剑诀,是太史伤拿走的那部分传承里的剑诀,也就是剑庐的绝学,在不断的交手过程中,天剑门也得到了,对于这类来自剑庐的剑诀剑意,天剑门自己可以学,但绝不会传授给其他人,而剑庐从天剑门得到的剑诀也不会教给外人,这是剑庐和天剑门约定俗成的规矩,几万年都没有变过,也没有任何剑修去违反。”

    他看了张秦一眼,沉声道,“你要找的那人,来自剑庐,不是天剑门。”

    张秦轻轻点头,“晚辈明白了,之前打扰天剑门,实在抱歉,晚辈会去剑庐找。”

    “不用去了。”

    真人缓缓道,“上个月,剑庐剑主来过这里,就坐在你这个位置。”

    随着真人看着这边,张秦心神一震,禁不住站了起来。

    真人移开目光,神色平静,似是自言自语的道,“老夫和他交手多次,既是对手也算知交,便问他,千幻剑诀是不是从他那里传出去的,剑庐和离渊府的大柱国又有什么关系?如果是剑庐中的人搞事,那就尽早解决掉这个问题,任何人和离渊府沾上关系,都不会有好结果,即便剑庐一直和天剑门有隙,老夫也不希望剑庐因此出事。”

    张秦不觉点头,很是敬佩的看着真人道,“真人说的是。”

    真人继续道,“他看了老夫一眼,缓缓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老夫见他神色不对,便生出了几分戒心,也幸得这几分戒心,才没能着道。”

    “啊?”

    张秦面色骤变,“难道,那剑庐剑主就是……”

    “老夫不知道是不是,他没有用言语回答我,而是用剑。”

    真人微叹口气,朝往远处看去,痛惜之意溢于言表,“你们随我来。”

    真人缓步向前,两人紧随其后,绕过一道山梁,触目惊心的一幕出现在眼前。

    山石上满是崭新的划痕,显然发生过一场剧烈的战斗,两边都是剑修,到处都有残余的剑意,那剑意强大到了恐怖的地步,有种触之即亡的感觉,如果不是瀛山足够坚固,连仙界劫雷都能抵挡,怕是早就粉碎成渣了。

    真人看向周舒,“人皇,你应该能分辨出来,这里的剑意有什么不同。”

    又来了。

    周舒看了他一眼,缓缓道,“是,剑意种类很多,但大致有两种,一种光明宏大,另一种则阴邪诡异,从未见过如此剑意,完全和煞气邪念融成一体,就和邪魂没什么区别,这种剑意应当只有邪修才会有。”

    “剑庐剑主,就是离渊府的府主?”

    张秦面色发白,有些不敢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又有天璇真人作证,如何能不信。

    “老夫不能肯定,但他多半和离渊府有很深的关联。”

    天璇真人止不住叹息,缓声道,“在死斗的过程中,老夫不止一次问过他,是不是被胁迫,或是心志被影响了,只要他告诉老夫真相,老夫一定尽力帮他解决,都是剑圣传人,如何能让他陷入这般境地……可他什么都不说,只是拼了命的攻击老夫。”

    张秦颇显感慨,“对于邪修来说,真人说什么都没有用的。”

    真人神色渐凝,“这一战,看来只能不死不休,我们交手过无数次,但像这样生死之战还是第一次,只是……老夫本有些不敌,但不知为何,他忽然露出了一个极大的破绽……”

    “啊?”